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猛鬼图卷

    就在冯宇最最危险的时刻,作为和他血脉相连的万影五彩黄金种同样感受到了他那对生的渴望。冯宇不能死!如果冯宇死了,那万影五彩黄金种会因为失去宿主而跟着死去。生,神物对生的渴望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尤其是万影五彩黄金种这种应天地而生的神物更是不准许自己还没有出世就死去。所以,她不惜损耗自己的本命神气,不惜受到几乎难以愈合的伤势,在最紧要的关头终于把自己的力量暂时的借给了冯宇,并催动同样是神物的恶魔收藏硬盘对毒苍龙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她成功了,可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本来没有吸收够足够生命能量的她还损耗了自己太多的能量仓促出世,使她本来应该呈现金黄色的叶子变成了淡淡的黄色,可奇怪的是,在那淡黄中居然还有着点点黑斑。

    终于消灭了毒苍龙,冯宇一脸后怕的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任由冷汗顺着他消瘦的脸颊滑落。可突然之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一株淡黄色夹杂着点点黑斑的弱小植株。她的叶子微微摇晃了两下,像是再喝他打招呼,几乎同时,一个稚嫩的童音在他的脑中响起:“爸爸,妞妞累了,要休息,爸爸一定要替妞妞教训一顿那个坏家伙哦。”

    植株?爸爸?妞妞?冯宇顿时忘记了喘气,张大了嘴巴。

    呼——深呼出一口气,冯宇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万影五彩黄金种,一定是万影五彩黄金种发芽了,一定是!一想到将来无敌般的万影五彩黄金木,冯宇就忍不住兴奋地颤抖起来。

    冯宇的样子让同样跌坐在一旁的邪三儿、梦蝶疑惑不已,从死亡边缘走了一圈的遭遇让两人不再那么的敌视,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邪三儿望了兴奋异常的冯宇一眼,扭头对着梦蝶有些羡慕的传音道:“看来他在救我们的同时也有了很大的收获啊。”

    叹了一口气,梦蝶同样羡慕的说道:“东方召唤师果然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在那种况下居然让他签约成功。”

    “让人羡慕的有些嫉妒的超强运气啊!我可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能够和那么强大的怪物签订契约。”邪三儿有些感慨的说道。

    “呵呵,要不是他实力够强,运气超好的话恐怕我们已经成为怪物的盘中餐腹中菜了。”梦蝶同样感慨的说道。

    邪三儿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儿突然嘘了一口气,好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直盯着梦蝶的眼睛。

    被他盯的心中有些发毛的梦蝶有些恼怒的问道:“你总盯着我干吗?”

    邪三儿依旧盯着她的眼睛,缓慢地说道:“我想把那个秘密告诉他。”

    “哪个——什么!你疯了吗?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秘密是不是和我心中的一样,但是我师门为了这个秘密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我是不会告诉他的。即便是他救了我也不行!”梦蝶神色坚定地说道。

    邪三儿突然对着梦蝶笑了笑:“猛鬼图卷嘛,没什么好隐藏的。”说着,邪三儿神色一正,对着有些惊讶的梦蝶正色道:“我们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仇怨,所谓正道邪道那点儿破事儿我们大家都心里有数,看在今天患难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一下,你认为我们都知道的秘密即便是他现在不知道,那以后呢?他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将来无论如何,就是光凭他今天收服的那个怪物,他也能闯出一番名堂,再说他的背后还有一个超级家族,东方召唤师的名头,放在哪里都不弱。为了将来,现在和他拉上关系难道不好吗?你应该清楚什么时候投资人最划算吧。再说了,猛鬼图卷什么时候出世我们都不能确定,他今天怎么说也是救了你我一命,我不想欠任何人人,言道于此,你考虑一下。”

    听了邪三儿的话,梦蝶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邪三儿他居然考虑了这么多东西,要不是他提醒自己,独自把消息告诉冯宇,那自己就是再告诉他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呢?

    “为什么?”直盯着邪三儿,梦蝶疑惑的问道。她现在只想知道,邪三儿为什么帮她,她可不相信那什么共患难一场那样的鬼话。

    邪三儿没想到看似大无脑的梦蝶居然没有流露出感激他的神,反而很快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微微感到一丝诧异,重新打量了一下梦蝶,邪三儿出言赞道:“梦仙子果然聪明,居然看穿了我的目的,呵呵,也罢,告诉你也无妨,你认为猛鬼图卷是那么好夺的吗?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它拼命,告诉一个实力强大,且对我们有一丝友好的势力,对我们不是好事吗?至于告诉你,嘿,利益共享,风险当然也就共同承担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梦蝶彻底为邪三儿的想法惊住了,她只是本能的不相信魔道中人罢了,没想到他——体一阵发冷,梦蝶觉得此刻的邪三儿更加可怕。

    “那你不怕猛鬼图卷被他得到吗?”梦蝶稳了稳心神,疑惑的问道。

    邪三儿呵呵一笑,道:“怕,我为什么要怕?猛鬼图卷被他得到又怎样?嘿,你相信争夺猛鬼图卷的过程会不流血死人吗?”

    梦蝶摇了摇头,她可不会相信修行者都是什么善类,只讲文,不来武。

    “嘿嘿,那不就是了,只要死人就会有仇怨。呵呵,如果他得到了猛鬼图卷,那他一定不会用来对付我们,因为毕竟我们之间已经有了那么一丝谊。那,他会对付谁呢?嘿嘿,无论他对付谁,对我们两个门派来说都不是坏事,不是吗?”说着,邪三儿居然冲梦蝶挤了挤眼睛。

    服了!虽然立场不同,但对邪三儿梦蝶真的服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得这么远,这么深,而且如此的果敢,梦蝶真的——服了!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梦蝶就是再傻,也知道邪三儿不必和她说这些的,那个什么‘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根本就站不住脚。

    邪三儿望着有些失落的梦蝶,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喃喃道:“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信吗?”

    听了邪三儿的解释,梦蝶的大脑‘轰’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只有那一句话始终在心中飘: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信吗?

    ………………………………………………………………………………………………………

    冯宇兴奋了没多久就兴奋不起来了,因为妞妞的况真实的告诉他一个悲哀的信息:发育超级不良,他——早产了!

    就在他咬牙切齿的恨不能生扒了毒苍龙的时候,邪三儿和梦蝶居然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并一步步的朝他走过来。

    揉了揉眼睛,冯宇再次朝前方看去:没错,是两个人搀扶着。

    难道真是这个世界很疯狂,老鼠给猫当伴娘?刚才还恨不得至对方于死地的两个人突然之间变得这么亲密呢?冯宇暗自感叹道。

    “冯宇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们。并恭喜你又添一个强大的召唤兽。”带着绅士般的笑容,邪三儿没有再称冯宇为前辈,而是直接叫的‘兄弟’。

    对邪三儿的称呼冯宇根本不在意,可是一想到毒苍龙,冯宇就一阵来气。可自己要装成一个东方召唤师,就不能把心中的想法表现出来,呵呵一笑,冯宇调笑说道:“两位这是?”

    梦蝶粉脸一红,白了邪三儿一眼,笑道:“冯宇大哥,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想告诉你。”说着,梦蝶又看向了有些傻笑的邪三儿。

    邪三儿温柔的看了梦蝶一眼,扭头对有些发愣的冯宇郑重地说道:“猛鬼图卷!冯宇兄弟可听说过猛鬼图卷?”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收藏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