第二卷 初入江湖 三十一 超级大单(4)

    将笔一丢,站起来伸个懒腰,叶皖这才发现张剑还未走。

    “不好意思,张小姐。我这…”

    “呵呵,我都看到了,你很敬业,画的也很好。真的,比我本人还要漂亮。”张剑红着脸说。

    “不,不,张小姐,你过奖了。我画的远远没有你本人漂亮,你的美,是无法形容的。”

    话一出口,两个都略有尴尬。叶皖说的很直接,夸张剑的美,很俗,但是他的无心却造成了两人之间的冷场。叶皖的沉默,是因为他担心张剑误解了他。

    张剑并非觉得叶皖说的过份,也没有天真到以为叶皖喜欢他,她的沉默,是因为她心里喜欢。

    从来没有人当面这样说,说她美的人很多,但是说“你的美,是无法形容的”,这样务虚却又朴实的话,她从未听过。所以听到叶皖这样说,未免又是害羞,又是喜欢。

    未了,还是张剑先开口。她装作随意地翻开着叶皖成稿的画图,问道:“叶皖,你构思图准备够了么?要不要……要不要我再做模特?”

    “够了,谢谢你,张小姐。”

    “不客气。”

    语境重新归入冷冰冰的客气和让人生厌的礼貌中。虽然两人都不喜欢这样相处,可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虽然还是张剑告辞离开,叶皖的呼吸才自然起来。

    叶皖带着画稿回到了家里,当小满看到叶皖连吃饭的时候都抱着画稿在看的时候,不好奇地探着头:“哥,这是谁啊?好漂亮。”

    “嗯,嗯,是一个美女,我画的。”叶皖漫不经心地回答。

    小满心里登时泛起了酸水,想了想又不甘心,强忍着伤心失望,说道:“哥,你为什么要给她画画儿啊?是不是哥……喜欢她啊?”

    “什么啊?”叶皖奇怪地扭着头看着没精打采、泪泫滴的小满,伸手刮了刮她乎乎的鼻子:“就会乱猜,这个人是润玉斋的一个客户,付了50万要求我们为她雕一个她本人的玉雕,不画出来研究,怎么雕啊?又不能天天拉着她坐在一边看。”

    “呵呵,呵呵。”小满傻笑着,浑的毛孔都舒服的开了,幸福又重新回到体里。放下心结,乐呵呵地坐在一边和叶皖一起翻看着画稿。

    “啊呀,她的脚好大。”

    “那是我画大的好不好。”

    “这张她脸上好脏啊。”

    “那是打的光影。”

    “哎呀哎呀,哥,她一条腿长一条腿短。”

    叶皖忍无可忍,扔开画稿,一把抄起小满按在上,对着她的**“啪啪”地打了几巴掌。小满一边求饶,一边咯咯笑着继续整蛊。

    “哥,你看她的眼睛没长眼珠子。”

    “咯咯咯咯,哥啊,她的牙好像少了一只。”

    ……

    叶皖心无旁鹜,用超出想像的进行工作,把全部的灵感和所有的精力都灌输在手中不过盈尺的羊脂玉上。

    通过连续几天的思索,张剑的形象已经刻进了叶皖的脑海之中,叶皖甚至可以肯定,他对张剑型面貌的了解,超过了他对自己的了解。

    所以叶皖在反复修改草图,调整构思的过程中,不断进行着对比和排除,确定了最完美的一种。

    雕刀在指间灵活地运转,“沙沙”地声音伴着玉屑掉落,叶皖屏着呼吸,尤如绣花般地运刀,修长的手指稳定地捏紧雕刀,一丝丝地进行着琢磨。

    候文东已经不敢上楼来,成天的坐在楼下又是担心又是焦虑,50万的单笔生意,即使对于“君子楼”这样的华南最大玉器行,也是可遇不可求,何况一间小小的润玉斋?所以候文东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倒不是不相信叶皖,而是总怕这会是一个梦。坐在柜台里心却挂在楼上,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才理直气壮地轻手轻脚上楼,看着叶皖手里没刀的才张口喊他下来。

    叶皖的精神有点憔悴,饭吃的很快,话一如既往的少。对于候文东的问询,总是随口打发,然后就走回楼上,继续工作。

    整整七天,叶皖在一个下午突然走下楼。对着正在枯坐在楼下的候文东说了一句:“完工了。”然后就走出店外。

    候文东一楞,而后一个箭步冲到楼上,钟秀和赵亚男也尖叫一声抱在一起,一个笑一个哭,钟秀对着楼上大喊:“老板,拿下来我们要看。”

    当张剑揭开蒙在白玉雕像上的红缎的时候,她做梦也想不到,一块玉石,竟然可以这样美。

    高不过一尺的羊脂玉,雕作了一款白玉美人。

    美人做古装仕女打扮,梳着高髻,俏丽甜美,神温婉、典雅。双手持瓶,瓶微倾,人物仿佛做倒水状,眼睛看着瓶口,嘴角含笑,头部微侧正弯腰。双腿自然屈起,赤着一双白生生的足,玉趾内蜷。

    美人着一袭长裙,裙裾微扬,衣带飘举,轻纱的透亮松软层次明晰,人物肢体轻盈修长,动作舒展自如,更妙在低首与未低首之间的柔,让人产生无限暇想。

    整个雕像线条准确流畅,工细灵动,充满表现力。细节刻画工丽雅致,富于层次感,神韵兼具。人物体态纤丽淑婉,面容端庄清丽,材婀娜匀称,既有着恬静之美,又富动感之韵。

    张剑惊讶地捂着嘴,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玉雕,心里扑嗵扑嗵地乱,喜悦和激动搅得她无法思考。

    面前的玉雕,眉眼神分明就是自己,可是自己有这么美么,有这么好么?

    本来以为叶皖画了那么多画儿,肯定会雕一个跳舞的动作,可万万没想到叶皖雕出来的,却是自己抱着胆瓶站着的模样。

    就是这个模样,却已经让张剑心里充满了意料之外的喜悦和幸福。甚至都没有看足,她就付了剩余的40万,抱着精心包装好的木匣上了车。

    张剑开着车,急把幸福分享给自己的男友。张剑决定亲自去男友的公司,把这件稀世珍宝给男友看看,然后在他生的当天送给她。

    法拉利在城市的快车道上轻快地飞驰着,张剑扭开CD,听着自己最的《BAD》,杰克逊那锐利、高亢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嘭嘭嘭嘭地的打击乐,敲击着女孩开着花儿的心田。

    张剑的男友叫杜宜海是海归派,毕业于美国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国在父亲的扶持,开了一家外贸公司。杜宜海的父亲杜辅能和张剑的父亲张全友是世交,两家企业来往甚多,互相控股。两人的交往也属水到渠成,更何况杜宜海一表人才,温文尔雅,张剑和他自小相识,长大后便把一颗心交到了杜宜海的手中。虽说杜宜海对于约会和亲极为敷衍,两人恋一年,杜宜海竟然都没有吻过张剑,并且多次以工作忙为由推掉约会,但是张剑仍然一往深。

    通海外贸公司在金山大厦27楼。张剑出了电梯,对着前台接待笑了笑:“小杨,杜总在么?”

    张剑的份,通海外贸公司众人皆知,面对准老板娘的垂询,接待小姐不敢怠慢,忙正容微笑:“张小姐好,杜总在办公室,需要我通知他么?”

    “不用了,我直接过去,谢谢你!”张剑心很好,抱着木匣笑靥如花。

    总经理办公室在27楼里南端最后一间,张剑迈着轻快地步伐走了过去。门虚掩着,张剑刚要推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男人呻吟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两个人的喘息声。

    张剑手一抖,松开了门把,这样的声音对于一个在大学已经接触过A片的女孩来说并不陌生,张剑美丽的大眼睛迅速的充满了泪水,这门推还是不推?

    张剑站在门边,头脑里瞬息千转,一个优秀的男人在办公室和人……她真的不知道是该撞破还是转离开,正在痛苦煎熬的时候,里面传出的对话让她一下子浑发麻。

    “哦,大卫,你太厉害了,我你。”

    杜宜海的声音象钢丝一般透过门缝传来,而张剑如遭雷击地僵在当场。

    大卫,是杜宜海的秘书,男

    张剑忍着内心的愤怒和强烈的恶心离开大楼。当她坐在车里时候,双手还在颤抖,脑海里闪过一幕幕两人交往时的景,原来很多不解、失望的节,现在突然全部有了答案。

    张剑大哭起来,为了死去的初恋,或者是还没有开始的初恋。总之,已经结束了。瘦削的肩膀伏在驾驶盘上不停**。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