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黄蓉勇窜男生公寓

    十一杨康的审美问题

    果然不出所料,杨康马上借机转入了正题。

    既然你觉得她长得不好看,以后能不能不去理她呢,把她让给我?杨康厚颜无耻地道。

    怎么才算不理她呢?郭靖摸不着头脑。

    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对她冷冰冰,不理不睬的,让她对你彻底地死心。杨康笑嘻嘻地道:这样我才有希望。

    哦!郭靖恍然大悟:可是她象母老虎凶,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呢?

    就是因为她凶我才喜欢上她呀。杨康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她越凶,我就越喜欢她!

    她一点都不漂亮!郭靖实在不忍心这么一个帅气英俊的少年郞受到那个男人婆的催残,继续劝说。

    就是因为她不漂亮我才喜欢她呀。杨康道:她长得越丑,我越喜欢她!

    哇噻,你这么有献精神呀。郭靖有点感动。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杨康大义凛然地道。他真把自已当成上帝了。

    郭靖晕倒。

    你真是变态,到什么时代了还讲贡献。郭靖道:而且是以相许,贡献自已的体。

    我是变态了。所以你把她让给我吧?杨康坚持不懈,韧十足。

    那你打自已两个巴掌看看。郭靖第一次听人说自己是变态的,他有理由不信。

    “叭!叭!”没等他把话说完,杨康的两只爪子已经和自己的嘴巴打了招呼。

    随后郭靖看见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干什么?你很疼呀?你很疼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很疼呢?虽然你很痛苦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很疼的。”郭靖十分关心地问道。

    杨康用一只手掩住嘴巴,一只手使劲地挥了挥,不让郭靖再讲下去。

    郭靖等了一会,实在放心不下,又道:“你很疼呀?你很疼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很疼呢……”

    杨康实在忍不住了,张开嘴,一股血从口中喷将出来,还“附赠”了两颗断牙。

    “妈妈,我好疼呀!”杨康哭道。

    “乖,别哭,妈妈呆会带你去买糖吃。”郭靖顿生怜悯之心,自愿地行使起作为一个母亲的职责。

    过了一会,他又叹息道:看来你是真的变态得想学上帝老爷爷了。好吧,我答应你,以后尽量对那个男人婆不理不睬。

    其实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真的?!”杨康高兴得崩了起来,好象郭靖已经给他买来了糖果:“可是你说的哟!作为祖国的新世纪好青年,说话要算数。”他怕郭靖反悔。

    一言为定。郭靖不想再和这个“上帝”说什么了,他真的被感动了。

    “太好了,三中的第一对‘天仙佩’既将诞生了,黄家的千万家产也将尽归我囊中了!”杨康手舞足蹈地道。

    郭靖恍然大悟!

    十二。黄蓉勇窜男生公寓

    郭靖说话算数,果真从此以后对黄蓉不理不睬了。

    一连好几天都这样,黄蓉急得要哭出来了。

    她也想着不去想他。她把注意力投入到学习当中去,可是不论是语文课本中的祥林嫂政治书上的马克思还是数学中的反比例函数都会让她联想到他。

    她觉得自已要完蛋了。

    这天是星期天,很多同学都回家了,黄蓉一人呆在校外女生公寓里,突然感到烦躁不安。

    于是她跑到公寓楼下的空地下,甩甩已经留到齐耳的头发,朝楼上喊道:

    “兄弟们,有谁出来陪偶玩玩呀!”

    见鬼,公寓楼静悄悄的。要是在以前早就有几个疯婆子跑出回应了。

    黄蓉又叫了几遍,依然无人响应。

    黄蓉彻底绝望了,她决定去男生公寓楼找郭靖。

    她想有些事还是讲清楚的好。

    这时候的男生公寓楼又是另一种景象。

    男生没有女生那么想家,他们更乐意在周末的时候呆在宿舍里一起玩闹。因此周六的男生公寓楼永远比女生公寓楼来得闹。

    这时如果楼管不在,只要有人在走廊一呼:“三缺一,谁来顶?!”

    “乒乒乒——”整座楼的宿舍门马上都会次第开启。然后就传来千万只拖鞋大军“噼哩啪啦”进军“台湾”的声音。

    这些大军中衣冠楚楚者有之,裹着被单者有之,“可怜上衣正单”只着一条三角裤者有之。。。。。。

    自然这时一桌的麻将或八十分是不够的。于是各位大虾们便各自回到自已宿舍里另起一桌。有时同一间宿舍也可以摆上两三桌。大家馒头就着白开水玩上一整天都没事。

    当然运气不好时,被楼管突击抓到了。少不了记过处分。更倒霉的甚至被洪七公御驾亲征抓去练降“虾”十八掌。

    但仍是屡不止。

    黄蓉昂首阔步地走进男生公寓楼,对大门前的“女生止步”几个大字视而不见。

    几个男生刚起来,正在阳台上刷牙,看见黄蓉如此地肆无忌惮,都呆住了。

    黄蓉“砰砰砰”敲响郭靖宿舍门。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来了,就来了,猴急什么?!”

    “噼哩啪啦”的拖鞋声,门随即被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全上下只挂着一块遮羞布的男生。

    那人一看是个女的,“哇”一声,连忙想把门关了。但黄蓉已经迈步进来了。

    屋内有两个人也只穿着三角裤坐在用课桌拼起来的牌桌边,他们呆呆地望着黄蓉,忐忑不安地猜度着她到底是进来劫财还是劫色。

    黄蓉并不理他们,径直走到郭靖旁(她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通过打听对郭靖铺的具体位置却是了如指掌)。

    郭靖还在睡觉。黄蓉见睡梦中的他流着口水一脸甜密的样子,想必又是在想着他的华筝妹妹。不觉得醋意大发,伸手去拍醒郭靖。

    郭靖打了个翻,继续睡觉。

    黄蓉叫他两声,没有回应,便去捏他的鼻子。

    郭靖终于醒了过来,睁眼看是黄蓉,刚想破口大骂,突然想起了什么,便不去理她,翻继续睡觉。

    黄蓉急了,一把把郭靖上的被单拉起。郭靖光着子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用双手档住上仅有的一块遮羞布。

    这时他才发现屋内其他的三位舍友也正用着和他同样的姿式站在那里,望着他和黄蓉。

    其中一个可怜巴巴的地向他朝门口示意了一下。

    郭靖无可奈何,向黄蓉打了个手式,意思叫她先出去到外面等他,

    他是不想和她说话的。他答应过杨康,不能言而无信。

    黄蓉丢下一句:我等你!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她刚走出门,郭靖的面前便突然多出了三只脚——一齐向他踹来!

重要声明:小说《傻大虾郭靖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