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原来这就是沈家庄(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非梦 书名:娘子别跑
    两人一出卫府,便骑上了沈一飞事先准备的马匹。一一前世只会骑赛车,不会骑马,于是两人只好共骑一匹马了。两人快马加鞭,颠簸了半个月后,终于到达了沈家庄。

    一一来到沈家庄时,早已昏得不知东南西北了。这骑马对一一来说比骑赛车痛苦多了,一一在马背上颠了半个月,差点连整个人的骨头都被颠散了。一下马,一一就倒在了沈一飞的怀里。

    早些时候,沈一飞就已经飞鸽传书告诉父母一一已经找到。出发前,沈一飞更是又飞鸽传书告知两人回到庄里的大致子。于是,一道沈家庄,众人便迎了出来。

    沈夫人任青虹,任家堡三千金,一听说夜挂念的小儿子回来了,便率先跑了出来。看见沈一飞怀里奄奄一息的一一,她心疼得抱着一一痛哭了起来:“我苦命的一一啊!”

    紧随而来的是沈家庄的当家沈逸群,意见自己最疼的小儿子竟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一一的大哥二哥沈一天和沈一冲两个年轻人看见小弟前所未有的憔悴样子,也不红了眼。

    “爹娘,大哥二哥,一一没事,别担心,只是这半个月马不停蹄,一一没休息好,过度劳累罢了。只要休息几天就会好了”沈一飞见父母兄长如此担心一一,便急急向众人解释道。

    众人听沈一飞这样说,便都放下心来。任清虹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泪,对沈一飞说道:“一飞,那你快抱一一去休息吧!还有,放下一一后,你也去好好休息一下,你也应该累了”

    “小北、小中,你们俩负责照顾好四少爷;小南,你也去伺候你的主子吧”对沈一飞说完,任清虹又分别对一一和沈一飞的两个贴小厮吩咐道。

    小南是沈一飞的贴小厮,小北和小中则是沈一一的贴小厮。沈家四兄弟从小就有专属的贴小厮,分别为沈东、沈西、沈南、沈北、沈中。由于沈一一从小体弱,再加上受宠,沈逸群便特别拨给由于两个贴小厮。只由此就可看出,沈一一在沈家庄的地位是如此的高。

    虽然沈任二人特别宠沈一一,但他的三个哥哥却从未妒忌过、埋怨过。沈一一自小体弱,又长得像女孩子,加上善良乖巧、精灵可,他的三个哥哥同样十分宠他,特别是三哥沈一飞,更是弟成痴。试问,三个哥哥如此宠他,又怎么会嫉妒他被父母宠、埋怨父母宠他呢?

    沈一一对沈家庄里的下人也十分的好,因而下人们也十分宝贝他。于是,沈一一从小就是沈家庄的一宝,对他,众人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又怕摔着了。

    自从沈一一失踪后,众人便夜担心。现在可好了,“沈一一”终于回来了,众人都比办任何喜事要高兴。

    一一确实像沈一飞所说的那样,累坏了,睡几天就好。睡了四天,一一终于神清气爽地醒过来了。一一一醒过来,小北就跑去告诉夫人老爷去了,小中则扶着一一起来,对他嘘寒问暖。

    “少爷,你饿不饿,小中叫人做些你最吃的东西来可好?”

    “少爷,你渴不渴,要不要小中给你冲壶你最的‘玉湖’来?”

    “少爷,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小中去给你请郎中来?”

    “少爷,你……”

    “少爷,你……”

    一一向来起气很重,也不喜欢有人吵他,睡得越少起气越大。这次,一一整整睡了四天,睡饱了,起气本不会很大,但小中一直在他耳边“少爷”个不停,一一的好心都被他破坏了。于是,一一不耐烦了:

    “他妈的,;老子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让你闭嘴!“

    以前的沈一一对小北和小中都是友善的,不管怎么的生气、怎么的不耐烦,他也不会对他们两人大小声。可如今一一一醒来就凶小中,让小中惊讶极了。小中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一一说:“少爷,你怎么了?你以前可从来都不会对小中和小北大小声的,也从来不说粗语,少爷是不是睡糊涂了呀?”

    糟,一气起来又粗语连篇了!一一心里直喊不妥。幸好,他又很快调整了过来,换上了一张满是歉意的脸,对小中说道:“那个……那个小中,对不起,我是不应该对你大小声的”

    “没关系,小中还以为少爷你睡糊涂了呢”见一一对他道歉,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少爷,小中放下心拉,笑眯眯地回道。

    “对了,小中,能不能弄些吃的来,我饿了”刚才刚醒来不觉得,现在一跟小中讲话,一一的肚子就咕咕地叫起来了。一一当然饿了,他可是睡了整整四天,也就是说,他整整四天没吃过东西了。

    “好,好,少爷你等着,小中这就去拿点吃的给少爷”小中听一一喊饿,便高兴地跑到厨房给一一张罗吃的去了。

    众人听小北说一一醒来了,都急急地赶了过来。任青虹一进房,看见一一坐在前,便扑上去紧紧抱住了一一,又一次大哭了起来。

    “好了,夫人,别哭了,一一这不是好好的嘛”沈逸群见一一气色不错,便劝起自己的夫人来。一一的三个哥哥也看见了一一的好气色,便顺着自己的爹的话,纷纷上前劝任青虹别哭。

    任青虹听得自己的相公和儿子们如此劝道,也觉得有理,便停止了哭泣。但她忽然又感到不对劲了:我哭了那么久,一一都没劝过我,他一直都是无动于衷以前的一一可绝对不会这样的!于是她抬起头来问着一一:“一一,你怎么了?”

    一一冷不防地被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却风韵犹存的女人抱着大哭,,正不知所措中,忽然听到这女人叫自己的名字,还问自己怎么了,便下意识的地望向了沈一飞,用眼神向他求救。

    任青虹一问,在场的众人除了沈一飞外,都看出了一一的不妥来。见一一望向沈一飞,众人便都把眼光从一一上转移到了沈一飞的上来。

    沈一飞收到一一的求救眼神,又见爹娘兄长都看向了自己,他一拍脑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有一件大事没说!

重要声明:小说《娘子别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