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打了儿子打老子

    “宇哥哥,你去上学吧,影木在家里等你回来。”初为人妇的影木绝美的容颜上挂着一丝满足、幸福的红晕,含脉脉的看着冯宇说道。

    冯宇很想说今天不去上学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吞了回去,温柔的把影木拥入怀里,在她的额头轻点了一下。

    “那我去了,你在家自己上网,看电视,也可以去下面转转,我会尽快为你办理份证的,到时候再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冯宇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都要让影木成为自己的合法妻子,虽然两个人都不怎么看重这个,但他却要把事尽量做的完美。

    影木含笑点了点头。两个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冯宇离开了家。

    冯宇刚到学校就碰到了满脸疲惫的韩秋月。

    “韩老师,你好。”

    望着满脸微笑向自己打招呼的冯宇,韩秋月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微怒。昨天冯宇被校长叫走后她担心的不得了,等了很久不见他回来,她去了校长室,谁知校长说他回家了。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让韩秋月担心的一晚没怎么睡,现在看到他的样子,满肚子担心和委屈无从发泄之下,竟化作了丝丝怒气。

    “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难到你不知道我——老师很担心你吗?”

    冯宇一愣,他敏锐地发现韩秋月的精神波动很强烈,非常强烈。虽然老师担心自己的学生是可以理解的,但校长应该和她说了自己没事了呀。

    “谢谢韩老师,昨天家里面出了点事,就急着回去了,电话也忘在另一个房间了。”

    韩秋月听了冯宇的话心里好受了不少,也许,她需要的只是和冯宇说说话,看着他而已。

    “昨天曹山被送往医院,伤势到不是太重。警局方面也来人了,多亏校长替你挡了一下……”开始替冯宇担心的韩秋月忍不住问道:“你和校长是什么关系?让他在这件事上居然如此出力,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关系与曹家翻脸?”

    冯宇笑了笑,他和校长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让他留下了一个深刻的记忆而已。对校长如此帮忙冯宇心中还是很知的,毕竟要不是他,昨天自己恐怕就不会有那么美妙的一个夜晚。嗯,将来帮上他一把吧。冯宇默默地想。

    “呵呵,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作为一个好校长,维护自己的好学生当然是应该的啦。我和他是师生的关系,呵呵。”

    听着冯宇满嘴胡话,韩秋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说:校长是好校长?你是好学生?谁信!你是学校的学生,难道曹山就不是啦?她不想在这方面和冯宇纠缠下去,转而严肃地问道:“那你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曹山家在魏江市还是很有能量的,昨天他们把心全放在受伤的曹山上了,没有过多的在意你这方面,今天恐怕就——”

    韩秋月正忧心忡忡的说着,却不想冯宇突然指着学校门口的方向笑道:“不是我想怎么处理,你看,处理的人来了。”

    韩秋月扭头看去,却见一辆警车停到了学校门口,从上面走下三名警察。

    冯宇朝有些紧张的韩秋月耸了耸肩,有些戏虐的笑道:“韩老师,我们过去吧,别让警察同志去找我了,麻烦!”

    望着冯宇那淡然的样子,韩秋月突然响起昨天有人对她提起的一个名词:疯子!

    校长先生昨夜也一直没睡,对冯宇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曹家的势力虽然很大,很深,但他更相信那么恐怖的冯宇不会只有那么点能量。他在赌,冯宇胜,有了这次的分,他则荣;冯宇败,彻底得罪了曹家,他则衰。

    远远的看到冯宇笑呵呵地和韩秋月说着话,他并没有过去,但当他看到警察的时候,他立刻走了过来。既然选择了冯宇,那就要他到底!

    冯宇被带到了警局,但和他来的还有以学校的名义跟来的校长先生,毕竟,从法律上来说冯宇还是未成年人。

    在经过了一番惯例的问话后,那个青年警察皱着眉接着问道:“你父母的电话呢?”

    冯宇冲那个小警察微微耸了耸肩,笑道:“我家穷,没电话。”

    “小子,你耍我呢?”小警察立刻恼怒的说道。

    冯宇上前凑了凑,眯起眼睛怪笑着说道:“我有吗?你可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你——”

    看着小警察发怒的样子,冯宇扭头朝坐在一旁的校长先生笑道:“校长,我从电影里学来的这句话还可以吧。”

    校长望着冯宇和蔼的笑容子一抖,心里暗骂:靠,你这个恶魔!

    “嗯,冯宇同学,虽然警察同志的态度有些问题,但你也要好好配合警局的工作嘛。相信警局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们要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嘛。”

    冯宇开心的笑了:这个校长同志,有前途!

    冯宇之所以敢如此,不是因为他想和整个国家对抗,那样即便他不怕,但他父母呢?他这样全是因为邪三儿送给他恶魔令的时候的另一番话:我们恶魔岛在世俗世界还是有些能量的,在K省,如果世俗中有什么事,尽管找那个人,只要不是叛国,他会出全力的。

    看到旁边的几个警察过来就想拉冯宇,校长顿时大急:“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这小子有袭警的倾向,是个危险分子,我们怀疑他涉嫌一起谋杀罪,要带到里面问话。”一个同样年轻的警察凶巴巴地说道。

    见校长又要说话,冯宇含笑制止了他,扭头对那个警察笑道:“你真要带我进去?”

    冯宇的话音刚落,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当然要,你打人致残,又涉及谋杀,我们当然要秉公办理。”

    冯宇扭头望去,见两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穿着西装,另一个穿着警服。

    “局长,曹先生。”

    “你就是打了我儿子的冯宇?”那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曹先生上前一步盯着冯宇脸现怒容的问道。

    冯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是,你儿子该打!“

    曹先生听了冯宇的话怒极反笑:“呵呵,我儿子该打?你他妈的却该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顿时震住了所有人。

    冯宇的目光有些冷,脸上的笑容更是邪:“嘿嘿,打了儿子又岂能不打他老子,子不教父之过!”

    “把他给我抓起来,当中行凶,带下去好好招待招待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局长急忙扶住曹先生,厉声喝道。

    冯宇扭头看了一眼头上冒汗,异常紧张的校长,笑道:“校长,你打这个电话,就说我是冯宇。139#¥%¥¥¥¥@。”

    校长先生哆嗦着拿出手机,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下拨通了电话……待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更是差点吓得把手机掉在地上。

    “我是省委叶初华……”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收藏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