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秘之书 第八章 白吃了一顿早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马啸天 书名:界灵碑
    这一觉虽然短,但是阿儿觉得倒精神,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恢复得很快。拉开窗帘,阿儿看着东方的微熹想着昨天以及昨夜的事,长长的睫毛下双眸闪动着异样的光彩。不信也得信了,这世界如此的神秘,自己很荣幸的成为了一个神秘。好吧,自己是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阿儿和平常不一样的整理起自己的卧室来,虽然赤**,整个人显得很勤快。收拾完了又看了看,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又将暂时放在头的神秘之书拿起来,端详了一会儿封面上的少女——真美。又用原来的黑布一层层的裹住,嘴里自言自语道:“一个月以后再见了。”说着走向爷爷的房间,将书又放回地板当中,静静地站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看。“爷爷,阿儿要自己生活了,不管你在哪里,可要保重体。”缅怀一般地说着,眼睛中又滑落出滴滴泪珠。

    紧接着阿儿又勤快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打扫了一遍,整个家里焕然一新。阿儿看着自己的杰作,好像想到了什么,走进了洗手间。“哗啦啦”一阵水响之声,阿儿出来了,脸上的胎记贴上了一块创可贴,整个人经过梳洗显得更精神了。阿儿还下意识的拉拉自己左边额头的头发,稍稍掩住了一点儿胎记。阿儿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些衣服来,穿来上去,如果没有胎记的话,阿儿简直是一个小帅哥:一咖啡色的学生装,棱角分明笔直。里面佩着一件粉红色的短领衬衣,更显得精神。阿儿有找出一双崭新的白色的舰头旅游鞋一穿,自己还左右看了看。

    折腾了半天,屋子里进太阳柔和的光芒,阿儿抬头向外看看,“看来两个死党还在生气,否则这时候早就缠着到某某地去过礼拜天了。算了,还是找他们请吃早餐吧!”

    说完,阿儿到卧室里拿上信用卡带上门走了出去。“诶!阿儿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去干什么呢?好久不见你爷爷了!”刚一出筒子楼门,经常和爷爷聊天的大婶张口问道。阿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嗯,没事,爷爷回老家探亲去了!”

    “呕,就你自己,有事言语一声。”远亲不如近邻,阿儿一阵感动,点点头应了一声,便向小巷子走去。“没听你爷爷说过有什么老家,不就是这儿吗?”邻居大婶莫名的看着阿儿的背影喃喃着。

    一路公共汽车,阿儿终于来到了成博宜的家。成博宜本来是上海人,但是上海过于纷乱,成博宜的父母就搬进了杭州。其实上海人在杭州居住的很多,所以杭州又被称为上海的“后花园”。成博宜的父亲是做大生意的人,很有条件,这不面前的豪华别墅群就是成博宜的家了。

    阿儿今天这打扮倒显得讲究一点,别墅大门口的门卫没有过问什么,阿儿顺利地走了进去。来到一个三层高大的别墅前,阿儿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华丽旗袍的中年女人探出脑袋,看样子有几分风韵,这就是成博宜的母亲了。看见阿儿急忙说道:“是阿儿呀,快进来!听说你爷爷走了,你一个人……哎!”说着打开了门,还往外面张望了张望。成博宜的母亲是个很亲和的人,知道阿儿跟着爷爷一个人过苦子,一直很同阿儿。

    阿儿急忙说道:“不了大婶,博宜在家吗?我想和他出去买些东西。”

    “大早晨绍均就来找他出去了,还提到了你呢?怎么你们没有在一起?”

    阿儿疑惑的点了点头,成博宜的母亲也摇着头看了看远处。“阿儿,还没有吃饭吧,进来大婶给你做好吃的!”

    一直没有体会到母亲滋味的阿儿听着这样的话眼泪快要出来了,急忙摆摆手,“吃过了大婶,我这就去找他们!”说着话已经走出了十几米。

    “哎,这孩子,够可怜的!”成博宜的母亲看着阿儿的背影说着。

    阿儿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感觉到自己还真可怜,忍不住对着天空说了一句:“妈妈爸爸呀!你们在哪里呢?”

    两个死党自己出去了,阿儿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还真不知道干什么。

    远处传来一股清香的味道,阿儿的肚子“呱呱”叫了起来。阿儿看看对面,是一个卖羊杂拌儿汤的,生意还红火。三两步穿过马路,阿儿来到地摊边,“老板,来一份儿!”“诶好,您坐着!”

    一会儿杂拌汤来了,阿儿也确实是饿了,三两下一碗杂拌儿汤,两个小烧饼就进入了肚子里。一只手伸进衣兜的阿儿这时才犯傻了,自己只有信用卡,可这小地摊是不刷卡的,自己又不是那种吃饭不算帐的无赖,这怎么办?阿儿抬着脑袋四处看看,谁也不认识,只好呆了起来。人渐渐的都走了,老板也开始收拾了,阿儿还在那里坐着。

    “小兄弟该走了,我也该回去了!”老板是个三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收拾完了家当,也就只等阿儿算账了。阿儿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口中模糊不清的支支吾吾着,手里拿着那张信用卡。老板见了,又看看阿儿的穿戴,无奈的笑了一下,嘴中说道:“有钱人就是有钱,吃这些东西还带着信用卡。可惜我们这里不能刷卡,小兄弟一共就五块钱。”

    五块钱?阿儿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见阿儿还在撒呆,而且脸红红的,老板看出了端倪,笑着走过来拍拍阿儿的肩膀说道:“小兄弟,别紧张,没有现金没事,回头给我!去吧!”

    阿儿可是没有想到,这社会现在还有这样的人,感激地看着老板,点点头说道:“谢谢大哥,你等着我去取钱!”说完就急着去找银行了。阿儿刚离开,走来一个少女,黑色牛仔裤,橙色的桶靴,上一件白色的长袖小夹克,紧的黑色衣里双峰高耸。头上柔顺的长发自然的披落肩头。皮肤白嫩光滑,长睫下的双眼亮丽动魂。没有一丝表,给人一种消冷的感觉。

    正在收拾的老板见来了这么一个美女,呆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卖完了!”少女看看阿儿远去的背影,淡淡地说:“刚才人的钱我来付!”说完掏出五元钱递给老板,朝阿儿奔去的方向走去。

    小老板奇妙的看着手中的钱,又看看离去的少女,“长着那么大,那么吓人的一块胎记,还能迷住女孩子,社会真的变了!”

    阿儿终于气喘吁吁的来到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前,取了五百块钱,正要走,阿儿突然又将卡放了进去,认真看了看,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卡中怎么取了五百块怎么余额还是十万元整?”说着又按了几下键盘,里面又吐出五百元,可是余额显示还是十万元整,没有警报,旁边显示:磁卡正常,可以使用。阿儿装好钱,取出卡,一步一回头的看看取款机,嘴里嘟囔着:“真他妈见鬼,这我不就是富翁了吗?”按理说阿儿应该兴奋,这可是一张永远划不完的卡。可是阿儿倒是提心吊胆,联系自己一系列的经历,这事又很玄,还是不要说得好。

    阿儿来到吃羊杂拌儿的地摊,人早就走了。不过阿儿却发现在地上有一块碎石下又一张字条,好像是人故意放的。阿儿奇怪的捡起来,“小兄弟,艳福不浅呀,有一位美女替你结账了!”最后还画着一个吐着舌头的笑脸。“什么美女会为我结帐呢?”阿儿陷入了沉思,他可不愿意欠别人的人

    刚才还是晴空万里,可是突然而来的一阵小雨惊醒了沉思中的阿儿。“下雨了!”阿儿说了一声,向一边的站台内躲去。没有几分钟,雨停了,杭州天天小雨是很正常的。

    阿儿抬眼间赫然看见站牌上写着:下一站,西湖。阿儿喃喃道:“西湖可是名胜,在杭州长大,还真的没有认真的游览过!嗯,就这么定了,反正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正好一个公共汽车停在了站台,阿儿上了车。

    周末人很多,又是清明前后,天气不是很,西湖还算是旅游的旺季。阿儿下了车一看就懵了,这哪里是看风景,分明是看人。可能眼晕,阿儿站到道旁的草坪里,旁边还有一个厕所,很多人还在厕所口等着。“真他妈的逊!中国人多,真是名副其实!”阿儿不遛出一句口头禅,然后便蹲在一棵松树之下,看着西湖不大的门口前聚集着的人群。

    不知怎么,阿儿突然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看得非常深,好像要侵入自己的心里,自己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心动间阿儿站了起来向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转间,一阵奇特的蔷薇的香味弥漫在鼻子边上,一个人影从自己的眼前晃过——黑色牛仔裤,橙色的桶靴,白色的长袖小夹克。长长的秀发不经意间划过阿儿的脸庞。人影缓缓走远,阿儿的眼光也随着延展。看着这背影,阿儿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搞不清楚为什么总认为看自己的是这双眼睛。

    “这怎么可能呢?人家看我干什么?”阿儿打趣地说了一声,又看了看西湖的门口,人少了不少,便走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界灵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