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驾驭海豚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翼同学 书名:现代乐神
    什么是战争?又什么是和平?又或者什么是绝对的和平与安宁呢?我想谁也不能肯定的给出答案,随意的解答恐怕太过于绝对,因为,不管一个世界如何的平静,其实在它表面的平静下,或许是某些人极力的保护所带来的结果,而不知真相的平凡人们,仍然开心快乐、又或者偶尔充满烦恼的过着生活,但不管怎样,他们是满足并且舒心的。

    故事也是从战争后的平凡开始,只不过在那时候,所谓的“平凡人”其实已经不存在,凭着天赋,凭着学习,人人可以掌握不同的力量,而在那种比拼天赋的世界里,夜行川就悄然无息的出生了。

    这是个临海的村子,面向磅礴大海.早晨享受太阳升起的霞光,夜晚还能享受被海风轻抚的感觉。村里的人们过着平淡并且满足的平凡生活,靠打鱼卖鱼为生,总的说起来一切都还算惬意。村里极少有外人来访,说好听点是村子坐落得偏僻,说不好听点就是……

    “就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谁会来啊,除非来的人脑袋有问题。”八岁的夜行川随手抓起墙角的鱼篓,接着又不愿的扣好了上如破布般的小背心,最后一脸困意的朝里房里喊道:“爸,天早亮了,该出海了吧?”

    “来了来了。今天你咋这样急呀,小川?”略带嘶哑,却又浑厚的声音从里房里传了出来,不一会儿,一个高大壮实的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憨憨的样子的他就是夜行川的亲生父亲了。为什么要强调是“亲生”?原因很简单,别人都说自家的孩子的样子再怎样特别也不会偏离父母模板的轨道,可打从夜行川一出生,这个“轨道”就不知怎的就偏离了,而且随着夜行川渐的长大,还越偏越厉害,最后惹得村口大妈忍不住的问:“老夜啊,小川是你和外面的小姑娘偷生的吧?”夜行川他爸心好的时候还会打下哈哈,一笑了知,心不好、比如有次喝醉的时候就心血来潮的吼道:“没…没错,和小川他妈偷…生的,啊哈哈……”.

    老夜随后从桌上抓起一个老婆早早好的馒头塞进了裤袋里,拿起靠在桌子上的鱼杆就健步如飞的冲了出去。

    “老爸,快点吧,我还有事呢!”夜行川见自己的爸爸久久没从房里冲出来,很不耐烦的喊。平常他是不会摧的,可自从前一阵子发生了一些事后,他就开始急躁起来,把没弄清况的爸爸搞得惊讶于以为自己的儿子对打鱼有独中。

    “来了来了!”老夜拿着他那根宝贝鱼杆跟冲锋杀敌一般的就从房子里“飞”了出来,“这些天怎么这么急啊?前几天都比今天好!”

    夜行川见爸爸终于舍得出来了,便头也不回的朝海的方向走去,“你不懂的啦。”小川边走还边做了个“快跟上”的手势,“我昨天约了海鸥和海豚比声音,所以我想快点打完鱼然后好去和它们比比!”

    “比什么?”

    “比谁的声音高呗!”夜行川撅起嘴巴,摆出一副“你很没文化”的表,“难不成我还和它们比谁飞得高,谁游得快啊?”

    小川他爸没有回答,他心里的谜团似乎正在一层一层被拨开,那些谜团真的是谜团吗?不,那是一种影,一种老夜不想看到发生的影。难道小川真的发生变化了吗?老夜心里嘀咕着。

    清晨的大海海面上的风很大,它卷起层层海浪,然后无的把它们甩到岩岸上,让它们绽放巨大的浪花。太阳在海平面上已经露出了半个脸,借着火红的晨光,隐约的能看见几艘小帆船懒散的漂在海面上。

    海鸥一夜的休息后也恢复了精神,飞在海面上的他们还时不时的高昂几句,又或者有一些海鸥干脆冲向海面,从海里叼一条鱼上来,而且叼一个准一个,摆明了是在跟渔民们抢生意。

    老夜解开了绑在岸边木头柱上狻船的绳子,又整理了几下便和夜行川坐了上去。他家的那艘船虽是木制的,但比村里的其他船确实要大出不少,大家也都怀疑过,胆大的还站出来问“老夜啊,你怎么又这么多钱买大船?该不会你以前的职业是贼吧?”每次这样的问题一出总是弄得老夜哭笑不得,但是他就没回答过一次,慢慢久了,也没有人再过问他以前的事了。

    船的里面放了个电箱和电棒,现在这样的时代谁还会悠闲的坐着钓鱼啊?你钓一天钓到人都要死了估计也钓不上一餐的鱼,所以人也学聪明了,干脆电鱼,不仅容易,而且方便。你只要把电棒上插好电,再把电棒放到海里忽悠几下,几秒后一大片被电死的鱼自己就会浮上来,到时候要做的就只要夜行川用他那张大网捞了。

    “小川!”老夜有些犹豫,他心里也琢磨着该不该问。

    “恩,什么事?”

    见夜行川在认真的整理渔网,犹豫后的老夜最后答道:“其实没事!”

    夜行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微微侧过低下的头,一副“你没事叫什么叫”的表。别看夜行川才八岁,他的思想可是比任何一个同年人都要成熟,特别是他说出的话和表,总是会显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着。

    “爸,你昨天的酒还没醒吗?”

    “啊?”老夜一愣,心算着自己昨天晚上饮酒一事已经隐藏得够好的了,这小子怎么会知道,难道他跟踪自己的老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又是一个白痴问题,夜行川心想。“如果不出意外,方圆百米内的人都知道吧!三更半夜的你偷偷喝酒回来就算了,你进门后还大声唱什么歌啊!”老夜脑袋“嗡”的一想,张开嘴半天也挤不出个字。

    “还有啊。”夜行川清了清嗓子提高了一个音,“你要唱就唱吧,还唱得跟谁家死了人一样,老妈都被你吓死了!”

    就在老夜为此事尴尬无比,准备找洞钻的时候,海风很配合的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老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哎哎,出海了,现在风大!”

    再不起风估计老夜就得跳海了,跳完后还很没面子的问一句:“刚刚说哪了?”真是一对奇怪的父子。

    夜家的木船划到了海中央停了下来,这里就算是今天准备收获的目的地了。老夜打开了电箱,调好了电压后,拿起电棒挥了几下,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手里有根电棒一样。老夜深深提了口气,看着海眯着眼,一副“高手”摸样,正准备往海里插电棒的一瞬间……

    “等等爸!”夜行川突然大声制止。

    老夜刹住车,迷惑的看着儿子,“怎么了,儿子?”

    夜行川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道就更早的出海了。”他指了指海面,一字一顿:“它们来找我了!”

    “谁来找你了?”老夜一脸不解的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向海面。

    “海豚……”

    “哗”的一声,十几头海豚很有默契地从海里跃起,兴奋的叫了声后,开始围着船旋转起了起来。

    “它们?”老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发声了什么事,指着旋转的海豚等着夜行川的回答。

    “它们来找我飚声音的。”夜行川一句概括。

    老夜眯起了眼睛,眉头皱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的目光似乎能透过夜行川的体直达一个神秘的领域。小川,你果然还是领悟这种力量了,老夜心想着。刚才在他看夜行川的时候,他清楚的看见夜行川体内的白色“月风”在他体内不断旋转,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密度。

    就在老夜想着心事的时候,十几头海豚突然向约好了一样,同时仰头叫了起来,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海面向天上涌去。好一个海豚音,尖锐却不刺儿,加上这么多头海豚一起发声,果然有力,老夜暗叹。

    夜行川好像是没有受到海豚音的影响,不服气的把嘴巴一撅,深深吸入一口气,体内的“月风”瞬间膨胀起来,在“月风”的膨胀越来越厉害的时候,原本旋转着的“月风”突然间平静了下来,最后如流水般慢慢流向了夜行川的肺部。就在“月风”接触肺部的一刹那,夜行川突然打开了嗓门:“啊……啊……啊……”

    突然间,一连串清晰高昂的海豚音从夜行川最里飚了出来,声音似乎围成了一个圈,把船周围一圈的水域震得如沸腾般翻滚起来。

    果然是中级的“月风”,八岁的年龄、没有经过训练,体内的“月风”就达到了中级,难道真是受了自己的影响?老夜心里边想,嘴巴也边动了起来:“小川,感受海豚声音的频率,然后抓住它们的频率,把自己的频率调成它们的2倍,试着控制它们声音的走向。”

    夜行川没精力多想爸爸为什么会说出此番话,他眼睛微微闭起,开始仔细感受起海豚的声音频率。随着他精神的集中,行川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海豚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后,突然在夜行川脑海里出现了一种无色的波纹,波纹像海面的小波浪一般起伏不高。

    “是不是看到了波纹?那就是海豚现在发出的声音频率,再仔细感受你自己发出的声音。”

    老夜的声音无预兆的突然进入了夜行川的耳朵里,但他更多的感觉到自己爸爸的声音像是直接在自己体里响起一般。

    夜行川听了老夜的话后,开始更仔细的感受起自己发出的声音。我的声音在哪里?难道我也能看到自己声音的频率么?那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这种感觉?正在夜行川为突然发生的事而迷惑时,另一段白色的波纹在他脑海突然闪过。夜行川当然不会放过这段波纹,他的思绪飞快的在刚刚波纹的轨迹上追踪起来,终于,白色的波纹越来越清晰。那就是我声音的频率吗?夜行川看着自己白色,起伏如巨浪般的频率波纹,不愣在了那里。

    “试着控制自己的‘月风’,也就是那段频率,把它慢慢的变成海豚音频率的2倍,这样你就能驾驭海豚们现在发出的声音了。”

    老夜的声音又适时的在夜行川耳边响起,他也管不了到底什么是“月风”了,他开始仔细控制起体内的那段波纹起来。

    “儿子,既然你已经有了这种能力,我也就没有阻止你的理由了,不过看样子你还是第一次发现体内‘月风’的存在,让我看看你第一次控制能控制成什么样子吧”,老夜心想。

    夜行川努力开始干预波纹的起伏,可是波纹像是原本就设定好了一般,对他的干预无动于衷。该死的,我自己发出的声音,我就不相信自己控制不了,夜行川的硬脾气又上来了。

    声音是我发出来的,声音越高频率似乎就起伏得越大,那我把声音降小些不就好了吗?夜行川心里飞快的得出了一个结论,下一秒,他真的放下了自己发出的海豚音。就在音放小的那一刻,体内的波纹真的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急促与高起伏慢慢的变成了平缓与低起伏,可这样一来,夜行川的声音频率一下子就小于了海豚的。

    “把声音放小,可频率不变试试。”老夜实在看不下去了,再一次忍不住开头提醒。

    夜行川再一次接到父亲的讯号,降下了自己的声音。可这一次他开始感觉到了自己肺部以下似乎有一股白色的气体,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开始感觉到声音波纹的白色似乎是从那里传来的。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夜行川开始控起肺部以下的那股气体。

    而就在夜行川的意识接触到那股气体的瞬间,那股气体似乎真的像受到了控制一样静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等待命令的士兵。

    太好了,果然可以,夜行川暗喜。现在声音小,频率也小,要做的就是把那股气体引向肺部,这样应该声音频率会高吧!得出了这个结论,夜行川也开始行动了起来。他试着抽一股气体引向了肺部,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声音的频率真的提高了不少。吃到了甜果,夜行川再次效仿,又抽了一股气体引向肺部,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抽得刚刚好,波纹的频率突然变成了海豚频率的2倍,而就在变成两倍的一瞬间,海豚音的频率突然和夜行川的声音频率融合成了一体,不同的是,那种融合更像是被夜行川的频率吸收走的。

    夜行川猛的睁开了眼睛,突然感觉周围的海豚音不再那么刺耳,但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张开着嘴巴却没发出多大的声音,而海豚的声音更像是自己控它们发出来的。

    “很好很好,小川,现在对着那边的海面把声音引过去。”老夜笑着指向了远处的海面。而夜行川顺着老夜手指的方向一偏头,顿时所有的声音像是受了他控制一般,如狂风暴雨般朝他看的方向涌去。

    “嘭”的一声巨响,海面炸起了巨大的浪花……

    所有的声音就在此时终止,海豚像受到了惊吓,全都扎入了海里,夜行川自己也呆在了那里,眼睛呆呆的看着炸起浪花的海面,面脸的不可思仪。

    “哈哈……啊哈哈……”老夜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夜行川转过头,愣愣地看着自己狂笑的爸爸,语气也吞吐起来:“爸,你…刚才……”

    老夜止住了笑声,眼睛认真地看着夜行川,心里想着是该告诉他一些事了。

    “先打完鱼,回家慢慢和你说。”

    此时,太阳的脸已经完全探出了海平面,暖暖的照在海面上,一股带着海洋特有香气的海风吹了过来,抚过夜行川的脸,似乎在说:“你是被选中的人!”

    ——————————————————ps——————————————————————

    各位好,我是子翼,作品我很认真的写了,而且会更加认真,不让大家失望,大家有什么意见,或是想说说剧的不足,请给我评论吧,只有这样我才能进步。

    还有哦,拜托收藏本书,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乐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