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一种风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今天是星期一,是个上班的好子,上班的空余,也会上Q看看,本来办公室的电脑是上不了Q的,但是后来就能了。我顺便也给杨苗的电脑弄了一下。这样上班时就能网上交流了。但是,一般况下,我和杨苗是不交流的。因为实践证明,说话是要比打字方便的多。

    我说:“杨苗,多谢你的花。”

    杨苗说:“不谢。小伊,真是看不出来。”

    我说:“是啊,我也看不出来。”

    杨苗说:“你要早说你屋里有人呢,我就不上去了。”

    我说:“这倒无所谓,只是干嘛送花给我?”

    杨苗说:“她吃醋了?”

    我说:“没有,不过为什么?”

    杨苗说:“你别误会啊。”

    我说:“我没误会,是你们都在误会。”

    杨苗说:“其实,昨天我去了一个镇里,是讲培育鲜花的,我看着花漂亮,就带回来了一把,刚好你病了,所以就给你了。”

    我说:“这样啊,多谢你的花了。”

    杨苗说:“你知道,没什么意思的。”

    我说:“但是别人看来太有意思了。”

    杨苗说:“什么意思?”

    我说:“没意思。”

    杨苗说:“小伊,你这样说话,很有意思吗?”

    我说:“是啊。不然干嘛?”

    杨苗说:“工作。”

    于是就只好工作了。我在抄杨苗昨天记的笔记。

    下午的时候,我总算抄完了。

    我说:“我现在知道了,农业局呢,就是管农业的。”

    杨苗说:“你觉悟还高。”

    我说:“只要归农业类的,花啊,草啊,树啊,庄稼啊,鱼啊,青蛙啊,蝗虫啊,大粪啊,都要知道一点。”

    杨苗说:“这话是真的。”

    我说:“我四年大学算是白学了。”

    杨苗说:“你是学金融的,对吧。”

    我说:“好像是,我都忘了。”

    杨苗说:“你炒股吗?”

    我说:“不炒啊。干嘛?”

    杨苗说:“那就好了,不然今天就该心痛了。”

    我说:“干嘛心痛?”

    杨苗说:“新闻说今天下午股市暴跌,知道吗?”

    我说:“不知道,与我无关,反正不是我干的。”

    杨苗说:“废话。”

    我说:“不过前几天我确实说过股市不行了这句话,莫非真这么灵?”

    杨苗说:“我还说过今天你会来上班呢,我的也很灵啊。”

    我说:“不说了,工作。”

    然后我上网看了一下,果然是绿的一片的壮观啊。股票基本上是跌停的状态。

    我对杨苗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炒股吗?”

    杨苗说:“不知道。”

    我说:“就是因为这里是农业局,工作是要绿化,全都和绿色有关,炒股肯定亏。”

    杨苗说:“照你这么说,消防局的人应该很有钱。”

    我说:“没错,所以医院则是不死不活的多。”

    杨苗说:“呵呵,你改行吧。”

    我说:“你呢,更不适合炒股了。”

    杨苗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的名字啊。苗就是绿色的。”

    杨苗说:“那就错了,你没听过一个词,叫根正苗红吗?”

    我说:“关键你是秧苗啊。秧苗总不会是红的吧?”

    杨苗说:“小伊。有你这样称呼姐姐的吗?”

    我说:“晕,又来了。不说了,工作。”

    然后上Q,给钟静发了个消息。

    我说:“老师好。今天股票怎么样啊?”

    钟静说:“似乎跌停了。”

    我说:“是吗?那你卖了吗?”

    钟静说:“还没呢,正在想考虑当中。”

    我说:“哦。”

    钟静:“你认为呢?”

    我说:“不卖。”

    钟静说:“为什么?”

    我说:“麻烦啊,卖了以后还要买。何苦呢?”

    钟静说:“要是继续跌呢?”

    我说:“也有道理,随便你了。”

    钟静说:“要是你,你卖不卖?”

    我说:“不卖,买。”

    钟静说:“你厉害。”

    我说:“开玩笑的,当然是你自己做决定了,与我无关。”

    下午三点过后,钟静发消息过来说:“我买了。”

    我说:“你卖了?”

    钟静说:“不是,没卖,又买了。”

    我说:“晕,我开个玩笑撒,你也当真?”

    钟静说:“你是我的幸运星,我相信你。”

    我说:“看来你还真把我不当人了。”

    钟静说:“其实我相信你是因为觉得你不简单。”

    我说:“是吗?这你都能感觉出来,你也不简单。”

    钟静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高手了?”

    我说:“高楼倒是有,哪来的高手。”

    钟静说:“你有高手指点吧?别不承认。”

    我说:“好吧,我承认我是找了个高手做师傅。”

    钟静说:“所以你就不用我教你了。”

    我说:“没错。”

    钟静说:“你师傅说明天会涨吗?”

    我说:“他说,会的,明天肯定涨,除非它跌。”

    钟静说:“小伊,我突然很喜欢你了。”

    我说:“我一直都很喜欢自己。”

    钟静说:“现在我渐渐可以欣赏你这种讲话的风格了。”

    我说:“讲话还有风格?”

    钟静说:“当然有,我能感觉到。”

    我说:“那你有没有感觉到,我要和你说再见了。”

    钟静说:“别走啊。”

    。。。

    我问杨苗:“你有没有感觉到,我讲话很有风格?”

    杨苗看着我说:“没有,我觉得你很有病。”

    我说:“多谢了,你总算承认我有病了。”

    杨苗说:“小伊,你不会真是病傻了吧?”

    我说:“是病了不是傻了。”

    下完班,回家路上。杨苗说:“和我一起回家,她不会生气吧?”

    我说:“不会。对了,你是说谁?”

    杨苗说:“你那位咯。”

    我说:“不会。会也不要紧。”

    杨苗说:“真的很羡慕你,难怪你上班这么安心,无无求。”

    我说:”你直接说我没追求不就行了。”

    杨苗说:“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那是什么意思?”

    杨苗说:“没意思。”

    我说:“学得很快啊。”

    杨苗说:“现在我就不叫你上我家去了。”

    我说:“我今天还真有兴趣到你家坐坐,来而不往非礼也。”

    杨苗说:“我舅舅也在。”

    我说:“那就算了。改天。”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