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选中的5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翼同学 书名:现代乐神
    月色正美,夜色正浓。无数个瞬间伴随在时间里就这样悄然无息的路过了。

    灵暗坐在后山的崖边,抱着腿,头埋在膝里,头顶正是硕大的圆月,这让他看起来很孤单。月光苍白,照在他上,在他后拖起一条长长的黑影。黑影渐渐被拉长,可仍然寂寞。

    满脑子都是选择,满脑子都是艰难,似乎耳边也仍在回着下午父亲对他说的话。

    “你不继承我们古派的琴庄,我不阻止你,你不学习古琴我也不会强迫你,但是,如果你决定好了跟那个叫雷的女孩走的话,我可以不反对。”听完父亲这一段话的灵暗,嘴巴微张,就连眼神里也透出了少许的惊讶,但他知道,父亲一定还有下半句没有说。果然,就在灵秋沉默片刻后,他接着说起了下半句。

    “如果你想跟她走,那你就要在我面前证明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同时也要证明你确实有弹吉他的天赋,不然,你休想踏出山庄半步。哪怕是她来抢人,也休想从我山庄占得了便宜。”灵秋认真的看着灵暗,“你决定了吗?”

    短短的几个字,让灵暗心中有是激动,同时也有不安。

    “我该怎么证明呢?爸爸。”灵暗小声问道。

    “三天后雷会来要人,而你,就在哪个时候证明给我看。”灵秋起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门前停了下来,“我亲自测试你有没有离开的资格,准备应战考试吧。”灵秋吐出这句话,一甩衣袖,踏出门槛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发愣的灵暗站在原地。

    抽回思绪,灵暗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夜幕,那边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开始明白,只有离开这里,到达遥远的另一边,他才能找到自己的同伴。

    灵秋提出的“应战考试”除了是对即将毕业弟子的资格测试外,同是也是对对方能力的一种肯定,往往只有灵秋觉得对方已经有资格接受考试的时候才会提出来。在“古派山庄”里,年龄达到了四十好几却没有毕业的人大有人在,而如今灵秋对灵暗提出了这个,正是让灵暗现在这么烦恼的原因。

    因为灵暗将面对自己的父亲的亲自测试,自己能通过吗?这才是他担心的事

    “如果我是一只小鸟该多好啊!那现在我就能趁爸爸不在从这里飞走了!”灵暗对着天边的圆月说,然后他又叹了口气,重新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另一头,老夜坐在大门的门槛上,眉头紧锁的抽着烟,烟雾随着海风飘向远方。海边的夜是很安静的,除了耳边能听到海水的波涛声外,就只能听到海风的声音了。这个时候夜行川已经入睡了,他一整天都显得闷闷的,就连家门都没有出,而老夜打完电话后,找到了老婆,把这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孩子的妈,我还是决定把咱孩子送到雷木那里去。”老夜见老婆坐在了自己边,平淡的说道。

    “你想清楚了就好。”

    “呵呵。”老夜笑了笑。

    “笑什么?受刺激啦?”夜嫂拍了拍老夜的手背,算是安慰吧。

    “也没什么。”老夜有抽了口烟,缓缓吐出云雾后接着说:“就是觉得怪可惜的,那个时候不就是不想让小川沾上那些东西嘛。”

    “有些东西躲是躲不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夜嫂叹了口气,眼神也遥远起来,“那时候,大祭祀就说了,咱的孩子一定不是平常人呀。”

    “哎。”老夜也跟着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回想起了8年前的那一天。

    祭祀神庙里,两旁石柱下的火把的火烧得很旺,火光把神庙照映的很神圣,除此之外就只有影子在跟着火光的摆动在跳舞。

    神像前聚着一群人,大伙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神像围了起来,每个人脸上的表,严肃得像是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而在神像前,一个穿奇异服装,手拿拐杖的老年人立在那里,他的头发花白,背也佝偻的厉害,可是那双眼睛放出的光,尖锐得让大家不敢出声。

    “今天,把大家从世界各地召集到这里来,是想告诉大家,不久的以后将会有大事发生。”老者嘶哑却又威严的声音在神庙里回开来,“一,是要找大家商量对策,二,是要让大家做好必要的准备。各位团长有话说吗?”老者用尖锐的目光扫向在场的所有人,人群立马交头接耳起来。

    “大祭祀,我们在场的队长对于这一次的大事,必将会竭尽全力。可你不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我们怎样去应对呀?”人群中,有人站出来说。

    “虽然我只是个会预测的老头,可也懂得天机不可泄漏一说。”老者干咳了几声。

    “那你叫我们怎么准备?”

    “是啊,你只通告天下不久后有大难发生,到底是什么事却又不肯说,你让我们怎么想?你又让我们怎么做?”

    “没错……”

    人群中不满的人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肃静,听大祭祀说完。”浑厚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声音盖过了其他人。说话的人穿一袭灰衣,眉宇间带着一股人的英气,他一开口,人群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他是夜轩耶!”

    “世界顶级主唱吗?那个夜轩?”

    “没错没错,就是他,我有看到过,没想到他也来了。”

    “这个大祭祀的面子果然大。”

    人群里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了,可见此人绝不是凡人。大祭祀向说话者微微点头算是致意,然后又用精锐的眼神扫向了其他人。

    “虽然我不能告诉大家将有什么事发生,但是绝对不是好事这是可以肯定的。而我今天召集大家前来,除了让大家相互认识,好让将来合作顺利外,就是要当着大家的面算出谁将会是大劫的救世主了。”

    “救世主?”

    “谁将会是救世主啊?”

    “……”

    人群里又小声议论开来。每一个劫难必定会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挡,而阻挡劫难的人成不成气候,就要看当事人自己了。

    老者没有理会现场的议论,他准过往神像方向走去。神像前有一张进贡的桌子,桌子的正中间除了有个香炉外,就是预测的签条了。签条竖着立在一个小木筒子里,筒子呈古黄色,透出了年代的久远,而在木筒的筒上,一幅怪异的图画在上面蔓延开来。大祭祀小心的捧起了它,然后恭敬的朝神像拜了三拜,接着转过面向大家,大家立马安静了下来。

    老者环顾四周,用嘶哑的声音说:“下面,我就当着大伙的面,算一算谁将是未来劫难的救世主。”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出声,最后目光还是投向了大祭祀手中的签。

    大祭祀跪在地上,眼睛微微闭起,嘴巴开始一张一合的念起了咒语,而伴随着他咒语的吟唱,他捧着木筒的双手开始轻轻抖动起来。

    “咚咚,咚咚……”整个神庙里,只听得见木签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大家甚至紧张的摒住了呼吸,伸着脖子看着摇动的木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祭祀的手越抖越快,木签的碰撞声也越来越急促。

    “啪…啪…啪…啪…啪……”

    接连5声响起,大祭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掉在地面上的5支木签,不光是大祭祀如此惊讶,到场的每一个人都被眼前不可思议的现象吓得愣在了原地,他们的眼睛硬生生的瞪得老大。

    “这……”

    “怎么会这样啊?”

    几句小声的嘀咕在现在听起来却出奇的大。

    大祭祀莫不做声的捡起了地上的5支木签,直接放在眼前看了起来。大家也随着大祭祀的动作,把眼神从地上投向了大祭祀的手里。

    大祭祀读完了签,撑着地面从点上站了起来,目光把大家扫了一遍后,用嘶哑的声音说了起来:“5人!”

    “什么5人?”

    “对啊,请您说清楚些吧!”

    大家对大祭祀简洁的概括很是不能理解。

    “我说的5人,就是未来劫难的救世主将会是由5人来当任。”

    “什么?竟然有5人?从未有此先例啊!”

    “在上天的安排下没有什么先不先例,这一切只是天意。”大祭祀否定了说话者的论断,“这5人既然被上天选了出来,就必将会有超出凡人的包袱让他们背上,他们的重任是逃不掉的。”

    “那他们5人是谁呢?”人群中有人提出了重点问题,其他人闻声配合的点起了头。

    “后生可谓,后生可谓呀,哈哈……”大祭祀突然大笑了起来。这个让人尊敬却有被人骂成老疯子的人的举动就是让人琢磨不透。

    “什么后生可谓?”

    “这5人。”大祭祀止住了笑声,但脸上还是有笑容,“这5人并不在我们之间,而是我们将来要培养的后辈。”

    “哦~”一连串的惊叹。

    “从5支签上我只看到了五个字。”大祭祀神秘却有不失郑重的看着大家。“川、暗、破、月、冉。”

    “川、暗、破、月、冉?”

    “什么是川、暗、破、月、冉?”

    人群的议论声大了起来。

    “我想这大概是这5个人名字中的一个字吧!”一个人突然站出来说道,看样子40出头,就站在刚才灰衣人的边上。

    “他是雷木哎。”

    “真的,原来他也来了。”

    雷木微微一笑,“而我恰好知道代表‘川’的人是谁。”雷木此话一出,犹如一颗扔向人群中的炸弹,瞬间在人群中炸开了花。

    在雷鸣般的议论声中,雷木一副有成竹的样子说道:“夜轩,我记得你刚出生的儿子就是叫‘夜行川’吧?”雷木一转头,突然发现旁空空如也,“老夜?老夜?大家快追,老夜跑了……”

    在喧嚣声中,众人奔出了神庙。

    后的大祭祀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有些事,躲也是躲不掉的……”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