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十二 接受采访

    “我是巴中电视台警民天地主持人方童晖,这次巴中市刑警大队打拐解救行动成功,听说您居功至伟,可以接受一下采访么?”

    人都来了,家伙事儿都准备好了,还问可不可以?叶皖稍嫌头大地点了点头,毕竟他是第一次接受电视采访,脸皮薄又不好意思拒绝。

    方童晖微微一笑,看着田蓉又说:“这位是您的妹妹,也是解救行动的解救对象是吗?”

    叶皖老实回答:“嗯,是我养父母的女儿,她叫田蓉。”

    方童晖老练地拉着叶皖坐到一边沙发上,示意摄像机给田蓉几个特写,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采访稿说:“叶先生,可以问您几个问题么?”看着叶皖有点局促,又笑着说:“你放心好了,节目不是现场直播,后期是要剪辑的,你就当聊天,随便说。说错了我会剪掉的。”

    方童晖果然是巴中电视台的王牌,熟稔采访技巧,她先是像朋友聊天一样随便问了一些轻松简单的问题,看叶皖的神放松了,又开始慢慢加压。

    “叶先生,听说您是武当弟子,功夫高深,请您简单地谈一谈好么?”

    “其实我不是武当弟子,我在家里的时候,我的师傅,也就是一名武当山普通的道士,教了我一点强健体的玩意儿,谈不上什么功夫的。”

    “呵呵,叶先生不用谦虚嘛,我们可是采访过参与解救行动的一些警察,他们都亲眼见过你可以用金针伤人,这是真的么?”

    肯定是许勇、周虎。叶皖郁闷,这事传出去很很麻烦,可是睁着眼说瞎话,他还不会,或者说是没有修炼到这一地步。

    “他们说的有点夸张。事实上是田蓉的爷爷曾经教过我一段时间中医,老人家对于中药药理和针灸特别有研究,所以我也学了点皮毛。他们说的金针伤人,大概是说针灸的用针法。这些东西外行是不懂的,传来传去未免就夸大了。”

    叶皖年龄虽小,却极为聪明,为人又较成熟,是以说了这番真假难辨的话,倒也有几份合理。可是方童晖老练成精,一再要求叶皖现场表演飞针,叶皖宁死不从,最后只掏出一枚金针,比划了几下扎针动作,搞个特写算交了差。

    方童晖又采访了田蓉,田蓉这丫头面对摄像机倒也落落大方,口齿伶俐、活灵活现地把自己从被拐到被解救从头到尾像说书一样说的一波三折、活灵活现。听得几位记者和围观的医生护士一时心惊胆颤,一时扼腕叹息,一时轰然叫好,一时大笑不止。还有好几个女的当场流泪,哭得稀里哗啦。尤其是看到田蓉脚上戴锁链的惨状的人,更是添油加醋地找着记者倾诉起来。

    叶皖坐在一旁,看着场面渐渐失控,病房搞成演播室,一大群人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说着故事,倒是喜翻了记者,摄像机嗡嗡地转个不休,闪光灯“咔咔”地就没停过。

    叶皖站起来,手一张将所有人推了出去:“方记者,真的不好意思,我妹妹体还很虚弱,这次采访也应该差不多了,请不要影响她休息好么?”

    方童晖倒也爽快,很利落指示手下的人收拾装备走人,还很客气地道歉,并邀请叶皖、田蓉两人出院后来巴中市电视台,给他们做个现场节目。

    人走光了,终于清静了,叶皖送走了记者们,拿出水淋淋的拖把开始拖地,田蓉小脸儿通红地说:“哥,你要成大明星了,上电视呢,呵呵!”

    “是啊,你也要上电视呢,小明星,也许过几年就有人找你演电影呢。”

    “真的啊?哎呀,我刚刚都忘记整理衣服了,还有头发好乱,一定丑死了。”田蓉满面愁容,似乎觉得吃了好大的亏。

    叶皖摇了摇头,暗叹一口气,这小丫头,什么都不懂。这次采访恐怕只有坏处没好处,谁知道那个飞狐,那个刘万金,有没有兄弟朋友惦着报仇?算了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正在胡思乱想中,门“咣”的一声又被人撞开,叶皖以为还是记者,正要说话,就听来人一声尖叫,倒是吓了叶皖一跳。

    “蓉蓉!”

    “妈妈!”

    田蓉和崔荣妹同时喊了出来,然后崔荣妹扑上去抱着田蓉大哭起来。

    叶皖抬起头,就见跟着进来的田德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紧走两步,盯着女儿的脸细细地瞧。叶皖喊了声:“田叔叔”,田德生也没听见。

    赵凯和云绯站在门口,看着田德生夫妇,又看了看拄着拖把发呆的叶皖,笑了笑,走了进来。

    崔荣妹抱着田蓉哭了大半天,绪才慢慢缓解,意犹未尽地坐在边,怜之溢于言表。叶皖从卫生间拧了一把毛巾,悄悄地塞进崔荣妹的手上,崔荣妹接过胡乱擦了擦,看着叶皖说:“小叶皖啊,这次可真亏了你。要不是你,我们家蓉蓉……”说了这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田德生和崔荣妹接到赵凯打的电话后立即动,第二天早上就赶到了巴中,饭都没来及吃,就在赵凯和云绯和陪同下赶到南江,路上赵凯简单介绍了案,并且着重介绍了叶皖的几次出手,两夫妻听得是又惊又怒,又喜又怕。

    要不是叶皖,指不定田蓉就得失贞,这一辈子都有影,想不开的或许就会寻死。现在叶皖救出了田蓉,虽然腿受了伤,但人还在,加上没有遭到侵犯,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所以崔荣妹特别感激叶皖,在感激之中还有点羞愧,当然是因为他们认为没有带叶皖去深圳的原因。

    田德生好不容易等到崔荣妹绪好转,不再独霸着女儿,也不再拿腔作势,红着眼睛掀开盖在田蓉腿上的被子,看到田蓉的两只小腿都打着石膏,脸色变得铁青,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崔荣妹惊叫一声,摸着田蓉的腿又开始哭起来:“哪个杀千刀的哟,害我家蓉蓉,我老田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人,这次一定要他们赔钱赔命!”

    赵凯本来在一边站着,听到这话不免神色有异,表尴尬。叶皖眼尖,悄悄站起来往门外走。赵凯立马跟了上去。

    两人到了走廊,又拐个弯儿站定。赵凯咳嗽了一声说:“叶皖,莲花涉嫌重伤害罪已经被刑拘,田蓉的伤检已经送交有关部门,不出意外,没个五六年是出不来的。可是这索赔……”

    赵凯看着叶皖黑如点漆般的双眸,组织了一下语言,直截了当地说:“索赔应该很难。按理说我不该劝你,你们索赔也是天经地义,名正言顺。但是你知道,莲花的男人是抗险救灾死的,市里发过烈士证。另外他家况也你知道,只有一个老人带个傻子,莲花进去了,他们家不饿死人就算好的了,哪里有钱赔?人家是烈士,又算得上孤寡,村子里人肯定瞒不住,真要急了,上访、围攻政府都有可能,这政治影响就太坏了。法院肯定不敢受理,检察院也不会伸头。况且就是受理了,官司打赢了,执行不了,钱从哪里来?她们家攒的一万多块钱都给人贩子了,真要拆房拉牲口?这恐怕非得激起民变不可,到时候就是市长都交待不了。我劝你们啊……”

    叶皖点了点头:“赵队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也是为我们好,谢谢你。”

    赵凯心里一松,脸色缓了缓,说道:“谢就不用了。我老赵并非舍不得头上的帽子,更不是恃强凌弱之人,也知道你虽然小也明白事理,和你说这事儿,就是指望你能劝劝你养父母,叫他们放弃民事索赔。”

    “嗯,你放心吧,事包在我上。赵队长,不会让你为难的。”

    两人说定了事,心放松起来,一起回到病房。崔荣妹在卫生间给蓉蓉抹澡,田德生和云绯坐在沙发上聊天。这两人既不熟,又没有共同语言,说来说去不过是客气话、话,气氛极为古怪。叶皖和赵凯都感受到了,一个看着田德生口笨舌拙的样子,一个瞄着云绯神不思属的神,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倒惹怒了云绯,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腾的站起来,柳眉倒竖,飒然一指伸出,拎住赵凯的耳朵:“叫你笑,坏蛋!”

    赵凯笑声未绝,脸色一变,偏着头谄着脸被云绯拉出门外。

    田德生还不太了解况,叶皖却看得目瞪口呆,几天未见,两人居然发展如此之快,真是那啥:恋

    直到崔荣妹将田蓉抱出来放到上,两人才回来,赵凯神色不变,唯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云绯却尤是面色微红,神忸怩。抬眼看着叶皖面上肌古怪,表可恶,不由得又气又羞,指着叶皖:“小叶皖,还敢笑?”

    “我可没笑啊,云警官。”

    “你就是在笑。”

    “可我就是笑了,又怎么了啊?”

    “呃?”云绯张口结舌,羞得无地自容,手如闪电拧上赵凯腰间。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