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另一种美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吃完饭,我说:“阿珠,你做的菜真是好吃。怎么做的啊?我想学学。”

    阿珠说:“好啊,我教你,先把兔切好,然后放进锅里,放盐,放水,然后炖四十分钟就行了。”

    我说:“哦,好麻烦,太复杂,记不清了,不学了。”

    阿珠说:“之所以好吃呢,就是因为山兔很鲜,很甜。”

    我说:“哦,我还以为你放糖去了呢。”

    阿珠说:“真奇怪,你爸妈也是科研所的,怎么你什么都不懂呢?”

    我说:“因为我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当然不懂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阿珠说:“好像就只有你要读书似的。”

    我说:“但是我读过的书比你吃过还多。”

    阿珠说:“废话。”

    我说:“其实呢,我不是不懂,而是太懂,深藏不露。知道吗?我搞研究的时候,你还不会吃。”

    阿珠说:“你搞什么研究了?”

    我说:“那就多了,比如把玻璃管用酒精灯烧红弯成吸管啊,把酒精灯里的酒精倒出来养鱼啊,用温度计测试火的温度啊,还有用化肥把人家土里的菜全给化了呀。等等。”

    阿珠说:“怪不得你家的房子会着火了。”

    我说:“真的,原来我家很多试管,烧杯,温度计这样的仪器。后来基本上没完整的了。有一次,我带了一个很可的烧杯去学校当茶杯用,被同学见到了,结果人家告诉老师,说我从学校化学实验室偷的,结果把我的给没收了,伤心死我。”

    阿珠说:“呵呵,你家怎么会有呢,我家怎么没有?”

    我说:“因为那是我从科学研究室拿回来的。你没去拿怎么会有?”

    阿珠说:“现在我知道科研所为什么会被撤了,都是你的功劳。”

    我说:“我还没这么有影响力。告诉你这些就是证明我其实很懂的,渊博。”

    阿珠说:“你懂什么了?”

    我说:“除了不懂的,我什么都懂。”

    吃完饭休息的时候,阿珠她爸问我:“小伊,你是按照我讲的那样修剪的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她爸说:“我怎么发现你锯的都不是无用枝的呢?”

    我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见有绳子的绑着,我就锯了啊,我不清楚什么有用没用的。”

    她爸说:“还有,我发现绳子的数量比你锯的树枝要多很多。”

    我心想,这都什么人啊,太变态了,居然还会去数绳子有多少条,树枝有多少条的。莫非这就是研究生干的事?

    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风把一些绳子吹下来了。”

    她爸说:“或者是你嫌麻烦直接把绳子解下来了。”

    我说:“呵呵,没有的事。”

    阿珠说:“爸,人家好心的帮你锯树枝,你还不相信人家。”

    我说:“就是就是。”

    她爸说:“不是不相信,而是没法相信。小伊是什么人啊,闯祸大王,我就不相信他会循规蹈矩。”

    阿珠说:“上午我跟着他呢,他真的很认真的做。”

    她爸说:“是吗?难于置信啊。”

    我说:“在阿珠的监督下,我很循规蹈矩。”

    她爸说:“下午还是我去吧,你们下午可以去山上走走。”

    阿珠说:“真的呀,不用做事了?”

    她爸说:“不用,我现在不相信你们。”

    阿珠笑着说:“呵呵,我真的没骗你,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

    现在我发现,阿珠真的很会骗人,而且骗起人来让你由不得不信。就是不信也不会生气,因为阿珠真的是太可了,太让人想去了。

    今天我见到了阿珠的另一种美丽。

    没想到下午居然不用做事了,真是一件乐事。等她爸走了之后,我和阿珠呆在花园里。

    我说:“珠儿,真是奇怪,今天没下雨,我还是觉得你很好看。”

    阿珠说:“因为我本来就很好看啊。”

    我说:“哦,也是,小镇姑娘嘛!”

    阿珠说:“现在干嘛去啊?”

    我说:“私奔吧。”

    阿珠说:“去哪?”

    我说:“回家,你家。”

    阿珠说:“说真的。”

    我说:“我就是说真的呀。”

    阿珠说:“要去你去,我不去。”

    我说:“那还是去看含羞草吧。”

    阿珠说:“呵,我就知道你会说的。”

    我说:“因为这是你花园里唯一会动的东西。”

    阿珠说:“谁说的?蜜蜂不会动啊。”

    我说:“蜜蜂那叫飞,不叫动。”

    在含羞草旁边。

    我说:“它怎么就会动呢?真是不明白,阿珠给我讲讲吧。”

    阿珠说:“说了你也不懂。”

    我说:“不懂归不懂,你说说看。”

    阿珠说:“不懂,你以为我是植物学家啊。”

    我说:“没有,我以为你是植物学家的女儿。”

    阿珠说:“反正呢,含羞草是很有用的东西,可以预测地震啊,什么的。”

    我说:“原来你家在这种含羞草就是为了防地震啊。”

    阿珠说:“不是,是看的。你没见都开花了吗?”

    含羞草开花了,在阿珠这里,也并不奇怪,含羞草的花大概像蒲公英花的形状,只不过是紫色的,吹一吹它还不会散。

    我说:“其实呢,有些东西不开花也很好看的。你让这些草天天都开着花,人家会太累的。”

    阿珠说:“哟,你倒是怜惜起花草来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怜惜一下我家的雪梨树,那些无辜的树枝,本来人家是要结果子的,却被你弄得断手断脚,断子绝孙了。”

    我说:“别说的这么难听,什么断子绝孙?我是帮它们计划生育,超生是要罚款的。”

    阿珠说:“照你这样说,我还是信使,帮助这些花儿幸福的绽放。”

    我说:“你又不是蜜蜂。”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