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两位父亲的决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翼同学 书名:现代乐神
    一番授课,回到家中,老夜心中怎么的都不是滋味。神经兮兮地他让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儿子有这样高的能力是好事呀,我干嘛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老夜嘀咕着。老夜的老婆还不知道此事,她不在家里又不知道找谁讨论,而自己的儿子头一次的没有出门玩,而是坐在桌前发呆,老夜偷偷的揪了眼儿子后,自己悄悄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在下捣鼓起来。

    在一阵翻天覆地,排山倒海之后,老夜终于如愿以偿的从下柜子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弄这样的三层“保险”,可见其无聊程度的雄厚。老夜把小盒子放在面前若有所思的端详了一阵,里面的东西让他犹豫着该不该打开这个盒子,片刻的犹豫后,儿子的事还是胜过了他自己的问题。他轻轻拭去了盒子上的灰尘,这些岁月的痕迹便一去不再复返。老夜的心是沉的,这个决定不知道是好是坏,就赌一次吧。下定决心后,老夜皱着眉头,闭眼呼吸,手用力,打开了盒盖。

    盒子里垫了块黑色的海绵,海绵上是一张已经贩黄的纸条。老夜拿出纸条,飞快向门外走去。

    而在遥远的另一方,尘烟刚去,战意由存,只不过一方稍有畏惧,另一方从头到尾都无心恋战。

    灵秋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呼吸也稍稍显得急促。刚才一击虽没用全力,可还是被眼前的雷和“龙奔”轻松化解,她到底达到什么水平了呢?雷的厉害灵秋不是没听说,但作为“古派”佼佼者之一,又怎会如此怯弱?但以现今状况来看的话,雷的那一挡算是给足了灵秋面子,不然雷完完全全能把金龙一击打散,幸运的是,她没有那么做。

    雷很顽皮的对着看得傻眼的灵暗笑了笑,一副看你怎么超过我的表,“小灵暗,怎么样,姐姐厉害吧。”

    灵暗一时没回过神,还“O”着个嘴巴看着空中狼狈的父亲,心中竟然一喜,想必父亲现在的样子他是还没看见过。

    “灵暗?”雷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灵暗这才回过神来,“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我…我……”灵暗吱吱唔唔的,突然面对着雷有些佩服起来,但更多的是惊讶,可未来的“乐极”主吉他手就是不一样,才一会的功夫,他又找回了自信。灵暗咧嘴一笑:“哈哈,姐姐,我一定要超过你,一定!”

    这小子口气不小哈,雷只差没把大言不残讲出来了。

    “跟姐姐走吗?”雷突然正色说道。

    灵暗一脸迷惑,“走去哪?”

    “姐姐带你去学吉他。”

    “……”

    “难道你不想去吗?还是想留在这学古琴?”

    灵暗用担心的眼神看向了灵秋,只是一眼,雷就明白了过来,看样子不摆平天上的老家伙,这地上的小家伙也是不会跟着走了,雷一转头,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并且灿烂无比。

    “前辈,晚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准你儿子学吉他?”

    “为什么?”灵秋一甩长袖,“为我‘古派琴庄’唯一的继承人,怎么能学别的东西,这还用解释吗?”被问到痛处的灵秋又露出了对灵暗严厉的眼神,弄得雷心里一阵发麻,终于理解为什么灵暗这么怕这个老头子。

    “可是他虽然是小孩子,但是他是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呀。”

    “权利?”灵秋冷冷一笑,“这种权利可能别人是有,可是在我们‘古派’灵一家根本不存在。”灵秋慢慢从天上降了下来,最后影轻盈的落在了地上,“在我们家只有家法和服从。”

    雷咬着牙,她恨不得把这个老顽固给扔出去,竟然有这么固执到欠扁的父亲,实在是没见过。

    “好吧,我就跟你阐明了说。”雷牵着灵暗的手上前一步,“我已经教了这孩子一个月的吉他了。”

    “你……”

    “他很有天赋。”雷打断了面露怒色的灵秋,“我只能说这个孩子是我见过最有天赋,而且最有潜力的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体内的‘月风’已经达到了中级水平。”

    “知道了又怎样?”

    “竟然知道,你还强制让他学习古琴?”雷冷笑道,“你们古派的‘月风’是以红、黄、金为主,可你儿子的……”

    灵秋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知道雷的下一句是“白色”,是“现代派”的最佳“月风”,而不是“古派”。他其实也不想着儿子学这学那,也不想掌控他的人生,可是灵暗是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将来的继承人,这也是个让他无从选择的事实。

    该怎么做?是进是退灵秋开始为难起来。后的众弟子仍被“龙奔”强大的压力压制着,只有“月风”比较高的几个还稳得住。

    “姑娘能先把‘龙奔’收起来吗?它的霸气让我的弟子们受不了。”

    雷一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稍稍把“龙奔”举起了些,接着又右手在琴上轻轻一抹,“龙奔”的光芒瞬间就消失了,此时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龙型的普通红色吉他。

    “这样总行了吧,它好不容易出来,恐怕还不想这么快回去呢!”

    “姑娘年纪轻轻,便已能熟练控制‘龙奔’的霸气,实在是让老生佩服。”灵秋左手背在背后,右手放在腹前,就只差没象征的伸出手轻抚胡须了,可惜灵秋再老也只有40出头,除了胡子稍长外,还没长到那种水平。

    “如果我不准他跟你走呢?”灵秋问。

    看到父亲的眼神,灵暗向雷靠紧了些。雷拍了拍灵暗的头,“那我会强行把他带走。”雷豪不畏惧的回答。

    “这……”

    见雷的态度如此强烈,灵秋开始为难起来。如果现在面前换成其他人,或许灵秋不会给这样的面子,但处事论人而定,面前这个雷恐怕要让灵秋碰石头咯,而且石头是铁做的。

    “前辈大可不必急于回答我,我还能多逗留几天,几天时间内,希望前辈好好想想,当然,不是为自己想,你要为自己儿子的前途想想,3天后我还会再来,希望那个时候……”雷顿了顿,眼睛里此时也放出了刚毅的光芒,“希望那时候我带走灵暗的方式不是强制的。”

    话已放出,要做的就是等待对方的回应了。雷转过在灵暗前蹲下,然后捏了捏那洋娃娃般漂亮的脸蛋:“小朋友,明天上午别迟到,我有东西要教你。”

    “姑娘这三天就到小舍住下吧。”沉默片刻的灵秋此时放话了。

    “哦,不了,谢谢前辈的好意,只是晚辈的同伴们正在等我,所以……”

    “FIRE的其他成员也在?”语气惊讶,FIRE同时出动,这可是很难见的。

    “没错!”雷对着灵暗狡猾的笑了笑,又马上变回了严肃的表对灵秋说:“希望前辈这三天的早晨能让灵暗出来,我们FIRE有事跟他说,那么晚辈先行告退了,希望前辈对于那件事慎重考虑。”

    说完此番话,没等灵秋回答,雷便一个转,带着一阵暗紫色的气体消失在了重人的面前,而刚才被“龙奔”的霸气所压制住的人顿时体一振,如逝重负般的弯着腰大口喘起气来。

    “校长。”有人轻声的叫着灵秋,灵秋猛的回过神,面色沉重的看了看大家:“今天都休息,灵暗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灵秋走了,其他弟子也相继搀扶着离开了,灵暗却还站在原地温习着刚才打斗的画面,虽然只有一击,但却已深深地震撼了灵暗的幼小心灵,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将来要走的路。待他回过神之后,他向灵秋的房间走去。

    灵秋房内布置整齐,古色古香的格调。在靠墙的木桌上,檀香正在飘着青烟,青烟飘过墙上的一幅山水画,就好象变成了山水间的云雾,让人思绪飘渺起来。

    灵秋盘着腿坐在地上,他从回房后就一直坐在那里,什么事让他这么烦恼?还不就是刚才发生的那些事嘛,颜面不重要,因为威信还在,可自己的儿子就重要了,因为一边是他的前途,一边是他的份,这要让灵秋怎么选择啊。

    一翻打坐思考,灵秋还是下了个决心,就只等者灵暗来再看看他的想法了。

    “咚咚咚”干脆的三声敲门声响起,这是灵暗惯用的节奏。

    “进来吧。”

    “吱”的一声,竹制木门被推了开,灵暗出现在门口,可他没有迈进来,或许有些害怕。

    “怎么还不进来?”

    灵暗被父亲突然提高了一个音吓了一跳,飞快的就走了进来。来到打坐的父亲前时,灵秋才睁开了眼睛,他看着灵暗,什么也没说。

    “爸爸,你找我什么事?”受不了沉默,灵暗先打破了僵局。

    “你真的喜欢弹吉他吗?”灵秋直入主题。

    “恩,很喜欢。”问到吉他,灵暗的语气开始斩钉截铁。

    “那你又为什么不喜欢古琴呢?”

    “因为…因为……”

    “是因为我总你的原因让你产生排斥了吗?”灵秋接着道。

    “恩。”灵暗点了点头,的确,他本是不排斥古琴的,可就是因为从小就被迫的原因,让他找不到凑古琴的快乐所在,反而排斥起来。

    又是一阵的沉默,这一次谁也没有打破了……

    海村电话亭。

    老夜拿起话筒,按照纸条上的东西在电话上按了一连串号码后,开始等待起“嘟”声那边的回应了,别看他已经按完了号码,在按之前他可是足足拿起电话站了将近一个小时。

    “喂?这里是圣羽学院,我是校长木雷,请问您是哪位?”“嘟”声过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既专业又有礼貌的声音。

    “老不死的,是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老夜就开始没好气起来。

    “你是谁?”

    “我都不认识了?”

    “哦,校门口卖香蕉的小王啊?”电话那头的人得出个结论。

    “我,老夜,你最近吃香蕉吃多了吗?”老夜几乎是咬着牙说完了这段话。

    “老…老夜?”电话那头的语气开始激动起来……

    “对啊,是我!”

    “你骗谁啊,小王,你当我白痴啊!”电话那头的人笑了笑,好像自己的预料超准确,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一样。

    “我和那个卖香蕉的声音就这么像吗?”

    “你真是老夜吗?”那边的语气有激动起来。这个人不正常。

    “是啊。”

    “你带着你的儿子消失8年,到哪去了?现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们派了多少人找你们?你们跑什么跑?你以为跑得掉吗?”电话那头上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问题,弄得老夜很配合的把话筒拿到了一边,耳不听为静。

    “那你还不是没找到。少罗嗦,进入正题,我找你就是要和你说说我儿子的事,他……”

    ……

    老夜开始详细的说了起来,这是一个将改变夜行川一生的决定,此时正在渐渐成形。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