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学期 第一集 天无绝人路

    现在只要我再向前迈进一步,我就会进入全新的人生。接下来,我即将在这里度过我未来的3年高中生涯。回首这一个月来的经历,一切都仿如梦幻,

    时间倒退回一个多月前.....。

    “干杯~~,庆祝我们老大中考100分。”

    “哈哈哈哈~~~~~,六科加起来100分。打死我也不信,有人比你考得还烂。”

    “老大就是老大,佩服佩服,嘎嘎嘎嘎嘎~~~~~。”

    看着面前这两个自说自话的家伙,我不由得一阵气苦。TNND,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话说到这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个拿话损我的家伙,先前说话的那个名叫石凯,在我们兄弟四人中排行末尾,你瞅他带个眼睛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其实他肚子里的坏水最多,另外他捧臭脚的工夫也已练到大成境界。

    再来介绍下第二个说话的人,他叫张志在我们四兄弟中排行老三。这家伙平时就和我抬杠,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看他那副恨不得把我损到地缝里去的模样,我就有气。哎!这也不能怪他,要是我和他对调的话,也许我损得比他还厉害,也说不定。接下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卢险峰,今年17岁。父母都在国际红十字会工作,成天绕着地球跑,我长这么大,看见他们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我从小到大,都是由照顾的。不过这几年年纪大了,再加上体一年比一年差。所以乡下的姑姑把接到她那,以便于能够更好地照顾

    说实话我一人独自生活,确实累了点。但是从小就习惯了的我,还能应付得来。

    前面提的两人加上我和还没出现的老二郭晓峰,我们四人合称L市第一中学6班四大名剑()。因为我生小的缘故,所以照比别人晚上学了一年。在哥四个中我是当之无愧的老大,虽然他们不是很愿叫我老大,但是在事实面前,他们也不得不低头。

    今年中考,本来我们哥四个约好了一起考邻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别误会,我们都不是好学份子,之所以选那,是因为老三调查过,那里的美女可用多如牛毛来形容。最关键的是那里的男女宿舍离得很近,上下楼啊。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嘿嘿嘿~~~!不要说我笑得**,谁让我现在17了,还是个处男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中考复习最关键的时刻,我却遇到了一个意外。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走路上学,路上遇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小声议论。出于好奇我挤进人群,想看个究竟。人群正中,一个老人倒在地上,面色非常难看。围观的人虽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帮助这个老人,我知道大家都是怕惹麻烦。也许是我继承了父母乐于助人的基因,我毫不犹豫地而出,把这个老人送进了医院。

    事后,我从一个赶来的社区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这个老人是个孤寡老人,无儿无女的他,偏偏又患上了癌症晚期,医生说老人最多只能个活一个月。这个老人天生固执,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不希望别人怜悯他。社区里几次派人想要照顾他,结果都被老人给拒绝了。

    从那以后,我就担起了照顾老人的责任。也许是我救了他的缘故,老人对我非常友善,在我的陪伴下,老人走完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段旅途。

    看到老人走时那安详的面容,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对。不过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我做善事的代价就是,中考六科成绩全部挂掉。哎!我哭啊(T_T),好人为什么这么难做。

    一般来说,我的痛苦就是我兄弟们的快乐。所以我这三个平时特抠门“狗友”,为了庆祝这个“历史时刻”,今天破例买酒买来我家,为我开“庆祝会”。看着这两个笑得前仰后合、眉飞色舞的家伙,我心里就有一种想要掐死这两个猴崽子的冲动。

    就在我忍不住要想要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际的时候,叮咚~~叮咚~~,门铃声适时响起。

    “我去开门。”离房门最近的小四,站起直奔房门跑去。

    我知道按门铃的是谁,除了缺席的老二外,还能有谁!果然,很快腆着草包肚子的老二,出现在我的视线内。人全了,“损人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

    “想笑就笑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我没好气地道。我知道他们今天来都没安什么好心,落井下石然后再踩两脚是他们最做的事,何况对象是我,按常理推断,他们补几脚后还会再填几锹土才对。没办法,谁让我平时臭来着,我忍总可以了吧。

    “老大,你看我带啥来了。”出乎我意料的是,老二并没有一进来就开始损我。

    看着一脸神秘的老二,我随口问道:“啥?”

    “你看”,老二把一张广告纸递了过来。

    我接过来看了看,不看不得了,一看吓一跳。我靠!这不是在做梦吧。这是一张招生广告,广告上写着,<本高校现对外招收应届男生,成绩不限。>我晕,成绩不限,那不就是意味着不管考得多烂都行吗?

    “我地仙啊!原来这个世界,还没有抛弃我。老二,我第一回觉得你这么可。”话刚说一半,我突然僵住了。不对,看着老二脸上的坏笑,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妥的感觉。

    一定是那里有问题,我又拿起招生广告从头到尾细读了一遍,一字不漏地看完。当我看到招生学校的名字时,我的体像是通了电流一般,猛地一颤。「英华女子高中」六个大字赫然写在招生广告最显眼的位置上。

    “好啊,你小子居然耍我。”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居然用这招我。

    看到我就快要爆了的模样,老二赶紧解释道:“STOP,老大我可是一片好心啊!你那烂成绩哪有学校肯收,我正好看到这所学校在招收实验生,所以才特地好心好意跑来通知你。想一想,在万花丛中念书,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你可不要不领哦。”

    我没好气地道:“滚你的蛋,幸福个,让我去女校念书,想都别想,我丢不起那人。”

    老二耸了耸肩,道:“反正道给你画出来了,走不走你随便好了。”

    ******

    第二天上午,我象贼一样出现在英华女子高中的大门前。没办法,虽然觉得丢人,但是现在走投无路的我,确实没有再好的选择了。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亲自接待了我。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下我的家庭况,让我添了几张表格,然后告诉我回家等消息。

    有没有搞错,我还以为啥人都收呢,这不扯呢吗,白高兴了。

    接下来几天,我上网向十几所市外的高中寄出我的资料。可是回应我的只是几所民办高中,我打听了一下,这几所学校开出的收费标准,差点没把我吓死。拿我当大头啊,以我的经济条件,那念得起。

    看来我只能选择来年从考了。不过,说来哥四中我年龄最大,到头来却当了他们的学弟,这让我的自尊心怎受得了。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张录取通知寄到了我家。通知是英华女子高中寄来的,通知上说让我三天内到学校报到。靠!我还以为没戏了呢。不过,据我所知,英华也是所民办学校,而且还是很高级的那种。可通知上偏偏没写,报名费和学费是多少。算了,明天去问问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风风火火地跑到英华女子高中报道。

    “什么!所有费用一率全免,另外还有餐饮补助,我没看错吧?”我一脸惊诧地站在英华女子高中的校长办公桌前。

    许校长一脸祥和,已过中年的她,保养的特别好,从外貌上很难推断出她的真实年龄。许校长奇怪地问我道:“怎么了,还有那里不满意吗?”

    我先镇定了下自己绪,强制收敛了脸上的喜悦,(与其说是喜悦,不如说是得意忘形更为贴切一些。)然后才道:“不是、不是,我的意识是说,你这上面写的这些条件都是真的吗?”

    许校长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这份合约就会立刻生效。以后你在我校就读的一切费用都将免除,另外还有餐饮补助和奖学金。”

    “我签,我这就签。”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正好掉到我嘴里了。这种学校,打着灯笼都难找。哈哈~~,该我走运。我连犹豫都没犹豫,拿起笔来就这份合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份合约成为我的卖契,我“苦难”高中生涯的就此开始。

    现在想一想,当时的我还真傻。哪有学校入学要求学生签合约的啊!都是那份合约上的优惠条件害的,我当时光顾着高兴了,没有细读这份合约的其他条文。要是想知道,我为当时的草率付出了什么代价,那么你接着看就知道了。

    “喂喂~~!他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那个男生?”

    “是啊,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我想他体上,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毛病。”

    “我看啊,现实中他一定是追不到女朋友,才来我们这里享受被女人包围的快感。”

    “真想不通,为什么我们学校要招男生。男生都是看到女孩子就会流口水,整天都只会想着色色的事的变态。”

    “小声点,别给他听到了。”

    “不好了,他看过来了,看他那眼神好色哦!”

    我靠,这群花痴。那有你们这么嘀咕人的,当我是聋子啊。我念女校干你们吊事,要不是老子走投无路会来这里(\_/)!!现在,我有些后悔在那份合约上签字了。问我为什么,要是换你上学时,被几百个女生当笑料似的这么议论,你会有什么感受-_-!。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因为那份合约最后一行注明。除非本校开除,否则私自提出退学申请,必须赔偿校方10万元违约金。我的妈呀,10万啊!对我来说这就是个天文数字,把我卖了都换不来那么多钱。

    “喂!你过来。叫你那,往那看呢。”

    疑,我有种错觉,好像有个美女再叫我。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询问对面的美女所叫的对象是不是我。

    “对,就是你,过来。”对面的美女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哈哈~~,长这么大,头一回被美女叫。这回谁再说我没女人缘的,我立刻跟他急。我颠地向对面叫我的美女跑了过去。(我当时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了。)

    跑近了,仔细打量叫我的这个美女。这一打量可不得了,我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跟着停顿了十几秒。我靠!叫我的这个还不是普通的美女。就我17年来的阅女经验,眼前的这个美女绝对可以和天仙媲美。不,也许比天仙还要美那么一点点。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你的两只色眼。”看到我一副口水直流的摸样,美女立刻翻脸道。

    我这时才想起来,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在自己欣宜的对象面前一定要克制,否则必会遭到对方的反感。

    我刚要收拢自己的表,对面的美女又开口道:“听着我叫薛梓珊,你最好记住我的名字。因为,从今天起我将会成为你在英华的噩梦,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赶出英华,高贵的女子圣地,决不许你这个臭男人玷污。”说完不在理我,甩头便走。

    我晕,我跟你有杀父之仇咋地,干嘛这么恨我。看着薛梓珊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不由得一阵嘀咕。

    英华女子高中,校长办公室内。教导处主任徐继红气愤地向校长许碧琪道:“碧琪,你怎么可以擅自破坏,我们这间名校百年来的传统?”

    许校长没有直接回答徐主任的问题,她站起,慢慢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好一会,才开口道:“继红啊,我们都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而且又一起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你和我都很清楚从学校毕业后的学生都存在的弊病。”

    徐继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复杂,她几次想要开口,最后又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许碧琪叹息了一声,继续道:“因为恐惧异,而无法向自己心的人表白,我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同样发生在我们的学生上。卢险峰这孩子我调查过他,他有一颗善良心,我希望借助他让我们的学生学会如何跟异**往。继红,我真心地希望你能支持我。”

    许碧琪得话勾起了徐继红的往事,她的眼中闪现着无尽的悲伤。过了许久徐继红长叹了一声,道:“希望你是对的,但是我会一直盯他,如果他胆敢败坏我校名誉,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逐出学校。”

    待徐继红离开后,许碧琪轻声自语道:“卢险峰啊!我从150个报名者中把你挑出来,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

    “啊嚏~~啊嚏~~啊嚏~~!”谁啊,这么不讲究,背后叨咕人。我一边揉着还在发痒的鼻子,一边诅咒那个在背后念叨我的人。一年三班,应该是这里了。我站在教室门外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推门而入。

    进入教室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跳疯狂地加速,体温也跟着不断地上升。我对自己道:“冷静,一定要冷静。”我地仙啊,一班50多个学生,就我一个男的,你叫我怎么冷静。

    “他就是我们学校招的男生啊?长得也太难看了,难怪会念女校,现实中,肯定是个没有女人缘的家伙。”

    “就是、就是,看他我就觉得恶心。”

    “那家伙在看我呢,他不会对我有意识吧?”

    “谁说的,他在看我呢。人家好怕哦,他要是非礼我,可怎么办?”

    我靠,这帮花痴还真是魂不散。我走到那,她们跟到那。

    “喂!变态,你的座位在最后一排,别傻站在那里碍眼。”这句话,顿时引起全班的女生轰堂大笑。

    要问我此时的感觉,那就是一个字——怒(\_/)。我不生气别的,“变态”可是老三的外号,她居然把老三的外号用在我上,摆明了就是把我和老三画一个等号,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我咆哮道:“是谁说我变态?给我站出来。”

    “我说的,怎么了。”随着声音,一个女子猛地站了起来,分毫不让地与我对视着。

    当我看清站起来的人是谁时,我的头立刻大了一圈不止。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早上和我说话那个,自称将成为我噩梦的美女薛梓珊。

    我干笑了两声,点头哈腰地道:“我没别的意识,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形容有些不恰当而已。”

    薛梓珊一脸不肖地神,看了看我冷哼了一声,又从新坐了回去。

    被别人当软柿子的感觉可不好受,虽然我心里不爽到极点。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美女在任何况下都是不能得罪地。再说,我以后还想追她呢,这回把她得罪了,我以后怎么下手啊。所以我的大脑瞬间做出了决定,这回忍了先。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读女校的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