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黑社会的“与时俱进”

    十六郭大虾的友岁月(二)

    华筝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郭靖和拖雷有联系,跑来塞给郭靖一些钱,说是他父亲给的。铁木真还嘱咐拖雷先别回家,等风头过后再说。

    自从初二年分班,郭靖被编入慢班后,和华筝就很少见面了。虽然两个班级只隔一堵墙。但是人家郭靖不好意思天天跑到隔壁班去嘛,只能天天在那里念叨着:

    君在初二(三),

    我在初二(四),

    思君不见君,

    恨死老师与校长。

    郭靖恨极学校编快慢班了。所谓的快慢班事实就是好班和差班,这是应试教育变相追求升学率的必然产物,因为这样做的仅有的好处是对于那些老师和只会死读书的学生而言的,而对于大多数的学生来说只会打击他们的自尊心,滋长他们不正常的竞争心理。

    虽然郭靖并不在乎自己在哪一个班级读书,他认为对于比尔。盖茨而言,无论是差班还是好班都不会影响他的天才水准。只是他最不能忍受和华筝分离了,这该死的中国应试教育影响了郭大虾的美好

    不知道是因为相处的机会少了,还是年龄大了,华筝对郭靖渐渐不如初一年时那般亲密了。

    她只是很客气地和郭靖说几句话,便走了,好象很害羞的样子。郭靖感到悻悻不乐。

    拖雷拿到钱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请郭靖在小酒馆里好好地吃一顿。

    两人喝到酒酣耳时,郭靖突然问拖雷:

    你对我和你妹妹的事有什么看法?

    拖雷挥挥手,舌头直打结:

    你们俩的事,我是不管的。虽然我们俩关系不错,但你别想我能帮你什么。还有你小子要记住,如果你敢欺负她的话,小心我扁你!

    郭靖原想请拖雷帮忙,看看怎样搞好和华筝的关系。被拖雷这么一说,便不敢再提了。

    一天放学,欧阳克带着几个人,将郭靖拦在了一个僻静处。

    拖雷在欧阳克的脸留下的记号依然清晰可见,郭靖听说这个小白脸已经把初三年的那个女生给甩了。

    欧阳克笑嘻嘻地问郭靖:听说你知道拖雷这混蛋的消息?

    郭靖连忙摇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呢?你是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

    可是听同学说,你最近到食堂买饭都是买两份的。这要是怎么回事呢?欧阳克道。

    哦,那是因为校门口的那个老乞丐很可怜,所以我也帮他多要了一份饭。郭靖看见欧阳克几个人(其中有几个曾经还是铁掌帮的,现在转投欧阳克的门下了)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心里一紧张,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借口,他自己也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这么大的心,于是连忙改口道:

    哦,不是,是因为生理老师说我们现在初二年的学生正是长体的时候,要多吃饭,所以我就多买了一份吃了。

    欧阳克皮笑不笑地拧了拧郭靖的脸,说道:

    我看你还是说出来吧,免得受不皮之苦!

    我真的不知道呀!郭靖有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飞来一脚,踢到了他的肚子上。

    郭靖疼得蹲在了地上。

    欧阳克厉声道:快说,不然今天你死定了。

    旁边有人将郭靖拖起,并扬起拳头示威。

    郭靖“哇哇———”吓得哭了起来,但就是不肯说。

    欧阳克见状,恼了,向一旁的人示意。顿时,拳声,掌声,踢脚声,同时在郭靖的上响起,汇聚成一首杂乱无章的“交响曲”。

    过了良久,声音才渐渐平息。

    郭靖抱着头伏在地上“呜呜——”一边哭着,一边颤抖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别打我了,很疼的啊!

    欧阳见他到现在还不说,也没有办法了,只得狠狠丢下一句:你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明天你再不讲,那可不是这样子了。

    说完带着人走了。

    郭靖等人都走远了,才从地里爬起来,迈着蹒跚的脚步离开那个地方。

    拖雷见到郭靖遍体鳞伤样子,便马上关心问道:

    怎么了?!

    郭靖强忍着伤痛笑道:

    没什么,刚才在路上碰到一只小白狗,觉得很可,便去逗它,结果被它挣脱铁索了。。。。。。

    是吗?拖雷显然不信。但他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放学时,欧阳克又在放学的路上等着郭靖。。。。。。

    当拖雷发现郭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后,二话没说便向学校跑去。郭靖怎么拦也拦不住。

    后来郭靖便听说拖雷被公安局抓了起来。因为拖雷还满十八周岁,很快就被放了出来,转学到了四中,郭靖从此便再没见到过他。

    他的父亲铁木真因为这件事被记过处分了。

    而华筝从此不再理郭靖了,因为她认为是郭靖出卖了拖雷。

    十七黑社会的“与时俱进”

    那个老大转过,借着微弱的灯光,郭靖依稀辨认出这人便是拖雷。

    拖雷,真的是你啊!郭靖十分的意外,

    没错,是我,你小子还是那么地孬种呀。拖雷走过来,拍着郭靖的手臂,开玩笑道。

    郭靖“呵呵”地傻笑着指着周围的人问拖雷:

    这些都是铁掌帮的兄弟吗?

    拖雷点点头:

    现在我们不叫铁掌帮了,我们改名叫“民进党”了。我们决定三年之后,打过台湾,把*分子赶出台湾,然后让台湾实现和平统一。

    好大的口气。郭靖先是诧异自己的孤陋寡闻,接着想想也对,现在做什么都讲究“与时俱进”,自然当黑社会也是要得的,所以他们有这么远大的志愿和高尚的也不足为奇了。

    郭靖见这些都是拖雷的人,不松了气口。

    “你怎么会来这里呢?”他诧异地问道。

    “有人请我们来教训你。”拖雷说道。

    “教训我!谁啊?”郭靖一惊。

    “你猜猜。”拖雷望着郭靖。

    郭靖不明白自己最近又得罪谁了,他可是一等的良民。

    难道会是校门口幼儿园的那个小朋友?上一次他不小心把她的一个汽球给踩破了。惹得她哭闹着喊爸妈。

    想想也不可能。郭靖摇摇头,对拖雷说道:

    “你还是别卖关子,直说了吧?”

    “你最近有没有勾引兄弟的女朋友?”拖雷冷冷地看着郭靖。

    拖雷平时最恨别人勾引兄弟的女朋友了。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不好?我好怕怕。”郭靖全发毛:

    “你难道还不知道我郭靖的心里至始至终只有你老妹一个人,哪有时间想别人呀。一定是别人想陷害我!”

    “是吗?”拖雷其实也怀疑这件事的真实,他相信郭靖的为人,不会干出这个种事。

    他问道:“那杨康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哦!”郭靖恍然大悟,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认识。”于是他将黄蓉之事的来龙去脉跟拖雷说了一遍。

    “你小子行呀,走桃花运了。”拖雷听完后,打了郭靖一拳,笑道:“我就说呢,你小子人虽然孬种了点,但绝不会干这种事的,是吧?”

    经过初二年的那件事后,拖雷对郭靖这个人有了很深的了解,所以他本来就不相信郭靖会做出这种对朋友不敬的事,一经郭靖解释,他更是深信不疑了。

    原来他转到四中去的时候,和杨康是同班同学,而且关系还可以。所以这次杨康认为郭靖言而无信,想教训教训他的时候,第一个便想到要请拖雷。

    杨康是不知道郭靖和拖雷的关系,更不知道拖雷和华筝是兄妹。不然是不会走这一臭招的。

    郭靖“嘿嘿”直笑。

    拖雷一把搂住郭靖的肩膀,亲密地拍拍他的手臂。

    “你小子,这一走就是一年多,都不和我联系了,搞什么鬼?”郭靖有些激动。他曾经跑去四中找过拖雷,但每次去拖雷都不在,郭靖怀疑他是不是故意避开自己。

    “开始是因为怕欧阳克再去找你麻烦,不敢再和你联系———你去四中找我的事我也知道。后来毕业了,又没有你的电话,也就不知道你在哪里了。”拖雷很抱歉地解释道:“问我妹,她也不知道。”

    ———自从拖雷被抓之后,华筝就再没有和郭靖来往了,连曾经郭靖留给她的电话号码也撕了。所以毕业后,彼此就失去了联络。

    郭靖的眼前又浮现起华筝的影子,他叹了口气,上下打量了拖雷一下,又问道:“那你小子,在四中还好吧?”

    “还行呀,你没听说四中是战场吗?适合我!”拖雷“嘻嘻”笑道。

    原来因为四中是私立学校,学生是校方的衣食父母,因此一切都以学生为大,校方不敢轻易得罪任何一个学生,哪怕是坏学生。在那里流传着这样的一首顺口溜:学生是上帝,老师是小弟,后勤只是奴隶。

    加之管理不善,因此四中成为本市有名的战场。

    “杨康这小子居然敢骗我,兄弟,要不要我叫几个人去教训教训他呢?”拖雷突然想起这事,说道。

    “不用了,他也蛮可怜的。”郭靖想了想,说道。

    拖雷静静地看了看郭靖,发觉这小子越来越可,于是他说道:

    “走吧,兄弟,好久不见了,咱们哥俩应该好好地去喝几杯!”

重要声明:小说《傻大虾郭靖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