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 为鸟老师送终

    四十八为鸟老师送终

    下午放学,郭黄两人估计商店快把门送来了,正准备一同到欧阳锋的宿舍去。

    正在这时,突然有个老师找到他们,说洪七公叫他们到校长办公室去。

    郭黄一愣,不知何事。

    等他们走到办公室,洪七公早已笑脸可掬的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洪七公地将他们让入办公室,示意他们坐下,并亲自为他们倒了两杯水。然后自己才坐下来。

    黄蓉却忍不住了,不等洪七公开口,便问道:“校长,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呢?”

    “其实也没有事,咳……”洪七公打起了哈哈。

    “没什么,叫我们做什么?肯定是有事啦,快说快说,我们这会儿还有事呢!”黄蓉说道。

    郭靖虽然知道洪七公对黄蓉非常的客气,但他仍然对黄蓉跟洪七公说话竟然如此的随便感到十分地诧异。

    不想,洪七公说起话来更加的随便:“什么事呀,小两口是不是要到哪个公园去‘拔草’呀?”

    “拔草”便是谈恋的意思,是三中校园流传颇广的“专用动词”。郭靖第一次听到别人把谈恋叫做“拔草”时,不叫绝。

    这两个字极其地形象。想想,校园的恋事件一般是发生在月高天黑的公园草地上。俩人卿卿我我,恩恩,从中东的和平问题一直聊到家里买的洗衣粉到底是用什么牌子得花多少钱之后,终归有无话可说的时候。这时候就开始做脸部摩擦运动了,这脸部摩擦运动需要两人的四片嘴唇的亲密合作,最好是要象老鼠作案时一样,发出吱吱响声。聊胜于无嘛,一来从这声音的大小可以看出两人的亲密程度,二来还可以警告闲杂人等,这里有两只老鼠在作案,却莫靠近。当然,就算是想打破吉尼斯世界,这种摩擦运动也有结束的时候,那接下来怎么办呢,时间还漫长着呢。这时最适宜开始拔草了,两人亲亲我我,你拔一根草来我摘一片叶,不一会儿,俩人的周围极可能就光秃秃一片了。

    只是可怜了那些小草小花们,不但没有自己的,而且还要成为别人的的牺牲品,且这种牺牲要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它们被迫成了人类的罪人。

    郭靖没想到洪七公也会开这种玩笑,吓了一跳,连连摇头。

    黄蓉倒当仁不让,点头说道:“是呀,你想开除我们不成?”

    洪七公哈哈大笑,说道:“你知道我不舍得开除你的。”

    黄蓉知道他说的倒是实话,至于为什么不舍得,大家都心知肚明。

    洪七公顿了顿,又说道:“我也知道你们不是去‘拔草’,你们是要去欧阳锋宿舍,是吧?”

    “你怎么知道?”现在连黄蓉也吓了一跳。

    “咳,在这小小的三中,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呢?”洪七公得意地捻着下巴那一小撮青黄不接的胡子。

    “这么说你这次要我来也是跟欧阳锋有关了?”黄蓉问道。

    “是呀,你真是聪明呀。”洪七公笑道。

    郭黄二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疑惑不解地望着他。

    洪七公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东西,递给了黄蓉,说道:“你们去找欧阳锋时,顺便把这两样东西给他。”

    黄蓉接过来一看,却是一只玩具鸟和一台钟。她更懵了,不知道洪七公葫芦里倒底卖着什么药。

    “他如果问起你们这是谁送的,你们就告诉他是我。”洪七公说道,“就拜托你们了。”

    突然他又记起一件事,对黄蓉说道:“刚才你在上课时,你老爸打电话给我,说泰国那边已经没事了,他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黄蓉听后,欢呼雀跃,叫道:“真的?太捧了,我老爸终于要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激动地拉起郭靖的手,郭靖偷偷地瞄了洪七公一眼,见他正瞧着他们,脸一红,连忙想把手抽出来,但却被黄蓉抓得紧紧的。

    “咳。”洪七公等到黄蓉平静下来,才开口说道,“希望到时你能在你老爸那里美言几句,你是知道我们学校的场年久失修了……”

    黄蓉一哼,没说什么。

    郭黄两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着那两样东西,一路百思不解。

    在快要到欧阳锋的宿舍时,黄蓉突然高兴地叫出声来:“这回欧阳锋死定了!洪七公要向他开战了!”

    郭靖不明白黄蓉为什么这样说,怔怔地看着她。

    “你看这两件东西。”黄蓉指着手上的东西说道,“这只鸟是代表着欧阳锋,再加上这台钟……”

    郭靖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洪七公的意思就是说,给欧阳锋这个鸟老师送‘终’(钟)来了。”黄蓉接着说道。

    四十九一手交钱一手交贷

    等郭黄两人来到欧阳锋宿舍时,店家已经把防盗门送来,并安装好了。

    欧阳锋见黄蓉手里拿着两个礼盒,以为这定是送给自己的,一喜,说道:“莫不是你们去买门时的增送品?太好了!”

    说着就伸手去拿。

    黄蓉摇摇头,说道:“这不是增送品。”

    “哦,那是你们两个人自己买的了,哟,这么客气干什么?那我收下了吧!”欧阳锋不等自己的话讲完,就已经迫不急待地想去折开包装盒。

    “这也不是我们自己买的。”黄蓉又道。

    “那是谁买的呢?又是送给谁的?”欧阳锋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尴尬地笑了笑,好奇地问道。

    “这是洪校长送给你的。”黄蓉说道。

    “是他?这么不可能,他怎么会突然送东西给我呢?”欧阳锋自然不信他的仇家会送东西给他了。

    “你折开来看看吧!”黄蓉道。

    欧阳锋迅速地将两个礼盒打开,发现是这么两个东东,有些意外,搞不懂洪七公倒底有什么意图。

    “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的。那他是什么意思呢?”欧阳锋思忖道。

    他的念头一转,突然脸变得红一块白一块的。

    他是个聪明人,马上就会意了洪七公的送礼的寓意。

    ——其实在朋友和仇敌之间,我们往往会更了解后者。因为对于朋友,我们总会有意无意地突视了去了解他们的心,而对于有威胁敌人,大多数人总不敢掉以轻心。

    “他这是公开向我挑战了。”欧阳锋想到自己肯定有什么把柄握在洪七公的手上,不然他不会这般地有恃无恐。

    “莫不是那件事被他晓得了?!”欧阳锋的心一惊。

    他见黄蓉和郭靖站在那里看着他,于是便把两件东西放在一旁,问黄蓉:“你昨晚回去有没有将《九真经》的剩下的部分默写出来?”

    “有,在这。”黄蓉从上拿出一本本子来。

    欧阳锋的眼睛一亮,便要伸手去抢。

    黄蓉早就防他有这一招了,已经先将本子递给了郭靖。欧阳锋抢了一个空。

    “你先告诉我穆老师的事,我们才能把真经给你。”黄蓉笑吟吟的说道。

    “怎么,你们连老师都不信了?”欧阳锋道。

    “错了,我们不是不相信老师,我们是不敢相信你。”黄蓉说道。

    欧阳锋的脸被气得涨成紫红色,象市场案上变质了的猪头。

    但他果然很有“涵养”的人,很快就平静下来,干咳几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说道:“呵呵,我也将穆念慈的消息写在这张纸上,待我验了这真经的内容真假之后,就把这张纸给你们。”

    郭黄二人心里暗骂他老巨猾,但也没办法。

    黄蓉说道:“这样吧,我叫郭靖一页一页地翻给你看,如果你觉得是真的话,那我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贷’。”

    “好极了。”欧阳锋冷冷地瞧着郭靖。

    郭靖这时也不畏惧了,亦坦地正视着欧阳锋。

    他将手上的本子翻开,递到欧阳锋面前。双手将本子握得紧紧地,怕欧阳锋食言,将它抢走。

    欧阳锋心里也害怕如果发生争夺,会把本子撕毁,因此也不敢另有企图,只得乖乖地在那边看着。

    他越看越心喜,象夜间一只正待出击的蛤蟆,先是口中念念有词,最后手舞足蹈。他也不说这本子里面的内容是真是假,只是看着。

    原来他的记忆力很好,加之郭靖翻得慢,被他看过的,倒已经记得十之**。

    欧阳锋心想着如何拖延时间,骗取郭黄两人,将这本子上的内容全部看完,那么他就是不需要这本本子了,以后自己说不定还可以拿着手上那张纸条来要胁黄蓉。

    他心里这样想着,脸上不有了得意之色。

    黄蓉在一旁越看越不对劲,连忙用手按住本子,不让郭靖再翻了。她说道:“怎么样,这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吧。”

    “咳,倒有七分象是真的。”欧阳锋并不把话说死,又说道:“只是里面有一些我不理解,再看看。”

    说着,要伸手去拿那本子。郭靖手快,将本子收了起来。

    黄蓉不想欧阳锋竟如此的厚脸无耻,生气地说道:“如果你不相信就算了,郭靖我们走。”

    说罢,拉起郭靖的手,抬脚走。

    欧阳锋慌了,连忙阻止道:“你别急嘛,好吧,我给你这张纸条,你把本子也给我。”

    说着,把纸条递了过来。郭靖大喜,正想把手中的本子也递给他,却被黄蓉拦住了。

    只听黄蓉说道:“那我又怎么相信你这纸条上写的消息是真的呢?”

    欧阳锋冷冷地说道:“我也想借此澄清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用不着骗你们。至于你们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

    黄蓉想想,也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于是就示意郭靖把本子递给欧阳锋,自己伸手去拿他手上的纸条。

    待双方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都迫不急待地打开来看。

    那纸条里只写着两个字:“杨康”。

    郭靖见了,马上心一凉,心想可能被骗了。首先,他不相信杨康和穆念慈的事有关,虽然平时杨康对穆念慈总有些非份之想;再说杨康已经好几天没来上学了,听说他已经退学回家了,至于为什么,没人知道,现在想去找他也很难了。

    “你耍我们?!”黄蓉愤怒地说道。

    “穆念慈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我在一家酒吧里发现杨康和她在一起。”欧阳锋说道。

    他说的倒是真的,只是他并不没有说出那天自己为什么也会出现在那间酒吧里。

    郭靖和黄蓉互相望了一眼,显然他们都不相信欧阳锋的话。

    欧阳锋见他们不信,冷笑道:“你们不相信就算了,好了,我现在要好好地研究一下这本《九真经》,你们请便吧。”

    郭靖黄蓉只好悻悻地退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傻大虾郭靖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