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不可思议的事

    二十。不可思议的事

    这世界有很多不可思议,而你又只能忍受的事。

    比如说,姚明的高;比如说,女人的高跟鞋的高度。

    今天晚上郭靖便碰到很多件这样的事。

    当郭靖拖雷一干人等打得火朝天的时候,警察来了。

    被警察带走的途中,拖雷悄悄地问郭靖:好像我们今天打的这个人真的是你的老师啊?

    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嘛。郭靖觉得奇怪。

    那他叫什么名字?

    西毒欧阳锋呀。郭靖莫名其妙,他怀疑拖雷是不是被欧阳锋打晕了头。

    刚才欧阳锋的拳头只征对着拖雷,对别人的攻击他几乎不防守。

    哦,原来他不是欧阳克。拖雷恍然大悟。

    你说什么?郭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他们俩怎么那么相象?

    你是说你刚才一直把那个人看作是欧阳克?!郭靖一个一个字地问道。

    声音提得很高,警察喝了一声。

    是呀,难道你不知道吗?拖雷并不理他们,很诧异地问道。

    哦,我的天。郭靖要晕倒了:你小子害死我了。

    没事,公安局不过是旅社,我们去里面住一个晚上就出来了。拖雷道。

    拖雷老爸铁木真今年刚被提升为公安局副局长,所以拖雷更加肆无忌惮了。

    我知道这不是问题,我是说我把那个人给打了。郭靖指了指正和警察说话遍体鳞伤的欧阳锋。

    刚才郭靖趁机打了欧阳锋两下,似乎被看见了。

    你不是说他的“蛤蟆”功是很好的心理辅导吗?拖雷道:还怕什么?

    现在我不是怕他了,我现在怕的是另一个人。郭靖想起了洪七公。

    听同学说洪七公有两绝技。

    一为“降虾十八掌”———据说他打学生有十八种打法,最厉害的是那招“亢虾有悔”。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被用这一招打过的学生,没有一个不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裁在他的手上。

    至于这一招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招式,被打过的人都讳莫如深,不愿去讲。

    一为“骂狗棍法”———你别以为七公打人是最厉害的。其实他最厉害的是骂学生。他每骂人一句,就好象一根粗棍子打在了你的头上,最后你骂得你狗血淋头,骂得你象被阉割的野狗一样灰溜溜地跑开,从此不敢再惹他了。

    郭靖知道今晚他又喝酒又打老师,绝对逃不出洪七公的魔掌了。

    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问拖雷道:

    你刚才说华筝跟别人好上了。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欧阳克?

    他还抱有一丝希望。

    拖雷迟疑了片刻,点点头,怜悯地看着郭靖。

    希望破灭了。郭靖突然感到一阵难以表露的心痛。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郭靖喃喃地道,他难以接受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欧阳克可是你的仇敌呀?!

    其实他心里早就意识到华筝可能移别恋了。只是不想她会跟拖雷以及自己势不两立的敌人在一起。

    鬼知道!拖雷狠狠地说道。

    为了这件事他也和华筝吵了一架。

    果然,第二天郭靖他们就被放了出来。

    本来欧阳锋不肯善罢甘休的,但后来他接到一个不知道是谁打来了电话,态度突然转变了。

    郭靖被转交学校处理。

    郭靖刚到学校,便被叫到校长室去了。

    洪七公虽然是校长,但他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是郭靖第二次见到他。

    郭靖没想到自己两次和他见面,都是没有好下场。

    不想当他忐忑不安走进校长室时,洪七公的第一句就让他吃惊得合不上嘴。

    洪七公把门关掉,办公室里只有他和郭靖两个人。

    洪七公突然拍拍郭靖的肩膀说道:小子,干得不错!

    二十一教育工作者的必备素质

    原来当年三中的老校长王重阳退休后,为了争夺校长之位,欧阳锋和洪七公两人一直明争暗斗,宿怨很深。

    后来洪七公当上了校长,欧阳锋十分地不服,总是在那里折洪七公的台,为校长的洪七公早就想教训一下欧阳锋。

    但由于欧阳锋在语文教学和学生的思想教育上很有一,是三中的招牌教师(学生家长总是喜欢这种能够将学生训练成高分低能的得分机器和懂得如何艺术地把学生修理成无凌无角的废物的老师),且平的表现无可挑剔,洪七公也不好随意得罪他。

    昨天晚上拖雷郭靖等人教训了一下欧阳锋,正好替他出了一口恶气。洪七公喜形于色,才会对郭靖作出刚才那样的有**份的举止。

    就好象小孩子吃到渴望已久的棒棒糖,不论是谁买给他吃的,都会对他一下子亲昵起来的。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让洪七公不好去责怪郭靖的原因。

    这个原因便是黄蓉。

    当黄蓉知道郭靖出事后,第一个找到洪七公。要他帮忙替郭靖想想办法。

    按理说一个学生提出这样的要求很是过份,也过于暧昧,完全可以不去理会。

    但对于黄蓉提出的请求,洪七公却不得不考虑。

    因为黄蓉的老爸黄药师对三中贡献很大。

    对于洪七公个人来说,他不贪求黄氏家族的什么。洪七公这个人除了对学生手段狠点,却也一向很廉洁,三中的老师一直庆幸是七公当校长而不是欧阳锋———学校是清水衙门,一个校长贪不贪,关系到他们微薄的福利。

    如果真要说洪七公对黄氏家族有什么个人的私愿的话,他是希望黄蓉能再请他去市五星级大酒家“醉仙楼”吃一次“叫化鸡”“好逑汤”“玉笛谁家听落梅菜”,像他这样的一个穷校长,除了有人请客,何时有机会能踏入那个地方?

    但就算这点微薄的要求没办法实现,他也要满足黄蓉的要求,这关系到学校的发展大计。

    有时洪七公会想:

    现在社会上一直遣责学生中的攀比风兹生,可是他们有没有想到这类的攀比风从何而来?且不论现在的教师有几个不是虚荣心强,整无心教学的,就拿学校的一个整体来说,在对待穷学生和富学生也是会有区别的。国家对教育方面的拨款历年来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学校要发展,就只能靠收一些缴费生或讨好那些家庭富福裕的学生家长。所有的这些能不助长学生的攀比风吗?总之这些攀比风是整个社会的风气和国家的一些不当的政策造成的。

    看出郭靖的意外,洪七公尴尬笑笑,道:我是说我一叫你马上就来了,这件事你做得好。

    哦。郭靖恍然大悟,他惶恐地看着洪七公。

    洪七公脸色突然一变,厉声道:喝酒殴打老师,你胆子倒不小呀!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你必须先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变脸。要让你的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当你面对同事和上级时,你尽可以嘻笑谄媚,当你面对学生时,你要学会马上把脸色放下,装得比总统还严肃,给学生以威慑力。

    郭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连忙道:我知道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呢?你昨天既然那样地胆大包天,现在怎么又象龟孙子一样呢?看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郭靖心慌意乱,唯唯诺诺地说道:是,是,是。

    是什么是?洪七公喝道:你是说你是胆大包天还是龟孙子呢?

    是胆大包天,哦,不,是龟。。。。。。郭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你必须学会的第二件事,那就是:对学生进行人生攻击。将他贬得一无是处,那样他们就不会顶撞你了。

    洪七公见郭靖确实感觉到自己是罪孽深重了,知道该打住了。话锋一转:

    既然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又谅你是初犯,就暂不开除你了,给你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吧,并通告家长。你说怎么样?!

    好,好,好。郭靖觉得这处分很轻,当然求之不得。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你必须学会的第三件事,那就是:你批评处分了学生,还要让他觉得你对他是格外的开恩,让他对你“感恩戴德”。

    好了,你先回去吧。等下次开校会时,再上台做检讨。洪七公挥挥手。

    郭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迟疑了一下。

    洪七公道:还不走?!

    哦。郭靖飞也似地开门想离开。

    站住。洪七公在后面叫道。

    郭靖心一凉。

    以后对女同学要客气一点。洪七公说道:走吧。

    哦。郭靖如获大赦,跑开了。

    一路上,他一直纳闷,不明白洪七公为什么会对他交待这样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傻大虾郭靖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