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初遇修行者

    见没什么事了,冯宇刚想和群魔辞行,猛地想到自己来的时候容易,可这回去就麻烦多了。心中不由得苦笑:看来还得坐火车了。

    临走时冯宇又安慰了一下眼圈发红的飞飞,这才辞别了群魔。

    走下山,冯宇打车来到了楚江火车站,买了通往魏江市的火车票,他很想回家看看,但今天是星期二,他回家容易,但怎么和父母解释呢?想了想就放弃了。

    冯宇的对面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女孩的很漂亮,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很迷人,在她上也散发着一种清新脱俗的气息。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倒不是冯宇好色,而是天使然,毕竟欣赏美女也是一种享受。

    呕——火车开了没几分钟,那种恶心的感觉又涌上了冯宇的心头。见女孩有些好奇的望向自己,虽然知道她不可能想到自己怀孕这么荒谬的事,但冯宇还是没来由的一阵脸红,连忙离开了座位,向洗手间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座位,一个长得很英俊,但笑起来很邪气的青年男子就坐了上去。

    “嘿嘿,我就觉得面熟呢,原来是百花门的梦蝶仙子。几月不见,梦仙子越发的漂亮了,嘿嘿。”对着梦蝶,只见邪气青年嘴唇蠕动了几下,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梦蝶冷眼看了邪气青年一眼,讽刺道:“原来是恶魔岛的邪三公子。怎么,邪三公子不老实的在恶魔岛呆着,有空到大陆来,难道上次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呵呵,恶魔岛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小女子佩服,佩服!”

    听了梦蝶的话,邪三儿眼中寒光一闪,嘿嘿冷笑道:“嘿嘿,梦仙子不用出言讽刺,不错,上次我栽到昆仑那些牛鼻子的手中是我技不如人,也没什么丢人的。至于这次来中原的目的,嘿,梦仙子难道不知道?”

    梦蝶心中一凛,暗道:这么隐秘的事怎么连恶魔岛都得到了消息,难道真如师傅不惜损耗百年功力所算出的那样,天现乱象,恶魔当兴?

    “呵呵,邪三公子想去哪里又岂是我这小女子能猜得到的。”

    邪三儿盯着梦蝶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那魏江见,告辞。”说着邪三儿起走。

    “等等。”见邪三儿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梦蝶急之下竟没有用传音之法,而惊呼出声。

    邪三儿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怎么,梦蝶你舍不得我走,吆招上门女婿吗?”

    见临近的旅客纷纷看向自己这里,梦蝶心中恼怒,喝道:“邪三儿你不要欺人太甚,有胆到了车站别走。”

    邪三儿对着梦蝶嘿嘿一笑:“美人相约,敢不从命!”

    “你——”梦蝶被邪三儿气得满脸通红,粉拳紧握,要不是顾及这里是公共场所,早就大打出手。

    “哼,楚江见!”冷哼了一声,邪三儿扭头便走了。只留下梦蝶一人在那里咬牙切齿。

    呕——呕——冯宇现在可是体会到了‘怀孕’的痛苦,但却没有丝毫甜蜜的感觉,心中苦叹:这孕男爸爸还真苦啊,不过宝宝你千万别让‘爸爸’失望啊。

    再回到座位的途中,冯宇买了一包酸梅,在临近旅客诧异的目光下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可应成虫的一句话,让他——噗——呕——

    “主人,您对面的那个女孩是修行者”应声虫的声音突然在冯宇的脑海中响起。

    冯宇对应成虫能够传音给他很是奇怪,不由得在心中想到:“咦?你怎么知道的啊?”

    “呵呵,主人,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想她的体里一定很‘好玩’吧,所以呢就想进去看看,谁知刚要接触到她就感到了一股修行者特有的气息。就急忙来告诉主人您啦!”

    “没被她发现吧?”冯宇有些紧张的想,对修行者,他心中总有一些害怕。

    “没没没,她的功力不是很高,在一个她心中有怒气,感应不是那么灵敏,所以她应该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应声虫连忙解释着。

    冯宇松了一口气,想到:“对了,飞飞他们都不能传音给我,你怎么办到的?”

    “呵呵,主人,我在您的肚子里呢。所以——”

    应声虫的话还没说完,冯宇就——噗地一声把嘴里正嚼着的酸梅都喷了出来,接着呕呕地吐起来。若是他自己呕吐别人顶多心想这小子吃错了东西,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把嚼烂的酸梅喷了对面梦蝶一脸。

    “呕——对,对不起,我——呕——”冯宇一边痛苦的呕吐着,一边向梦蝶道歉。

    梦蝶正想着下了火车后找个地方教训教训邪三儿呢,一个没留神被对面的冯宇喷了个正着,当时愣了一下,脸色顿时显得苍白,随即尖叫起来:“啊——”

    无论梦蝶是不是修行者,美之心人皆有之,在百花门长大的梦蝶更是一个有洁癖的女孩,被污秽的东西弄了一脸,又岂能不惊、不怒。

    赶紧掏出一块带着淡淡清香的手帕,拼命的擦了起来,然后飞似的跑向洗手间。

    被梦蝶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的冯宇顿时不再呕吐,心中却把应声虫骂了个死:“虫子,你这个王八蛋,没事你跑我肚子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应声虫那个冤枉啊,本想趁着是‘新人’的时候立上一功,给冯宇留个好印象,就是在兄弟们面前也能抬得起头,可没想到——

    不敢再惹冯宇生气,应声虫嗖地一下化作一道细小的黑光钻进了恶魔收藏硬盘中独自郁闷去了。他是没事了,可冯宇却一个头两个大,心中盘算着怎么和那个女孩解释,不触怒她才好,毕竟,那是一个修行者啊。

    梦蝶黑着脸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心中阵阵反胃。对冯宇,她可是恨透了,可在火车上她却不能动手,毕竟不得随意在普通人面前展露自己特殊的能力这条门规可不是说来听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没办法,冯宇只能不住地道歉,以求得到女孩的谅解。

    梦蝶看到冯宇那张充满歉意的脸,想到刚才的事,心中越发的难受,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梦蝶冷哼了一声,闭眼靠在了椅背上。她已经想好了,虽限于门规不能伤了普通人,但给他吃点小苦头还是必要的。

    等着吧,臭小子,一会儿有你的罪受。梦蝶心中恨恨地想。

    见梦蝶不理会自己,冯宇松了口气。暗道:等下了火车一定要好好向人家再陪个不是,买点什么道个歉,只是不知道她在哪下车。

    火车终于停在了魏江市火车站,见到梦蝶睁眼看了他一眼起要走,冯宇连忙跟了上去。梦蝶见冯宇果然也是在魏江市下车,心中一喜:小子,等着吧。

    下了车,梦蝶刚要在暗中惩罚冯宇一下,猛地听到后一阵笑:“梦蝶你难道忘了你的夫君吗?哈哈哈……”

    “邪三儿,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谈谈’吧。”梦蝶瞥了一眼跟在自己旁边不住道歉的冯宇,转头对邪三儿冷声说道。

    “正合我意!”说着,邪三儿大步朝外走去。

    再次看了冯宇一眼,梦蝶心中暗道:今天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接着,向邪三儿追了过去。

    冯宇一见到邪三儿就知道这家伙也是修行者。看样子两个人是要干上一架啊,自己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呢?毕竟,对修行者自己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妈的,将来总是要面对修行者的,现在先了解一下为将来做个准备也不赖。想着,冯宇命令速度最快的钦原暗中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收藏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