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九 田蓉的悲剧(1)

    “嗡”的一声,急救室的绿灯亮了。叶皖条件反般跳了起来,云绯和小满跟着起

    田蓉被推了出来,后面跟着满面疲惫的医生,他望了望面前的几个人,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地说:“病人受了风寒,体温较高,不过已经控制住了,现在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主要是受到虐待和惊吓,并且有绝食行为,所以体极度虚弱。”

    三人均松了一口气,不料医生话音一转:“但是,病人的腿部受到过重击,双腿膑骨骨折,腿踝严重受损,已经有所变形,恢复起来很难,等病人体机能恢复后,建议你们到市院或者省院继续治疗。”

    “医生,我妹妹是不是以后就站不起来了?”叶皖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这个我说不好,主要是这里的条件不太好,设备也不完备,不过目前看来病人的腿是很严重的,治疗的话一定要趁早。”

    “对了,你们哪个人去把入院手续办了,钱交了。”医生摆了摆手,钻进了办公室。

    突如其来的噩耗,击倒了在场的三个人,叶皖的嘴唇咬出了血痕,小满看着云绯,云绯楞了一下,突然跳起来:“我去办手续。”

    “小满去。”叶皖头也不回地进了病房。

    云绯讪讪地停住了脚步,小满慌忙擦了擦泪,跑下楼去。

    “我回一趟县局,报告一下况,另外,取点钱。”云绯心很细,也很关心叶皖。

    小满办好入院手续回到病房,看见叶皖坐在前的凳子上,手里拿着一个玩偶默默流泪。田蓉躺在上,闭着眼睛,纤瘦的手臂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中号输液针头扎在血管里触目惊心。

    护士在急救室已经给田蓉做过清洗,田蓉皱着眉头,仿佛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突然猛地浑一抖,叫道:“哥哥,你快来啊!”又沉沉睡去。

    叶皖抬起了头,握住了田蓉的小手,放在嘴边。

    “小满,我从小就没有爹娘,被我师傅捡到后住在田蓉的爸爸妈妈家里,田蓉比我小两岁,一直当我是她哥哥,和我很亲……”叶皖语不成声,又痛哭起来。

    小满走到叶皖背后,伸手抱住了叶皖,将头伏在叶皖背上,默默不语。

    “田蓉一定在怪我,怪我没有救她。你看,你看,田蓉还拿着我给她刻的竹娃娃,这是她离开武当山的时候我送给她的。”叶皖的声音越来越低,把手中的竹娃娃递给小满看。

    小满接过竹娃娃,泪眼婆娑地看着。

    “田蓉在武当山上了半年学,过年的时候,她的爸爸妈妈来把她接走了,说要去深圳上学,过好子。”

    “田蓉走的时候还不到8岁,她很高兴,她不知道我却很伤心。我一个人跑到山里,转了一天,挖了一个大竹根,整整雕了一夜,她很喜欢,她很喜欢……”

    “她一定很怪我,她还想着我,她一个人出门,什么都没带,就带着我给她的竹娃娃,甚至她在昏迷的时候还攥着,她一定是怪我没有来救她。”

    “我应该不让她走,她不应该受这么大苦,都是为了我,她的腿是我弄坏的。”叶皖语无伦次起来。

    小满“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抱着叶皖哭得昏天暗地:“哥哥,这不怪你啊,这不是你的错,小满,小满心疼死了,哥哥,你别说了啊。”

    叶皖转过头,将小满搂在怀里,抱在腿上,伸手给小满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小满,我知道,我心里难受,我说出来就好了,你别哭了啊。”

    过了好一阵子,小满才止住哭泣,抽抽噎噎地看着叶皖。叶皖握住小满的手:“小满,你看,这个竹娃娃,胖胖的,眼睛大大的,田蓉原来就是这样。”

    小满的心里发酸,撅着嘴说:“哥哥,小满也要长得胖胖的,也要眼睛大大的,好不好?”

    “好啊,小满,那你要多吃饭才可以。”

    小满“啊”的一声从叶皖的腿上跳下来:“哥哥,你还没吃早饭呢!”

    叶皖摇摇头:“我不饿,等中午再吃吧。”

    中午吃过饭,叶皖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屋子,又买了食品衣服等生活用品。费尽口舌把小满哄去睡觉,便回到病房。

    病房里,赵凯和云绯已经到了,正坐在沙发上轻声说话,看见叶皖来了赵凯站起抓住叶皖的手,重重地握了握。

    叶皖一楞,赵凯面带笑容地说:“这是我代表市局向你表示谢意,你连续两次帮助我们抓获犯罪嫌疑人,立下大功。市里迟些还有表彰。”

    叶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直走到病前,仔细看了看田蓉,见田蓉神色安祥,这才坐了下来。

    赵凯这次前来,一是看田蓉醒没醒,以便随时安排讯问,一是安抚叶皖。他见叶皖精神虽然不振,却已不似早上模样,放下心来,便挑着话儿引叶皖高兴。

    “小叶皖,真的想不到哇,你小小年纪功夫如此厉害!”赵凯嘴里啧啧连声:“连续两次,一抬手就制住了人,这功夫,嗬!”

    “什么连续两次,连续三次!”云绯看了赵凯一眼:“我在火车上抓飞狐,哪知道他还有徒弟,拿着刀就刺了过来,要不是叶皖用针扎了他们,我早就完了!”想想心里还真有点后怕。

    呃!赵凯猛然想起来这事了,在六国饭店中云绯就说过。

    “我看啊,你干脆叫金针叶皖算了,呵呵!”

    “其实我的针法根本没有出师,见不得人的。”叶皖轻声道。

    “谦虚,过份谦虚了啊,这可算是骄傲了!”

    “真的,我师父说针法要练到无针才可以,伸指即如针,以气伤人,以气治人,这才算出了师。”

    赵凯和云绯两两相望,要不是知道叶皖说话从不吹牛,打死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功夫,看着叶皖的眼神都变了。

    “不是吧,叶皖,你这还不出师,那要出师了伸一手指头就能干掉一个人,这……这也太能扯了吧?”

    “不是这样说,修炼的人首重修心修德,不会随便出手伤人的,更不可能平白无故伤害老百姓,师门戒律严着呢。”

    “像科幻小说一样。”云绯晕晕地补充了一句。

    “错,是玄幻小说。”

    三正在聊着,田蓉醒了。叶皖眼尖,看着田蓉慢慢睁开了眼睛,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伸手握着田蓉的小手,满脸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蓉蓉,你醒啦?”

    田蓉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又看清楚了叶皖熟悉的脸,嘴一瘪,泪水就流了下来。

    “蓉蓉,别哭啊!现在没事了,警察把你救出来了,没事了,没事了。”叶皖心酸地看着低声饮泣的田蓉,慌乱地拿着纸巾给田蓉擦泪。

    “哥!”声音小得象猫儿一样,却听叶皖心如刀割。

    田蓉小声哭了一会儿,没等赵凯问话,断断续续地将事说了出来。赵凯打了个手势,云绯连忙拿出纸笔记录。

    原来田蓉被卖到黄连科家,莲花就要张罗给傻儿子办事,万幸莲花的老婆子看不上田蓉,说她太小,骨架都没长好,养不得孩子,要养几年才好生孩子。

    田蓉拼死拼活要走,莲花狠狠地打了她一顿,然后将她关在屋里。当天夜里,田蓉忍着饥饿,翻窗想逃,却被早有防备的莲花发现,拽着头发拖了回来,先给了两嘴巴,又拿起铁锹对着田蓉的腿就是一下子,田蓉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等田蓉醒来的时候,发现被关在院子里的牲口棚里,小腿疼的仿佛要断了,一根指头粗的铁链紧紧锁住了双脚脚踝。边上放着一碗冰凉的米饭,饭头上盖着几块肥数茎青菜。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