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二十九 超级大单(2)

    “嘀嘀”几声,候文东的奥迪终于来了,叶皖不长舒了一口气。

    候文东老巨滑,下车后先是看见店门口的法拉利,接着又一眼瞧见女孩上的衣服是欧洲名品,面上自然如沐风。捧着从朋友处寻摸的数块极品玉料就来了。

    没等叶皖介绍了,候文东放下木盒,一个跨步上前伸出手来:“鄙人候文东,欢迎这位小姐光临小店,未敢请教小姐芳名?”

    叶皖一阵恶寒,平时臭流氓似的候文东这时候居然装起了斯文人,忍着笑扭过头,却看见钟秀和赵亚男两个小丫头早已憋着红脸死死捂着嘴巴。

    自从叶皖来了以后,二楼可谓换了新颜,再也不似以往乌烟瘴气的样子,叶皖每天到店总是将二楼打扫得窗明几净。所以候文东放心以将张剑请上二楼,坐在工作台前,扭亮无影灯,将四五块玉料一字排开。

    不愧是极品玉料,在灯光散发着柔和、瑰丽的光芒。羊脂玉、蜜腊黄、蓝田玉、墨玉、血玉,白的如云雾蒸腾,油润温滑,黑的似生漆点睛,绿的如松涛碧波,还有枣皮红、酱红、柏枝绿、苔藓绿等等各种颜色,端的是千变万化,夺目耀眼。十余块玉料勾走了在场所人的魂。

    这确是极品玉料,也亏得候文东本事大朋友多,这么短时间内找了这么多形态各异、颜色差异巨大的玉料,这些玉料不仅可以满足不同好顾客的要求,而且每一块都值35万元以上。

    张剑虽说出大富之家,却也没见过这么多的玉料,屏着呼吸,一块块地看着,直到晃得眼花,才坐到桌上,喝了口水,叹了口气:“哎呀,好漂亮啊,我可怎么选呢?”

    候文东和叶皖相视一笑。张剑这句率的话才显出女孩子本色,拉近了几人距离。

    玉料满意,就要讨论构思,只有构思定下来才可以反过来确定玉料,然后画图、下刀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

    张剑皱着眉头,鼓着腮帮,可怜巴巴地看着叶皖,叶皖同样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候文东这个没良心居然在他俩谈构思的时候尿遁,而且一遁就是一个多小时。这都是午饭的点了,还不来送饭?

    叶皖提的十几个构思全部被张剑枪毙,而张剑提的创意又被叶皖干掉。不是他不尊重张剑,而是张剑根本不懂,一会说男朋友喜欢军事,要雕个军舰,一会要男朋友看足球,要雕个足球。叶皖和颜悦色地否定之后,不免想道:要是她男朋友喜欢陈腊肠呢,是不是也要雕个露狂天天在这家供着?

    叶皖向肚子妥协,邀请张剑共进午餐。张剑瞪着眼睛说:“哼,雕什么还没想好,你就要吃饭?真没职业道德。”说罢居然从小包里翻出块巧克力,咔咔的吃的极为香甜。

    还职业道德?这都一点了,再讲职业道德我非饿死不可。叶皖恨恨地看着巧克力一眼,只要退而求其次说是不就点菜在这吃,一边吃一边讨论?张剑一挥手:恩准!

    不一会儿,两餐馆小伙计送来四菜一汤,一盘红烧河鱼、一盘辣子鸡丁,一盘素三冬,一盘麻婆豆腐,汤是普通的西红柿蛋汤。这些家常菜叶皖天天吃,习惯了,点的时候也就顺手点了。谁知道张剑拿着筷子点了点盘子,竟然一个菜也不挟,端着米饭就要舀汤。叶皖刚刚给自己盛了饭,见状问道:“张小姐,怎么了?”

    张剑嘴一瘪:“哼,我做你50万的生意,你就给我吃这些东西?”

    叶皖一呆,张剑又说:“明明知道我是女生耶,鱼这么多刺,鸡丁和豆腐这么辣。”又指了指素三冬:“就这一个菜不辣,还有冬菇,我最不喜欢吃了。”

    叶皖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吃个便饭都能引出张剑的妖蛾子来,为了做这笔生意,一直耐心忍了半天,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张小姐,这些都是家常菜,如果我点的不合你的口味,我再重点。但是这些菜其实并不辣,虽然看着放了辣椒,但是量很少,而且很多是菜椒,你尝一尝再下结论好不好?”

    张剑听叶皖这样说,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她虽然生惯养,却并非胡搅蛮缠之人,叶皖话虽稍重,却也算得体,也给她留了面子。拉着脸挟了一块豆腐扔进嘴里,品了品,眼睛一亮:“嘻嘻,真的不怎么辣,味道...嗯,味道好吃的。”

    叶皖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挟了一条鱼放在一个空碟子里,细心地用筷子挟去了大刺,又挑出小茸刺,舀了一勺鱼汤,端给张剑:“张小姐,你再尝尝这鱼,味道也很好的。呵呵,放心吧,没刺啦!”

    张剑早看见叶剑在挑刺,却没想到是给她挑的,接过碟子,脸微微一红,道了声谢,低着头咬了一块鱼

    叶皖放下心来,端着碗开始吃饭。叶皖饭量倒不是很大,但吃饭速度极快,张剑一条鱼没吃一半,叶皖两碗饭已经下肚,放下饭碗坐在一边开始研究起玉料。

    张剑刚刚吃完,叶皖就站起来,手脚飞快地收拾干净,将脏碗放到楼下,转上了楼。刚刚张剑在吃饭的时候,叶皖已经有个了初步的想法,现在就是要征求张剑意见,实现这一想法。

    “张小姐,你能和我谈谈你男朋友么?”

    “啊?”

    “没其他意思,我是想通过了解你的男朋友,来帮助我们构思玉雕方案。”

    张剑听了也觉有理,于是就说:“嗯,怎么说呢,我男朋友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今年二十五岁,他平时工作很认真,喜欢的东西也不多,比如足球、军事,其他的好像就没有喜欢的了。”

    在张剑的口中,叶皖了解了她的男朋友是个工作狂,平时娱乐很少,家里收藏有很多军事画刊和舰船飞机模型,另外就是喜欢足球,同样收藏了很多相关物品。

    资料很简单,几乎没用。叶皖只好更深一步询问:“张小姐,你和你的男朋友感如何?”

    “感很好啊,每个月都会见几面,我们或者去看电影,或者去公园玩,而且他每次都会和我说很多他公司的事,做生意啊,出差啊,开会啊。”

    叶皖对于,绝对是初哥。但是他从张剑的话中,隐约了解了一个苗头,这就是张剑的男朋友工作,胜于她。或者说张剑的男朋友对于张剑来说或许是全部,但张剑对于她的男朋友,不过是工作劳累后的调剂。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