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影木化人(一)

    刘凤兰被冯宇自信、嚣张的话唬地一愣,随即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笑道:“小宇,有自信是一件好事,妈妈虽然希望你有出息,但做人不能太极端,呵呵,也许妈妈不太了解你现在的况,想的也比较多,可刚则易折,有些事还是不要太要强。”

    冯宇知道妈妈担心他再受什么打击,也不多做解释,笑道:“妈,我记住了。呵呵,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早饭没吃,快饿死了。”

    刘凤兰听到冯宇居然不吃早餐,顿时又是一顿教育。冯宇面上表示一定坚决服从党的领导,心里却说:早饭,吃过吗?

    吃过饭后,刘凤兰又陪冯宇呆了一会儿,就着急地把他送回了学校,而自己则打车去了火车站。看到妈妈那辆车走远,冯宇从学校里走到一个小胡同。

    “蛛猪,你立刻回去保护爸爸、妈妈,嗯,狸力,你和蛛猪一起回去,我总觉得最近楚江太平静了,好像要出什么事。”

    “是,主人!”

    冯宇望着楚江市的方向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但愿没有事,否则——”说到这儿,冯宇的眼睛变得一黑一白,异常的诡异。

    和妈妈说的那些冯宇并没有说大话,不用作弊,以他现在的精神力,记东西那是在简单不过的事了,一个月,认真的看一个月的书,他就敢保证能考上任何大学。他之所以如此做,就是想让家人开心,高兴!

    韩秋月知道班里有那么一号新转过来却没上过一天课就办了休学手续的学生。当她见到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算不上很英俊,皮肤也稍黑的高大男孩时,那颗对已经绝望的心竟然剧烈地跳动了几下,好似又萌发了似的。尤其是他那双会笑、会挑逗人心灵的眼睛,竟让她忍不住多看几眼。

    “您是韩老师吗?我叫冯宇,是您班里的学生。以前因为一些事办了休学,现在事解决了,特此前来向您报道。”说着,冯宇居然啪地一个立正,向韩秋月敬了一个礼。

    好像是被冯宇快乐的心感染了似的,又好像是为他颇为特别的报道方式感到好笑,韩秋月竟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呵呵,韩老师笑起来的样子真美,要是让外面那些男人看到一定会看傻眼。”冯宇对着笑出来的韩秋月真心地赞叹道。

    听了冯宇的夸奖,韩秋月忍不住脸上一红,心里更是生出了一个让她惊讶、害怕的想法:你呢?看到我的笑容,你会怎么做呢?

    韩秋月很美,属于那种看一眼九十分,再看一眼九十五的美,她个子不算太高,但很协调,精致的五官,趋于完美的搭配,那一双总是有些淡淡哀愁的大眼睛,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把她搂在怀里轻声的安慰。

    楚涵芳惊喜地张开了红润的小嘴,因为她又看到那双眼睛,那双这个世界上最迷人的眼睛。也看清了那个人,自己的同学——冯宇。

    他怎么会是自己的同学?难道——他真是自己命中的王子?楚涵芳忽然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脸上有些发。慌乱的低下头,不敢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常。

    冯宇只是笑着和班里的同学打了个招呼,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的同桌是个矮胖的男孩,从他的眼中,冯宇看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

    “你好,我叫冯宇。”冯宇真诚地望着矮胖男孩,微笑着伸出手。

    看到冯宇的样子,矮胖男孩惊讶了一下,随后有些慌乱的和冯宇轻握了一下:“你好,我,我叫朱坤。”

    “呵呵,不用紧张,自信些,你行的。”冯宇又和朱坤紧握了一下手,笑着鼓励道。

    没想到冯宇居然又和自己说话的朱坤愣了一下,随即说了声谢谢。

    冯宇知道,朱坤就像过去的自己,有些自卑的孤僻。

    看着朱坤有些躲闪的眼睛,冯宇鼓励的一笑,朗声说道:“朱坤,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振作起来,你行!放心,有老大我罩着你,这个世界上,将没人敢看不起你朱坤,因为你行很棒!老大我很强!”

    重症就需下猛药,对和原来的自己很像的朱坤,冯宇是帮定了!

    朱坤脸色复杂地变了又变,最后才看着冯宇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扫了一眼惊讶地望过来的同学,冯宇对朱坤一笑,随即真诚地说道:“因为我不想看到一个潜力巨大的兄弟就此沉沦,我需要你的帮助。振作起来,将来来帮我!”

    冯宇知道朱坤需要什么,他需要的是信心,需要的是理解,需要的是真正的朋友,需要的是被需要!

    朱坤呆愣了半响随即坚定地说道:“如果将来我有那个能力一定会帮你,一定!”

    冯宇知道他还不太自信,不过他也不急,彻底地改变需要时间。拍了一下朱坤的肩膀,笑道:“有信心就好,我等着你。”

    在班里同学的眼中,冯宇像极了一个——神经病!

    “妈的,小子,你凭什么罩着那头‘猪’?”后排,一个样子很拽的高个子男生站起来指着冯宇喝道。

    冯宇鄙视地扫了他一眼,看向紧握着拳头,脸色变得难看,眼中闪烁着愤怒、恐慌的神色的朱坤。

    “怎么,他侮辱了我们,你难道不想做点儿什么吗?”

    朱坤听了冯宇的话,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怎么?你想要尝尝我拳头的滋味儿吗?你这头猪!”高大男生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辣,恶狠狠地朝朱坤挥舞着拳头。

    朱坤被高大男生的气势吓得一下子瘫坐到凳子上,眼神中的恐惧顿时占据了上风。

    冯宇看着朱坤的样子心中一叹。

    “哈哈哈哈……猪就是猪,呸,妈的!”高大男生张狂地大笑着说道。

    他的话引得他邻座的几个小子也跟着笑起来。

    冯宇扫视了他们一眼,拍了朱坤的肩膀一下,说道:“看着,我来教你应该怎么做?”说着,冯宇离开座位,微笑着朝那几个小子走了过去。

    “小子,你找死吗?”凶巴巴地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冯宇,曹山有些心虚地喝道。对冯宇,高大男生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他总感觉这个家伙笑起来很怪,很邪气。

    不过,令曹山奇怪的是走到他面前的冯宇竟笑着朝他点了点头,随即扭头对担心的看着这边的朱坤笑道:“看好了哦——”话音未落,冯宇猛地转,一拳狠狠地朝曹山的鼻梁轰了过去。

    “嗷——”

    冷不防挨了冯宇一拳的曹山一声惨嚎后,竟然晕了过去。

    瞥了一眼晕过去的曹山,冯宇冲他旁边几个脸色发白的小子笑了笑,又扭头对惊讶地张大嘴巴的朱坤笑了笑:“看好了哦。”说完,又扭过头来,上前一步朝曹山的右手指一脚踩了上去,接着用了一撵——

    “啊——”

    曹山疼得瞬间清醒了过来,接着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啊——”全班女生这时才从震惊中惊醒,高声尖叫。

    冯宇抬起脚,看都不看曹山一眼,转走到早已目瞪口呆的朱坤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微笑着说道:“看清了吗?没看清的话再看一遍?”

    朱坤急忙摇头,接着又连忙点头。

    冯宇邪恶的一笑,说道:“对敢对你不敬的人,就要让他明白该怎样做人。”

    冯宇打了人,立刻惊动了老师,可韩秋月刚想训斥冯宇,校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冯宇,你跟我去校长室。”

    对校长的到来韩秋月有些惊讶,但随即心中竟有些为冯宇担心起来。好像知道她的心事一样,冯宇竟朝她笑着点了点头。

    校长室。冯宇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品着校长收藏的极品铁观音,眯着眼睛听着校长的解释:“您打的要是一般学生,学校怎么也能盖过去,可是这个曹山家很有钱,非常有钱,这个就——”

    “哦?那你想怎么处理呢?”睁开眼睛,冯宇向前凑了凑,笑眯眯的问道。

    “不不不,您千万别误会,学校方面一定会‘公正’处理的,毕竟曹山他侮辱同学在先,不要误会,您千万不要误会。”校长头上的汗唰地就下来了,想到上午时的——校长猛地打了个寒战。

    就在冯宇想安慰一下这个懂事的校长先生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响起妞妞焦急地声音:“爸爸,你快点找个没人的地方,妈妈就要出来啦!”

    听到妞妞的话冯宇猛地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妞妞口中的妈妈是谁,心中不由得狂喜:影木,是影木要出来了吗?

    顾不得想影木的伤为什么好的这么快,也顾不得想影木为什么非要出来,他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在校长先生惊讶地目光中,冯宇砰地一下撞开锁着的门,朝校园外狂奔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收藏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