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秘之书 第四章 茶坊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马啸天 书名:界灵碑
    这个早晨异常寂寞,阿儿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看看天花板,看看四周,想到这个家中只有自己一个人时,阿儿也不缓缓流出了眼泪。当自己真正成了自己时,才感到了自己脆弱和幼小。以前总觉得爷爷在耳边像只苍蝇似的嗡嗡翁烦的不行,而现在却出现一种期待。

    知道爷爷是不会回来了,阿儿呆了片刻,到洗手间作了一次简单的洗漱,头发也没有整理,昨夜挂伤的胎记上还残留着丝丝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沉闷的心让阿儿也失去了饥饿的感觉,正要走出门去,阿儿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他妈的逊!天塌了吗?今天是星期天呀!”阿儿又慢腾腾的走进自己的卧室,也许是昨天夜里很累,阿儿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乱七八糟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又响起了叫喊声:“阿儿,在饿补大觉吗?走了,我们去梅家坞喝茶吧!”原来是成博宜和周绍钧两个死党。阿儿睡得很累但并不深,听见动静便懒洋洋的爬起来,机械般的向外面走去,已上三竿。两个死党正在门口等着,阿儿看了看两人,又向周围看了看,无聊的说了句:“怎么这个礼拜天自由了,那两个没有跟着?”声音中带着讽刺和挖苦的味道。两个死党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你这怪物这两天怪怪的,作为兄弟的放心不下,所以只好牺牲自己的风花雪月,来陪陪你了。”周绍钧说完眼睛看着阿儿,正等着阿儿一阵在了讽刺一番,这可是阿儿平时的一贯作风。可是今天阿儿和平时明显的不同,不但没有挖苦自己二人,那眼神好像带着一种隐隐的激动,嘴唇也在微微的颤动。成博宜和周绍钧感觉到阿儿一定遇到什么事了,不再开玩笑,正儿八经的问道:“阿儿,我们是闹着说的,你怎么了,怪怪的?”

    爷爷的离去,真的让阿儿好像没有了依靠,总觉得空的。现在看两个死党倒还有点儿谊劲儿,只感到心中一酸:“爷爷离开了!”说着阿儿便低下脑袋,流起眼泪来。阿儿向来属于乐天派的,什么事都不在乎,今天这样的表现,一定有事发生了。整天混在一起,没有感是假的,成博宜和周绍钧急忙关切地问道:“阿儿,到底怎么了?”

    一本奇异的书,爷爷走了,还有自己子无缘无故的发光说出来是没有人相信的。再说那本书爷爷那么看重,也不能随随便便去说,阿儿只是摇着脑袋,在最好的朋友面前发泄着自己的悲伤,人生的脆弱终于彰显无遗。

    看着阿儿的样子还真地把成博宜和周绍钧搞了个措手不及,一向阿儿都是乐天悠哉的,猛地深沉起来,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再加上阿儿什么也不说,又不便问,三人竟然沉默了,只听见阿儿口中轻微的抽泣声。

    三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就在筒子楼的门前静静的呆着,进进出出的人都不奇怪的看上两眼,三人开始觉得有一点别扭。“走啦!”还是阿儿打破了沉寂,说了一声和两个死党慢慢地走了。

    梅家坞,都说是西湖龙井最正宗的产地,位于杭州市西湖区。沿着大道,穿过涵洞,三人终于乘着公共汽车来到了梅家坞。“十里山道梅家坞,茶景伴君一路行”这话一点也没有说错。大道两边的山岭上种植着一望无际的茶叶,茶田中俊俏的采茶姑娘穿着蓝色小衣白围裙正在忙碌着采着新鲜的茶叶。又走一阵儿,两边的山道上出现了一间连一间的茶坊,每个茶坊看来生意都很红火,里里外外人头攒动。

    正是清明时节,也正是龙井茶最嫩的最香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看出慕名而来品茗购茶的人很多。三人下了公共汽车,成博宜、周绍钧竟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看着这些南来北往的客人。阿儿还是一点儿精神也没有,耷拉着脑袋跟着两人向道边的一个茶坊走去。

    “客人请进,几位?”一位漂亮的小姑娘皮肤嫩嫩的,两只大眼睛闪亮晶莹,脑后的黄色手帕包裹着马尾,看着清秀极了,加上通的箩绿更显得充满灵气。此时正手挑竹帘看着他们三人,看来服务态度还不错。成博宜和周绍钧兴致正浓,一边迎合着:“三个!”一边走了进去。后面慢腾腾的阿儿在两人早已经坐在大厅桌子旁边的时候才走到门口,挑帘姑娘看看阿儿的样子,急忙问道:“请问你干什么?”

    “喝茶!”

    “喝茶?就你一位吗?”

    “前面说了,不是三位吗?我就是那个三。”挑帘姑娘急忙向里面看看,成博宜和周绍钧正冲着她点头。挑帘姑娘也许是手累了,摇摇手,又看看阿儿,怎么觉得他不像是他们一伙儿的。

    “怎么,我不能来品茶吗?”阿儿声音稍微搞了一点儿,同时正眼向小姑娘看去。

    “呀!”挑帘姑娘一声轻微的惊讶,同时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儿,眼睛却呆呆得看着阿儿的脸,显露出一丝恐惧来——阿儿脸上的胎记昨天夜里被划破后仍然带着血迹,而且显得颜色更加深了,看起来更吓人了。

    挑帘姑娘的这种景阿儿可是见多了,每次都要开开玩笑,可是今天实在是没有心,阿儿看了小姑娘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指指里面,意思是:我可不可以进去?挑帘姑娘急忙闭上眼睛,连连点头。

    “真他妈逊,这也能成一个万能的通行证!”还自己打趣了一句,阿儿来到了茶桌边,也不脱鞋,一下子蜷缩在柔软的竹制沙发里面,看起周围的景来。还别说,这茶坊里面的装修还真是一流的,清一色的竹制材料。就连窗户也是用竹镌成的,室内到处悬挂着蝈蝈笼似的香料笼,散发着清香。大厅正播放着柔和的古筝曲子,偶尔夹杂着雅间中传出来的本韩国的轻柔舞曲。

    表演茶艺的姑娘来了,正好是刚才接他们三人进来的姑娘。双手托着茶具,眼睛下垂,好像不敢向上看,走路也是慢吞吞的,细瞧之下,双手还在打颤。看来小姑娘是被阿儿的样子吓坏了。

    小姑娘慌慌张张的将茶具放在茶桌上,两个杯子还差点儿掉在地上,眼睛一点儿也不敢向上抬。周绍钧看着小姑娘的样子,知道是被阿儿的样子吓的,便扶正两个茶杯说道:“小妹妹,我们都是杭州人,喝茶自己都懂,我们自己来吧!”话音还没有落,小姑娘话也不说,微微一点头,转就走。直让成博宜和周绍钧看得瞠目结舌,心里直佩服阿儿的魅力。可是看看阿儿还是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刚才的景好像一点儿也没有看见。

    “我说老兄,能不能打起精神来。”成博宜瓮声瓮气地说道。阿儿听了,也许是不愿意扫了他二人的兴致,正了正体。

    “阿儿,你的胎记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更加明显了,怎么还有血迹?”周绍钧看着阿儿的脸说道。

    “昨天洗澡不小心划伤了!”说着阿儿又想起自己昨天晚上体放光的事,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胎记,又好像搞不明白似的,摇了摇头。

    见阿儿奇怪的举止,周绍钧和成博宜互相看了看,周绍钧接着问道:“怎么,又想起什么事了?”阿儿看了看他们俩,淡淡的笑了一下,摇摇头。

    “终于笑了!”成博宜粗声说到。

    这淡淡的一句话却让阿儿一阵感动,急忙使劲儿拍了成博宜的肩膀一下,又分别看看二人说道:“好,别的什么也不想了,今天就好好的玩一天。”说着笑着看着二人,虽然显得还是很勉强,但开心多了,这让周绍均和成博宜也放松了不少。

    三人品茶正兴,突然发现一片黑影当头罩下,三人奇怪,抬头一看,原来桌子旁边竟然站了几个人,正是尚紫璇和刘振南等几个人。尚紫璇今天的打扮更是感迷人,下还是那件淡蓝色的超超短裙,上竟然穿了一件肩的紧小背心,两个发育尚好的玉女峰高前。就连正在品茗的三人也不吃惊——竟然这么大!

    三双眼睛正呆呆的看着尚紫璇的口,却听见尚紫璇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瞧你们那德行,好像没有见过美女似的,还来这里品茶!不要给我们高一三班丢脸了。”说完眼睛高挑地看了刘振南他们一眼,几个男生猖狂的哄笑起来。

    阿儿今天心正不痛快,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儿致,不料又碰到这群人来捣乱,心里忍不住有了火气。端着茶杯的手没有动,眼睛慢慢的看向尚紫璇。

    阿儿脸上的肌不停的颤抖着,尤其是右边的胎记上好像许多的蚯蚓在爬动,而且昨天的伤口被扯动竟然溢出血痕来。眼睛中让人感到一种愤怒,那两道眼芒好像直到人的心底,“趁我能够控制住之前你们马上消失!”几乎是一字一字说出来的,声音不大,但份量很重,引得周围喝茶的人争相看来。如果是第一次看见阿儿,真地会让你感到害怕,所以有很多人都是惊愕的表,一些女人都不捂住了嘴巴。刘振南他们见多了,此时也不有一点儿害怕,眼睛不由得躲开阿儿的眼神,看向尚紫璇。就连周绍均和成博宜也感觉到阿儿是真的生气了。

    而尚紫璇好像今天是故意来找茬似的,见到阿儿的样子也没有感到害怕,倒是挑衅似的勾魂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阿儿,也是一字一字的说道:“怎么你还会生气,青面兽!你这个样子真丑!”说完嫣然一笑,扭头看天——我就是不走,看你敢怎么样!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成博宜听尚紫璇竟然说出如此侮辱阿儿的话一时气愤,张口顶了一句。尚紫璇没有说话,倒是一边的刘振南一把抓住成博宜的衣领吼道:“小子,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话没有说完,“哗啦!”一声,刘振南已经成了半个落汤鸡,每天都要精心整形的头发粘满了水,正一滴滴掉下来。

    刘振南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又看看边的美人也正看着自己,不由得怒火中生:“妈的,竟然让老子在心仪的女人面前丢丑!”心里骂道,手已经伸向泼水的阿儿。阿儿才不怕他,一把就攥住了刘振南的拳头,牙一咬,用力一扭,单臂一挥,刘振南径直就跌到了地上,直惹得旁观人们的一阵嬉笑,和刘振南一起的几个男生也吃惊的看着阿儿。

    这下子,刘振南满脸羞红,慢慢腾腾的站起来,正要拍拍自己上的土,却见眼前一个人影已经来到——正是阿儿。“刘振南,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招惹我们!”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一双眼睛,不过此时距离刘振南太近,太近,刘振南真的怕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呆呆得看着阿儿。

    一边的尚紫璇此时却并没有因为刘振南的丢糗而生气,却怔怔的看着阿儿,表说不出的异样——如果你从现在尚紫璇的角度看阿儿,正好看不见阿儿的右边脸,那简直是一张充满男人的魅力的英俊的脸。

    好像感觉到尚紫璇看着自己,正好茶坊的保安也来了,阿儿轻眼聊了一眼尚紫璇,霎那间也不由得一怔,这种眼神,为什么这么奇怪?没有多想,阿儿抬眼过去,“你们赶快离开,不要影响我们喝茶!”说完背对他们,阿儿也没有想到,为什么这次自己说的话这么客气。

    尚紫璇也移开了目光,看了看刘振南,脸上没有任何表,“我们走!”,不过转间还望了阿儿的背影一眼,几个人悻悻的走进了茶坊的雅间。众人散开,保安见没事就走开了。不过一个角落里,那个挑帘的小姑娘还正在捂着嘴巴看着阿儿。

    “扫兴!”成博宜看来火气还没有落,吼了一句。阿儿看了看周绍均一眼说道:“本来好的心让他们给搅合了,我们还是走吧,省得再见他们刺眼!”

    “对!对!”成博宜梗着脖子又吼道,周绍均笑了笑点点头。不过阿儿此时却奇妙的想起刚才尚紫璇看自己的眼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三人离开茶楼,天已经正午,也没有下馆子的心,只好一人买了一个粽子边吃边看。也许是出来一段时间,心开阔了吧,阿儿又渐渐的开始和两个死党乱吹胡诌了起来。

    三人边走边说,突然阿儿清晰的听见,“孩子,终于见到你了!”阿儿转头一看。

重要声明:小说《界灵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