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秘之书 第十七章 让人不安的人摔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马啸天 书名:界灵碑
    阿儿和尚紫璇已经坐在了返城的公交车上,可能是太累了,尚紫璇竟趴在阿儿的怀中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甜美的笑容。阿儿的脑海中一直闪现着凌云仙说的话以及黑肤男人眼中那奇特的亮光,不时又看看怀中的尚紫璇,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但是脸上却莫名的显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痛苦。

    “富都别墅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往外走!”尚紫璇的家到了。阿儿摇一摇尚紫璇的肩膀,尚紫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这么快就到家了。”说着又看向阿儿,脸上露出灿烂阳光的笑容。“阿儿,我要回家了!”语气中显得不舍,小嘴稍稍撅了起来。

    阿儿看着尚紫璇一脸迷人的可样子,好像不忍看,转向窗外,“紫璇,我们还是……”“吱——”车停了,发出刺耳的声音,尚紫璇向阿儿摆摆手,“有事以后再说,再见!”露出一丝美丽的笑容。阿儿点点头也笑了一下,可是给人的感觉很苦。尚紫璇一愣,但被人们挤着下了车。阿儿看着尚紫璇消失背影,脸上划过一种异样的无奈和难舍,子无力的蜷缩进座位里,眼睛无神的看着车窗外后移着的一切。

    已西垂,阿儿回到了筒子楼,今天阿儿倒没有早早的进入楼中,而是站在高楼巨大的黑色投影里,抬头看着高高的天。阿儿今天很累,想在这里整理一下思绪。“阿儿,看什么呢,天上有什么?飞碟吗?”邻居大婶见阿儿今天特别的奇怪,好奇的问道。“噢,大婶呀!没有,我只是瞎看。”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想着:飞碟是没有,可是天上有神仙!“去!谁他妈的信!”阿儿自己对自己咒了一声,走进了筒子楼中的家。

    将咖啡色的上衣一下子甩进客厅的沙发里,阿儿习惯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一仰脖儿,一口气喝了下去。“痛快,真痛快!哈哈!”

    阿儿将子埋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机看了起来。坐下来使人心静,可是心静又使人容易遐想。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涌上了阿儿的心头,电视演得什么一点儿也没有看下去。“真他妈的逊!不看了。”阿儿随手关了电视机,进了卧室,打开了电脑。

    电脑中人头闪动,“哎,还是你们好!”原来是成博宜给阿儿发来了短信息。本来和死党成天在一起说东道西,遐想翩翩,期待着自己能够遇到一些奇幻的事,可是现在成真了,又觉得好累好累。

    平常时追求不平常,当不平常了,却又渴望平常。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阿儿打开短信息:阿儿好些了吗?阿儿笑了一下,“够意思,还关心我的,”

    “嗯,好了!”阿儿回复了一句。

    很快,“阿儿,今天在灵隐寺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你听说了吗?”成博宜看来就在电脑前,迅速有了反应。

    阿儿到吃惊得很,不是自己和死人凌云仙的事别人发现了吧?慌忙打上一行字:不知道,什么事?

    阿儿紧紧的盯着屏幕:“飞来峰后山有一位游客被一阵奇怪的风惊得失足落下了悬崖。有人亲眼看见那个人掉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三百多米的谷底。还有人听见了凄惨的叫声。可是后来灵隐寺的保安到下面寻找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连一滴血也没有。你说奇怪不奇怪。”

    阿儿心想:奇怪的事很多,说一件出来就得吓死你。阿儿笑了一下,接着打字。“嗯,是很奇怪,不过这也很正常,不定掉在哪里没有找到。”阿儿等着成博宜回应。

    可是很久了,没有反应。“冬眠了吗?”阿儿又打了一句。

    屏幕上连闪,“没有,没有。我正在给你发照片。电视里刚才转播了一则寻尸启事,就是那个掉下山崖的人的尸体。我把照片截了下来,发给你。”

    屏幕上出现了一幅照片:貌似中年,皮肤黑黑的,四方大脸,看起来威严得很。阿儿可是呆住了,这可是在灵隐寺的山道上撞上的那个眼睛放奇怪亮光的人。就是他,让自己心中很不安。现在竟然又发生了这么一件奇怪的事。但是自己总感觉到这个事可不是意外掉崖这么简单。另外这个人一定没有死去,因为在自己看来,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平常的人。想着,阿儿还不自的摸了摸脸上的胎记。

    “看到了吗?”

    “说话!”

    “走了吗?”

    ……电脑屏幕上接连不断的传来成博宜的信息。

    “都在,好!阿儿,现在好点了吗?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在灵隐寺……”没想到周绍钧这时也上线了。阿儿呆了片刻,揉揉眼睛,看看聊得闹的两个死党,怔了怔,打下一行字:“头又开始疼了,再见了!”然后加上自己别致的表——一个酣睡着的婴儿头像。也没有看两个死党的回应,关了电脑。

    阿儿想得太累了,但是躺在上,还是睡不着。看看窗边的万年历:2065年4月30,农历廿二,星期六。“还有二十二天!”总希望这种令人难安的子快一点儿过去,阿儿心里盼望着下一个月十五的到来。到时候不管怎样,一切都可能明白过来。

    富都别墅,尚紫璇正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中低声哭泣,两只眼睛象核桃似的红肿起来。一旁的一位很标志的妇女正在拍着她的肩膀不住地说:“紫璇,都这么大了,什么不知道呀!是吧。听爸爸的话,那个阿儿有什么好,长得又那么吓人,以后不要和他来往了。再说现在你们都还小,应该刻苦读书,对不对?”

    尚紫璇抬头看看边的妇女,又看看对面沙发中一根接一根抽着烟的很有领导气质的中年男子气呼呼地说道:“妈,我就是喜欢阿儿嘛,再说我又不是放纵自己胡乱谈,我是经过认真考虑过的。再说一直以来你们不让我谈恋,我不是很听话吗?可是现在我真地发现我上了阿儿。”说着尚紫璇竟然慢慢的露出了微笑,“你们不知道,这个阿儿很有男人的味道……”

    “你们小孩子懂什么男人不男人!要你以后不要跟他接触就不要跟他接触。摆着好好的财政司司长的儿子不理,偏偏挑了一个人见人怕的丑男生,听说家还住在筒子楼里。现在虽然司长的儿子知难而退了,但是绝不许你和什么阿儿接触。你,你可把尚家的脸丢尽了!”

    “我就是不喜欢你们司长的儿子,一看就是一个窝囊废,我就是喜欢阿儿怎么了?阿儿丑,我愿意;阿儿穷,我愿意!”见父亲当着自己贬低阿儿,尚紫璇反驳道。

    “啪!”“太不像话了,和爸爸这样说话!”尚紫璇是有点儿过分。尚紫璇的父亲尚子博可以说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今天竟然气得打了自己得要命的女儿尚紫璇一巴掌。

    “爸爸!你竟然打我?!”也许没有挨过打,尚紫璇怨恨的看了看父亲一眼,哭着跑出了家门。

    “紫璇!”做母亲的见女儿天黑了跑出去很担心,急忙喊道。“让她走!”尚子博正在气头上,怒吼一声。尚紫璇的母亲竟然呆立在当场,出去吧,不行;不去吧,担心。“老尚,什么话不能和紫璇好好说呢,发什么脾气。再说紫璇这孩子一直很听话,从来没有难为过你!”说着看了看丈夫一眼。

    “哎!这孩子。”尚子博跌坐进沙发里又开始喷云吐雾。尚紫璇的母亲快步走出了房门。

    尚紫璇的父亲尚子博是杭州市财政局的局长,上司房盛祖,也就是和阿儿打架的那个公子爷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喜欢尚紫璇的要命,又见过尚紫璇几次,尚紫璇的美色可以说是倾国倾城吧,这当老子的也中意。一来尚子博是财政局局长,二来尚紫璇是赫赫有名的校花,儿子如果追上尚紫璇不论从哪一方面将都很合适。于是总是利用职务之便向尚子博施加压力,让尚子博看好尚紫璇,无非是怕别人夺了这个难得的儿媳妇。尚子博呢,自然知道上司的意图,可是没有办法,也一直管的尚紫璇很严。尚紫璇可是非常讨厌公子爷,更看不上房盛祖的卑鄙手段。于是在学校里便将自己装扮成一幅女霸王的样子,学着社会上的太姐太妹们的样子打扮的风妖娆。一来放纵一下自己,另外希望公子爷看看自己的这幅德行能够放弃自己。没想到自己在梅家坞见到阿儿的风采,一颗心居然躁动了起来。又通过西湖一天的接触,阿儿深深地吸引住自己。就在这时,听父亲说公子爷无缘无故知难而退了,尚紫璇心花怒放,一下在改掉了自己往的伪装,还原本色,一颗少女的心一下子扑在了阿儿的上。谁知今天和阿儿到灵隐寺游玩竟然被父亲知道了,于是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尚紫璇一个人走在小区的路上,委屈得眼泪普塔普塔的往下掉。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可是父母却百般的阻拦。尚紫璇坐在花坪边的椅子上,天可能有些凉,紧紧的抱住了肩膀。“阿儿,你能来陪陪我吗?”天空出现了阿儿那又乐天,又调皮,又可,又显得气势夺人的脸。

    尚紫璇可没有发现,后的花坪中的花草正在悄悄的移动,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放险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界灵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