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学期 第五集 我是偷窥狂?

    一个偏僻的小巷内,我和谢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那阵剧烈的跑动,连我这经过千锤百炼的板都有些吃不消,更别说我边这位生惯养的大小姐。谢馨跑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刚一停下来,也顾不得脚下的地脏不脏,一**坐到地上。一边喘气,一边瞪视着我。

    我避开谢馨的目光,看了下四周。这里离宾馆远的,应该算是安全了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谢馨刚一缓过气来,就立刻问我道。

    我先在大脑里组织了下词语,然后才对谢馨道:“那些记者是我叫来的,你先别冲动,听我把话说完。我这么做,只是对你欺骗我的一种报复。不要否认,你们下午在天台上的谈话我全都听到了。”

    谢馨瞪着眼睛看了我半天,道:“你全听到了?”

    我点头道:“差不多吧。”

    谢馨低下头,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轻声道:“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但是从小到大我就只有梓珊这么一个朋友,我害怕失去她,所以才不敢违背她的意识。”

    当听到谢馨说「梓珊」时,我的大脑立刻出现了「薛梓珊」这个名字。MD原来她是幕后主使者,难怪我听声音这么熟,这一下所有的谜都解开了。正如薛梓珊在开学第一天对我说的那样,她还真是一个摆脱不掉的“噩梦”,头痛啊!!

    “为了帮朋友,你就可以陷害无辜我。更可恶的是,你居然还**我的感。”我有些愤怒,声音不自觉的高了八度。在我内心里,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被谢馨耍能感

    谢馨抬起头惊恐地看着我,连连摇头道:“没,没,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你的感。其实今天在旅馆里,我打算给你点甜头的,就算做我对欺骗你的补偿。”谢馨越说声越小,到后来几乎是微不可闻。

    听到谢馨的话,我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谢馨这丫头还真是个妖精,她这么一说,我那还好意识继续再向她“问罪”。

    我叹了口气,道:“算了,所有的事到此为止,我俩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说完,转就要离开。

    见我要走,谢馨赶忙对我道:“难道,你不怕我以后再害你了吗?”

    我转回,看着谢馨的眼睛,冷冷地道:“你以为,我以后还会信你的话吗?”说这话时我的心里在呐喊,太TM帅了。虽然没有镜子,但我敢肯定,自己现在的造型一定非常——「酷」。

    谢馨眨了下眼睛,对我吐了吐舌头,道:“那可不一定哦!”

    她这小模样实在太人了,清纯中带着淡淡的妖异,在她魅惑攻击面前,我好不容易才装出来的冷酷形象,立刻消失得无影无终。

    谢馨站起慢慢地走到我的前,嘻嘻一笑,我的魂当时差点没飞了。我咳嗽了一声,借此来演示自己的尴尬表

    “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要不你也不会在最后关头,放弃对我的报复。”谢馨突然对我道。

    我大窘,连忙解释道:“才没有呢,打死我也不会喜欢上你。我之所以放弃,是因为我不忍心毁掉你一直憧憬的梦想而已。”

    谢馨竖起食指在我面前摇了摇,道:“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的眼神已经背叛了你。”

    我还真怀疑谢馨是不是妖精变的,刚才还占尽上风的我,只几句话的工夫,就变得处处受制,被人牵着鼻子走。我还真恨自己,平时和哥几个胡侃时,嘴皮子也溜的,咋在美女面前就这么完蛋呢-_-!。

    “被我说中了吧!”谢馨嘻嘻笑道。

    ...............我沉默。

    “闭上你的眼睛好吗?别问我为什么。”谢馨语音中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

    我遵照谢馨的指示,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虽然不知道谢馨要对我做什么,但我有种感觉,即将发生的事,绝对是好事。闭眼时我偷偷地留了道缝隙,当我看到谢馨慢慢接近的红唇时,我大脑内第一反应就是——KISS,我的内心不由得一阵狼嚎(~o~)。初吻啊,我一直梦想的初吻啊!!而且对象还是谢馨,我这该不是在做梦吧!如果是梦的话,麻烦老天爷,最好永远不要让我醒来。

    就在我能感觉到谢馨轻吐在我脸上的气息时,谢馨却突然停止了动作,对我道:“你裤兜里揣的是什么?鼓鼓囊囊的。”

    我一激灵,赶忙睁眼回答道:“没什么!”可惜我的话还是说晚了,谢馨已将我裤兜里的数码相机取了出来。

    “这不是我的相机吗?怎会在你的裤兜里?”谢馨疑惑地问道,随手翻看了一下里面的照面。

    我张大了嘴巴,内心里大声呼喊道:“不~~~,不要看呐……!!”

    当谢馨看到相机里我偷拍的那几张照片时,脸上的笑容瞬间被滔天的怒焰所取代。

    看到谢馨脸上的变化,预感到大事不妙的我干笑了两声,道:“你——你先听我解释!”

    “啪~~!!”清脆的响声,打破了L市寂静的夜空。噩梦,这绝对是场噩梦,初吻泡汤了不说,还得了一嘴巴,我TMD怎么这么倒霉。

    ******

    第二天早上,我低头达拉脑地走在上学路上。昨晚上谢馨那一巴掌打得还真狠,现在我的右半边脸还肿得老高。哎!我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

    当我走进校楼时,发现一大群女生围在大厅内告示板前,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我依稀间听到了「谢馨」的名字。发生了什么事?出于好奇,我向人群走去。

    好家伙,人还真不少,里三层、外三层,把告示板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个大男人那好意识往女生堆里挤,于是我拍了拍前面的女生的肩膀,想向她询问告示板上内容的是什么。

    被我拍的那个女生,回头看了我一眼。不看还好点,一看是我,她失声尖叫道:“偷窥狂来拉!!”随着女生的尖叫,顿时狂风大作,一大群人眨眼间居然跑得一个不剩。看着这戏剧的一幕,我一下子呆愣当场。搞什么飞机!我是恐怖份子吗?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不和你们这些小女人计较,我先看告示板上到底写了些什么。好么,不看还好,我这一看,立刻五内起火、七窍生烟,差点没当场气背过气去。

    告示板上,用粉笔写了斗大的几十个字。

    <公告——从即起,本校所有女生更衣场所均为地。偷窥狂卢险峰与猪不得出现在地半径10米内,否则一经发现,就地屠宰。——英华女子高中学生会特此公告。>

    !狗公告,分明是在借题骂我。还真拿我当偷窥狂了,薛梓珊都TM你害的,你给我等着,我早晚非和你算清这笔帐不可。就在我发飙的时候,我注意到公告旁贴着一张经过剪拆的报纸。我扫了一眼报纸的内容,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报纸头版,巨幅标题——《偶像歌手谢馨,夜晚酒店密会男友。》标题下面还有张照片,这张照片应该是旅馆大厅内的监控录像拍下来的,当时她正拉着我的手跟随服务生上楼梯。摄影头只拍到谢馨的一个侧脸,和我小半拉子。照片比较模糊,再加上印刷问题,除了我这知道详细内的人外,一般人得费些眼力,才能辨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谢馨。

    真TM见鬼了,我怎么把宾馆大厅内有监控录像这事给忘了,这帮记者还真是神通广大,居然会想到提取监控器里的图像。这回我可惨了,谢馨还不得把我大卸八块拉啊!

    我细读了一下报道的内容,说实在的,我还佩服这个写报道的记者。本来几十来字就能交代清楚的事,他硬是写了一千多字。胡猜加八卦,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简直就是在胡写一通,一堆臭氧层子,没半点是真实的。

    我心惊胆颤地走进教室,万幸的是谢馨没在教室内。想想,谢馨作为事件的第一当事人,知道这事应该比我早得多才对。这种况下,为了避免记者,她今天应该不会出现在学校里才对。想明此点,我一直提着的心顿时放松了不少。不过也没什么好高兴的,无非就是把“就地枪决”变成了个“死缓”而已。

    我走过薛梓珊边时,薛梓珊瞪了我一眼,我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哼!以前,老子想追你,所以才忍让你。当我知道了你的蛇蝎心肠后,就再也没有追你的心。从今天起老子再也不不会对你客气了。想来,老子之所以这么倒霉,完全是拜你薛梓珊所赐。我下定决心,一定得想个方法,好好整治薛梓珊一下。要不然,我出不了中这口恶气。

    “珊珊姐,你有纸巾没?借我用一下,我今早忘记买了。”就在我和薛梓珊用目光较劲的时候,不知那冒出来个小丫头搅局。

    薛梓珊连忙收回和我对视的目光,转头对询问她的小丫头道:“我上的纸巾也刚好用完,小欣你去我的更衣箱里拿吧,顺便给我带一包。”说完,薛梓珊将一个带着号码牌的钥匙递到了那个叫小欣的小丫头面前。

    小丫头道了声谢谢,拿起钥匙毛手毛脚地跑出了教室。

    看着小丫头的背影,薛梓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转回继续和我瞪视。

    我低下头,避开薛梓珊的目光,疾步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呵呵,不要以为是我怕了薛梓珊,我低头是为了掩饰我脸上邪恶的笑容。当我看到那把钥匙牌上所写的数字「119」时,一个恶作剧在我心中成型。

    ******

    第一节课间休息时,我偷偷地跑进5楼的动物标本室。本校的所有标本室都是开放的,主要供校内学生参考和学习用。我进标本室,比进自己家还要容易。不过今天有些特殊,我很小心,生怕被人看到,因为我是来偷东西的。

    费了好大劲,我才把一只狼蛛标本从标本柜中取出来。这玩意还真甚人的,明知道它是死物,可拿在手里还是不免有些肝颤的感觉。我小心翼翼地把狼蛛标本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哼~~哼~~!!薛梓珊,这回你可有难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上午第四节课结束,像往常一样,我先去食堂买饭,买到午饭后,我并没有去天台吃,而是就地隐藏到2楼的一个角落里。约莫差不多全校学生都集中到一楼的食堂时,我出现在2楼的一年组女子更衣室门前。

    这回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啊,要是再被逮到,我估计就不是挨顿打那么简单了。推门时,我心里跟打鼓似的,“咚咚~~”直响。万一里面要是有人,我今儿就废这了。还好,里面没有人,我长出了口气,抓紧时间,赶快行动。

    没费吹灰之力,我找到了薛梓珊的更衣箱。119号就是它了,我把狼蛛标本塞进薛梓珊的运动服上衣口袋里,任务完了。嘿嘿~~!这回就算吓不死你,也恶心、恶心你。我心里很清楚,这纯属恶作剧行为,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报复的快感还是战胜了我的理智。

    就在我大功告成准备撤退的时候,更衣室的门响了。我靠!谁啊,大晌午头的上更衣室来干嘛。来不及多想,我一脑袋钻到更衣箱和墙壁的夹缝处,这回我死活不往更衣箱里钻了,那里实在太憋屈。

    脚步声,在离我藏处不远的地方停下。然后,传来一阵“兮唆~~兮唆~~”声。这人是谁啊?她在干什么呢?压不住心中求知的**,我偷摸地探出头去,想看个究竟。

    我看到薛梓珊正背对着我,她手里好像在撕扯着什么东西。你问我,怎么知道是薛梓珊。笑话,我当然知道。薛梓珊就坐我前面,每天我看她背影少说也得有个千八百遍,别人的背影我兴许叫不准,薛梓珊的背影我绝对不会认错。

    薛梓珊背对着我,解开了自己的裙带。然后将裙子和小裤裤一起退到膝盖下面。我地天妈啊!薛梓珊两半雪白的小**毫无遮挡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感觉我的下立刻肿胀起来,小弟弟因为兴奋而不住地颤抖着。

    我地口水,“哗啦啦~~”地流。薛梓珊弯下腰去,好像是把手中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往内裤上粘。我没工夫去看,因为薛梓珊弯腰时,刚好将她的小**对着我。稀疏的黑色草原和粉红色的峡谷,被我一览无余,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我现在的感觉。

    哦,我明白了,原来今天是她的生理期,所以她才会趁中午更衣室没人时,跑进来更换卫生巾。嘿嘿~~!出门踢到了个金元宝,这回我可捡到大便宜了。薛梓珊啊、薛梓珊,你没想到我会偷看吧,嘎嘎嘎嘎~~!

    女人可能真的具有第六感,要不就是我流口水的声音太大点,被她听到了。薛梓珊像是警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过来,正好看到偷窥中的我。她的反应太突然,我还沉浸在偷窥的快感中,根本来不及躲藏,一下子被她逮了个正着。

    “你——你——你!!”看到我后,薛梓珊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她抬起手,用力点指着我,嘴里连说了三个“你”,也没“你”上来什么。

    我的大脑告诉我,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必须尽快从这尴尬的地方脱,要不这回可真就玩完在这了。人急生智,我指着薛梓珊的脚下,喊道:“有蟑螂!”小强兄,今天就靠你救命了。

    薛梓珊不知是诈,低头看了一眼。机不可失,我发动自最大能量,从薛梓珊旁“嗖”的一声窜了过去,在薛梓珊还没反应过来时,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直到我跑到天台后,才长出了口气。想起自己刚才的速度,我还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拥有超人的基因。就我这非人类的速度,估计上奥运会拿几十块金牌,绝对不成问题。

    我刚缓过气来,就听“咣当~~!”一声巨响,天台的大门被薛梓珊一脚踹开。我被吓得一缩脖,好家伙,就这脚力,要是一脚踹我上,我还不得飞出去百八十米啊!!

    “你在更衣室里偷看我......。”薛梓珊气怒攻心,一时间说话的声调都变了。

    我耸了下肩,故作轻松地道:“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在更衣室偷窥你,有证据吗?”

    “你——”薛梓珊的体因气急而微微发抖。

    记得有位哲人曾经跟我说过“喝酒五大原则—多喝不多说、多说不胡说、胡说不胡闹、胡闹不胡来、胡来了千万别他妈胡承认。”

    事虽然不一样,但是道理是一样的。反正没有第二人在场,我现在咬紧牙关,给她来个死活不认,看她能奈我何!哦,你问我是那位哲人说的这“五大原则”。我想想啊,啊……我想起来了,是我Q里一个叫「哲人」的好友说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读女校的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