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学期 第三集 勇闯女更衣室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

    说心里话,初中时,我最上的就是体育课。可如今,体育课却成为我最害怕上的课。问我为什么,哎!还不是学校发我的那件校运动服闹得。

    我怀疑,设计运动服的那位是不是成心想要整我。这运动服设计的,也太TMD女化了吧。穿在我上,“味道”怪怪的,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还好,我那三个哥们看不到我穿上这运动服的样子,否则肯定会笑死我的。尤其是老三,我敢断言,他看到我穿这运动服的样子后,一定会大笑着,把他那“变态”的桂冠扣到我脑袋上。

    说到上体育课换运动服,有件事我随口提一下。整个学校没有男更衣室,我换衣服都是趁所有人都出去的时候在教室里换。这也不奇怪,毕竟学校里就我一个男生,为我一个人专开个更衣室有些不现实。

    没有专用的更衣室到没什么,不过在我每回换衣服时候,老是有种被人偷偷注视的感觉,后背老是莫名其妙地发冷。也许是我神经过于紧张吧,毕竟这是女校,做什么都不自在也属正常。

    因为刚开学时间不长,体育课也没什么内容。无非就是,先做准备活动,然后绕场跑两圈、最后自由活动,这老三样。哎!我好怀念以前和哥几个上体育课的景。那时候,我们四个连打在闹,玩什么都特别有意识。现在可好,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别说玩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别提多郁闷了。

    左右无聊,我打算去天台消磨时间。在那里晒太阳,总好过在这里被当作“外星人”强。就在我快要走进教学楼的侧门时,后面突然传来呼喊声。

    “卢险峰,你等等我.....。”

    谁啊?我回头一看,这一看不得了,差点没把我鼻涕泡美出来。叫我的人,居然是谢馨。呵呵~~!!她叫我干什么?难道对我有“意识”?靠!谁拿砖头砸我?吃不到天鹅,还不兴癞蛤蟆想一想啊。

    “喂喂~~,你想什么呢?样子好古怪哦。”在我幻想的时候,谢馨已走到我的面前。

    听到谢馨的疑问,我赶忙收拾起自己的胡思乱想。笑了笑,道:“叫我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要去那里?”谢馨回答道。

    我抓了抓头,道:“去天台啊,要不我还能去那。”

    谢馨哦了一声,诡异地笑了一下,道:“正好,我们一起去。”

    “一起去?不好吧,叫别人看见了,会误会我们的。”虽然我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一阵暗爽。什么叫口不对心,就是我这样了。

    谢馨一脸无所谓的表,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人虽然长得丑了点、个头矮了一点、字写的难看了点、眼神下流了一点,不过人品总算还说得过去。”

    我靠!(>_<),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咋听得这么刺耳呢。算了,别和她瞎聊了,要不兴许还有更难听的话等着我呢。

    ******

    我躺在天台上的凉处,微风轻拂过我的体,我舒服得轻哼了一声。下午的阳光,不再像正午那般炙

    令我感到更舒爽的是,有个超级大美女正坐在我边。闭目,轻嗅着微风中那股淡淡幽香,这可是一种无上的享受啊!活着真好,我心里不感叹了一声。

    谢馨见我闭目半天不说话,于是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依旧闭着眼,轻声回答道:“什么都没想,我正在享受我的人生。”我可没瞎掰,有美女伴在边聊天,这对于17岁仍是处男的我来说,绝对是种无上的享受。

    谢馨仰望天空良久,叹了口气道:“是啊,我也喜欢宁静舒适的感觉。可惜,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只能算是一种奢侈。”

    我这才想起,她还有个明星的份。看来,受这个份所累,她要面对和付出的,是比其他同龄女生多得多的问题和烦恼。

    我睁开眼,深深地看了谢馨一眼,道:“既然觉得累,何不放弃那个明星的份。专心做个普通的女孩,不是很好吗?”

    谢馨摇了摇头,道:“做明星一直都是我的梦想,为这个梦想,我愿意付出。现在,我的梦想就快要达成了。告诉你个秘密,有家很有名气的电影公司正在和我的经济人谈合约,如果谈成的话,我将会在他们公司的下部电影中出任第一女主角。”

    我眨了眨眼,半开玩笑地道:“真的吗?那我先提前恭喜你了,记得到时候一定给我留张首映票,我可要最好的座位哦。”

    “恩,没问题。”谢馨答应的到爽快。

    我们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

    我没想到,和她交谈,会这么轻松。这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要知道,在中学我和同班的女孩子交谈时,都是很拘束的。像今天这么随便的感觉,是我上中学后头一回。

    正当我要再起话题时,谢馨突然“哎呦~~!”了一声,脸上也跟着显出痛苦的表

    “怎么了?”我连忙起问道。

    谢馨咬着她那粉嫩的嘴唇,十分痛苦地对我道:“我心——角痛的毛病犯了,好——难受。”

    我赶忙道:“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谢馨使劲摇了摇头,道:“不——我现在不能动。”

    建议被否,我挠头道:“那我帮你去叫老师。”

    谢馨又使劲摇了摇头,道:“老师来了也没——办法的。”

    建议再次被否,这回我可真挠头了。我有些焦急地道:“那我该怎么办?”

    谢馨忍着疼痛,抬头对我道:“我衣服里有瓶药,我吃了就——没事了。体育课换衣服时,我忘了拿出来,你去帮我拿一下,我的更衣箱——号码是122号。”

    “啊!不好吧,我怎好意识进你们女更衣室啊。”我有些犹豫,这回谢馨还真给我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

    谢馨喘息了一会,道:“傻瓜,同学们现在都在场上,更衣室里暂时是不会有人的。”

    对啊,我真猪头,现在更衣室没人,我快去快回的话应该没问题。再说,为男孩子的我怎忍心看女孩子受苦呢。别说是进女更衣室,就是火坑我也得往下跳啊。

    “好吧,你等我,我马上回来。”说完我抬腿就往女更衣室跑去。

    学校的女子更衣室一共有3个,每个年组一个,都在2楼。我以秒速500米的速度,跑到2楼。跑到本年组的更衣室前,站在更衣室的大门前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我在救人的大意前,毅然地推开了更衣室的大门。

    我靠,太离谱了吧。更衣室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嘛。一个更衣室的面积居然比教室还要大,内里还有洗澡间等配设施,这也太奢华一点吧。我第一回看到这么奢华的更衣室,不免有些发傻。对了,我是来找药救人的,在这发什么呆。122号,有了。还好,更衣箱是按顺序排列,并不难找。

    打开箱门,我第一眼看到是挂在箱门上的白色衣和小裤裤。今天对我来说,实在太多第一回了。我的心不由得“噗通~~噗通~~!”猛跳。先声明,我可没恋物癖。我只是没见过实物,所以忍不住看一眼而已。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劈在我旁。我靠!老天爷,我说谎你也不用夸张到拿雷劈我这么离谱吧。好,我说实话,我看了二眼。“轰隆!”又一声巨响,一道比刚才还粗的闪电劈在了我的旁。行了,行了,算我怕你了,我承认我看了三眼,这回总行了吧。

    我翻,我找,没有-_-!。我使劲翻,我使劲找,还是没有-_-!。奇了怪了,整个箱子叫我翻了个底朝上,所有衣服也都摸到了,可我愣是没看到药长啥样。邪门了,122号箱子也对啊,我没翻错啊!咋找不到呢?

    就在我埋头苦找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大群女孩的脚步声和嬉笑声。我的大脑嗡的一声,心道“坏了!”要是叫这群母老虎们在更衣室逮着我,那还不得活剥了我啊!

    怎么办?我的大脑飞速地运转,想着最佳的解决方案。可惜时间太紧迫了,我听到脚步声已到门口了。来不及再想,我只好硬着头皮躲进更衣箱内。这更衣箱本来不算小,但是里面堆满了衣物,我躲进去后勉强能把更衣箱的门带上。

    门开,一大群女生连打再闹地走了进来。我从更衣箱门上的气孔看到,进来的这些人并不是我班里的女生,可能是隔壁班的吧,我说我班的女生不能在这时候出现在这嘛。

    “哇!你的最近又大了不少,嫉妒死我了。”

    “求你了,别摸那里。”

    “嘻嘻……,我偏要摸,谁让你这两个弹这么迷人的。”

    “呵呵~~!!好痒啊~~,别闹了~~哈哈哈哈!!”

    我靠!这也太养眼了吧,一个个半的女生,在我眼前上演活“宫”。我可是个正常男人,这不是要我命呢吗。我感觉浑的血液迅速向大脑聚集,就在鼻血快要喷出来的时候,更衣箱的门被人打开了,喧闹的更衣室瞬间变得异常宁静。

    门开后,在我的眼前出现的是一对人的**,上面两颗粉红色的“小葡萄”一下只就吸引住我的目光。我使劲咽了几口口水,我知道这样盯着人家女孩子的看很不礼貌,我想过要移开自己的目光,甚至我也想到过闭上眼睛。可是想归想,我却根本做不到。哎!男人的悲哀啊!!这对**虽然比我以前在A片中看到的那对要小的多,但毕竟这是真实的。

    嗯吭……,说到A片我可要先说明一下,我可是正人君子。非礼勿看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说心里话,要不是那天老二、老三加小四这三个家伙以死相,我才不会看呢。“轰隆!”随着刺耳的轰鸣声,一道巨大电光直劈道我边。......这个,A片的问题嘛,暂时放到一边,我们先说别的好了。

    “啊……!!”随着尖锐的叫声,一双手挡在了**前,阻止了我的视线。我这才能够移动自己的目光,当我看到**的主人的脸时,我的胃液一阵剧烈地翻腾。我靠!我的第一感觉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位是人吗?要是让我形容的话,我觉得用“空前绝后超级无敌绝世恐龙妹”这个称呼来形容的她,非常恰当。

    =_=!一想到我刚才看到的**是她的,我就有种想吐冲动。不过我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了,因为我感觉到了无数冷的杀气向我袭来。我扫视了一下四周,从她们的眼中我看到的是愤怒,——无穷的愤怒。

    我使劲咽了下口水,心里暗道:“没救了,这回死定了。”

    ******

    “真没想到,你入学才几天,就惹出这么大的事。你的行为是对英华的亵渎,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那么我就以教导主任的职权开除你。”教导主任徐继红使劲拍着桌子,对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雷烟火炮”。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怕,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就她这掌力,要是结结实实拍在我上,那还不得骨断筋折啊!

    不管徐主任如何高声训斥,我低着头,一语皆无。有什么好解释的,现在徐主任已经认定我是个偷窥的现行犯,我的任何解释在她眼里都会被看成强词夺理。与其越描越黑,还不如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大不了被你开除,老子还巴不得你开除我呢。哼!你以为我在这鬼地方呆咋地。

    懒得答理徐主任,我现在还真佩服自己这条蟑螂命。要知道,被一大群女生狂殴乱扁了近十多分钟,我居然还能站着听她训斥,这足可以称得上世界第八大奇迹了。

    尤其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个“超级恐龙妹”上来就给我一个单手龙卷过肩摔,我的妈呀,差点没把我腰摔折了。至于这么用力嘛,我不就是看到你的**吗,要是我先看到你脸的话,我才不会去看你的波呐,我还怕闹针眼呢。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徐主任发现我心不在焉,火气立刻又大了三分。

    就在徐主任快要变为“恐怖大魔王”的时候,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徐主任压了压火气,道了声“进来。”

    “徐主任,校长找你。”我没回头看,听声音应该是某个老师。

    “知道了,我马上去。”徐主任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使劲地瞪了我一眼,道:“你在这里好好反省,直到我回来。听到没?”

    我没出声,只是点了下头,表示我知道到了。

    时间不长,徐主任从校长那回来。进屋后她又使劲瞪了我几眼,那架势就像是要生吞了我一样。“你现在立刻去校长办公室。”从徐主任的声音里,我听出了几分无奈。

    看来这事已经闹到校长那去了,最终判决我的人是许校长。也好,许校长人比徐主任温和多了。要我选的话,我宁可选让许校长来开除我。

    我点了点头,不在理会徐主任这个“老姑婆”,转向门口走去。(老姑婆是我刚刚给徐主任起的外号,看她那凶巴巴的样子,我想应该没男人敢要才对。)左右都是开除,我怕你个鸟。

    就在我快出教导处的大门时,后面的徐主任突然对我道:“你记住,如果再有一回类似的事,谁也保不了你。”

    我迟疑了一下,听徐主任这话的意识,好像是不会不开除我拉。别啊,我还盼着你们开除我呢。我心里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我回骂这个“老姑婆”一顿,她会不会立刻开除我?想想而已,我可没那么大胆子去摸龙须,要是她翻脸真把我“吃”了怎么办。

    宽大的校长办公室内,许校长面色祥和地听我把整个事的前因后果说完。

    当许校长听完我的述说后,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总的来说这件事,你并没有什么过错。那种况下,你选着躲起来,也是正常反应。”

    听到许校长的话后,我感动的眼泪差点没流出来。在这个女人的世界里,也就只有许校长一个人,不对我抱有任何偏见。

    “不过,我希望你下回助人的时候,不要再把二年组的更衣室当成一年组的就好。”许校长依然面带微笑地说道。

    什么!老天爷,你玩了,我进去时明明看门牌上写着一年组更衣室,咋会变成二年组的呢?55555555,我冤啊我!!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读女校的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