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入江湖 五 恶斗

    “立刻以凉水村为圆心,排查周围四公里范围内村落,重点查找该名男子,年约35至40岁。”

    鉴于凉水村附近就没有好路,赵凯和云绯、叶皖借了张摩托车反复模拟,商量后决定把排查范围定在四公里。并将况立即通报了市局和南江组同事。匆匆地和王所长等人告辞后,三人坐车赶往南江县。

    到了南江县天色已晚,和许勇、王迎芳见面后,简单交流了一下,吃了晚饭,又接到平昌组的通报。赵凯略微思忖了一会儿,果断地叫周虎、费耀哲两人放弃平昌,连夜赶来。

    第二天一早,三个小组对接了一下,南江和平昌两组都没有发现。赵凯重新分配了任务,确实了排查手段和方式范围,吃了早饭就分头行动了。

    嫌疑人的头像已经发至辖区派出所,这次来就是逐村寻找,用头像找人,比之于大海捞针效率要高得多。没到午饭,周虎就打来手机:“赵队,有况了。我在石家楼排查,有群众举报说嫌疑人很像村里的一个单汉,叫刘万金。”

    赶到石家楼村,这时候许勇和王迎芳也已赶到。根据周虎、费耀哲前期摸到的线索,刘万金住在一个独门独院里,父母已不在世,家里兄弟三个,由于刘万金在家一直游手好闲,与两个哥哥早已没有来往。调查刘万金的两个哥哥时,竟然异口同声地说:“龟儿子抓了枪毙才好!”

    刘万金绝对有问题,可是他的房门紧锁,人不在家。村里也无人知道他住在哪里。赵凯无法,只得安排三组人轮班守株待兔。

    叶皖看着赵凯,慢慢说道:“赵队长,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

    “哦?你说什么。”赵凯一楞。

    “要是有他手机号码,可以装作要买人,找他谈。”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凯忙的竟然一时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一拍脑袋,黑脸一红。“那好,我安排个人打电话。”

    在村里问了几个人,要到了刘万金的手机号码,最后决定由周虎来打电话,周虎是个有经验的侦查员,装什么像什么,拨了号码,电话响了一分多钟才有人接听,周虎手掌向下一压,调整了一下呼吸。

    “喂,哪个瓜娃子?搅得老子没得觉睡。”

    这都几点了,还在睡觉?

    “喂,是刘哥嗦?我是朱家二娃朱克球哈。”周虎冒充了个不存在的人。

    “妈个B球啊,我又不认得你。”

    “刘哥,你还真记不得了哈?我找你真有事,你见到面就记得我了哈,去年过年我们还喝过酒呢。”

    “好了好了,么事你说嘛?”刘万金晕头转向,一时没提防。

    “哎呀,这个事电话里头说不清楚,你在哪哈我去找你,中午摆一桌请你。”

    “我在……你在哪里,我找你算罗。”

    洪安旅馆,这是一间位于巴中市区的一家三星级旅馆,刘万金在这里长期包了个房。他不仅通过下线贩卖人口,还在市里的几家酒吧歌厅有着股份,远在石家楼的家,他一年也只回个三五趟。

    刘万金放下电话,顺手摸了摸边熟睡的女人的大**,点起一根烟,边抽边想。突如其来的电话闹得他心神不宁,第六感告诉他这可能有诈,翻了翻刚刚打的电话,号码确实是巴中地。

    刘万金跳下,精赤着子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开始打电话。打完电话才慢吞吞地走进卫生间。

    不一会儿,两个马仔走了进来。刘万金洗完澡,又光着子回到卧室慢条丝理地穿上衣服这才回到客厅。

    “有事做,带上家伙跟我去石家楼。”

    着便装的周虎站在村口,叨着烟靠在一辆桑塔纳前。这是他们办案带来的警车,不过并没有挂警车牌照,所以很安全。

    赵凯安排其他人早已把警车开到几公里外,又徒步走回来埋伏起来。

    叶皖静静地坐在村口的一棵榆树下,小满坐在他边,两人并未隐藏,原因是他们怎么看都不像警察,事实上当然他们也不是警察。

    “叶皖,怎么人贩子还没来啊?”

    “别急,再等一会儿。”

    “这都快一小时了,我都饿了。”小满扭着双脚活血,半靠在叶皖上,手指插进叶皖浓密的头发里:“噫,这里有一根白头发,我帮你拨了吧。”

    “别闹,我根本就没有白头发。”

    “哼,就有。”小满一使劲,揪下了一根头发。

    叶皖转过头,望着村口。

    “你去买两瓶水来。”

    “哎呀,一点都不好玩,你就不要看看你的头发啊?”

    “我说了我没有白头发。”

    小满摊开手掌,拨弄着掌心内的一根黑油油的头发,叹了口气。“真没意思,我去买水。”

    一阵汽车轰鸣声传来,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开到村口。

    车门打开,里面只有一个人,叶皖瞄了一眼,矮个,胖子,微黑,没错,就是刘万金。

    周虎迎了上去:“刘哥!等你好久罗。”

    刘万金打量着周虎,眯着的小眼里没有一丝感:“我没见过你。”

    “没见过没关系哈,有朋友介绍我找你。这南江县只有你老哥神通广大哈。”周虎含糊其词地打着哈哈。

    “有什么事哈?”

    “刘哥,这里不好说话,是不是找个地方?”

    “上车!”

    周虎岂肯跟他上车,这次来主要目的是抓捕,上车了事就复杂了。他咳了一声,一下扑向刘万金,双手死死拿住刘万金的手腕。

    “妈了个B,条子!”刘万金大骂一声,反应迅速,一个头锤砸向周虎,周虎猝不及防,竟然被砸得一懵,双手力道顿失,刘万金挣脱了周虎,转就跑,这时赵凯和其他几个警察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刘万金来不及上车,夺路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叫:“有条子!”赵凯心中一凛,来不及细想,只有紧追不舍。

    “通”的一枪,打在刘勇脚后跟的土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刘万金正在跑着,迎面突然走来一个黑影,两人均来不及闪躲,狠狠地撞在一起,黑影怀中的矿泉水被撞得直飞。刘万金将那黑影撞倒在地,速度一缓,竟然被赵凯追来,一个前扑,将将够着刘万金的脚后跟。

    刘万金被拽倒在地,左手向前一伸,抓住了被撞的黑影,右手从怀里掏出把匕首,顶在那人前。恶狠狠地道:“谁来我就杀了他!”

    小满极为凶悍,抓住刘万金的手就咬。“啊”的一声,刘万金吃痛,狠狠抽了小满一个嘴巴。叶皖看在眼里,急得上火:“小满,别乱动了。”

    这时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刘万金的两个马仔都持有霰弹枪,一个住了刘勇,一个顶在赵凯的脑袋上,而赵凯手里的枪顶在刘万金的太阳上。

    叶皖看到刘万金跑的时候,爬起来就跟着追,电光石闪的几秒钟,况就变得如此险恶,由于没有想到刘万金有后援,所以叶皖也没有拿出金针。赵凯他们带了枪却没有子弹,所以虽然枪顶在刘万金的太阳上,心里的焦急溢于言表。

    云绯和其他几个警察也纷纷掏出枪,假模假式地对准三个人。

    场面相当诡异,一大群人持枪举刀沉默对恃,小满被刘万金挟持着,脸色苍白,嘴角有一丝鲜血。

    “小满,不要怕。”叶皖站在刘万金侧五六米远。

    小满仰着脏兮兮的小脸看着叶皖:“哥,不要管我,抓他!”。

    “妈的B,想死就说。”刘万金看小满的子扭来扭去,匕首往前紧了紧:“死条子,今天放我们走,要不大家都一起玩完!”刘万金也算经历过,偏着头对着赵凯说话,完了还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赵凯真的是哭无泪,今天的行动完全失败了。搞不好还得出人命,人家有两把枪,自己这边倒是有几把枪,可是一发子弹都没有,还怎么斗啊?现在只能想个妥善的办法先解除危机,人命重要,面子丢光了,事办砸了都是后话。

    赵凯露出毫不在乎的神色,对刘万金不理不睬,转过头对着拿枪顶着他的马仔说:“这位兄弟,出来混无非是求财,搏个出路,何必要弄出人命?杀了警察你能跑得了么?我劝你放下枪,算你自首,顶多判个一年,我再给你搞个缓刑,海阔天空你去哪里都行。”

    那个马仔听了此话不由得暗地里思索起来,刘万金一听,急得怒骂起来:“二奔,你个瓜娃子越混越回去了?条子的话能信哈?你手底下有什么事你自己清楚,今天逃不掉一命抵一命,条子抓了那你个龟儿子就等死去嗦!”

    这话果然有用,那马仔神色转冷,恶狠狠地说:“去你妈的,老子信你才怪!”

    两条人命握在罪犯手里,加上又没有子弹,云绯简直要绝望了,持着枪的手不停地抖。

    叶皖垂下手臂,暗暗摸出三枚金针,想了一下,又摸出一枚,捏在手心,右手紧贴,手心扣在大腿外侧。左右看了一下,定了定心神,看着小满正呆呆地看着他,心里一动,使了个眼色。

    小满正在眼泪汪汪地看着叶皖,突然见着叶皖撇着嘴,眼睛还挤了一下,虽然没怎么看懂,但是心里猛的一跳,两手猛地使劲抓住刘万金的手腕,张口便咬。

    “妈的干什么,哎哟!”刘万金正要使劲把刀子刺进小满的颈子里,异变陡生。

    几声微不可及的声音发出,两个马仔只觉手腕一疼,下意识地扣了机,竟然发觉手指使不出半分力量。而刘万金同样如此,一枚金针在他的腕部,匕首“当”的一声落在地上。这时叶皖已经飞扑来。

    刘万金怒喝一声,伸出左手捡匕首,跟着又是一痛,左手顿时无力。叶皖狠狠一掌,将刘万金打晕在地。蹲下子,搂住了浑瘫软的小满。

    这时几个警察已经与两个马仔恶斗起来,没有了霰弹枪的威胁,小流氓又怎么是高马大的警察的对手,刘勇、周虎、费耀哲、云绯,两个伺候一个,干净利落地将流氓制服,按倒在地戴上手铐。

    赵凯早已将刘万金戴上手铐,站在一边。

    几个警察,扔下两个马仔,一齐走到叶皖边,他们早看到了马仔腕中的金针,用脚也能想到是这个少年所为。

    感觉到几双**辣的眼光聚在自己上,叶皖感到浑不自然起来。他搂着小满站起来,面带羞涩地看着赵凯:“赵队长,我,我只不过扎了几针而已。”

    我靠,还“只不过”,还“而已”,这样的功夫说是武林高手毫不为过,这少年是怎么长的呢?许勇、周虎、费耀哲、王迎芳看着叶皖的眼神,充满了感激和好奇。

    除了含笑站在一边的云绯,其他的人把叶皖围住,看国宝一般的七嘴八舌问了起来,直到赵凯都感觉无聊,这才制止手下对叶皖的如潮谀词。拖着几条死狗似的罪犯,开车回到乡派出所突审。

    上车前,赵凯看着叶皖,心又爽又郁闷,爽的是抓捕行动居然完美收束,虽然几乎是凭叶皖一人之力;郁闷的是叶皖胆儿太大,万一不准,马仔一枪就能把他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想了又想,始终不爽,扭头对叶皖说了句:“你个瓜娃子莽戳戳地,当老子地脑壳是西瓜嗦?”说完后不哈哈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武当记名弟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