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动情时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等阿珠吃完我烤的番薯,那边鱼也烤好了。烤鱼才是真正的美味。

    阿珠说:“有鱼你怎么不早说?”

    我说:“鱼是别人烤的,这番薯虽然难吃了点但却是我烤的,所以你当然要先吃我烤的了。”

    阿珠说:“算了,现在也吃不下了。”

    我说:“我也是为你好,鱼有鱼刺,很危险,番薯你就是连黑皮吃进去也没事。”

    阿珠说:“你倒是很为我着想。”

    我说:“我去帮你吃鱼了。”

    阿珠说:“去吧,多吃的鱼刺。”

    然后我就去弄了一块来,看见海棠坐在后面没事,我就把那块很嫩的鱼给了海棠。

    我说:“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比番薯要好一点,你别拒绝。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海棠就接受了,说:“好。”

    我坐下来说:“小心鱼刺啊,不然你又会恨我了。”

    海棠说:“行了,现在已经有人要恨我了。”

    我说:“海棠,不管怎样还是要多谢你。”

    海棠说:“谢什么?”

    我说:“不知道,觉得就是应该谢谢。”

    海棠说:“我该走了。”

    我说:“走这么快干嘛?”

    海棠说:“我现在在城里住啊,还要回家,哪像你们都住在这里。”

    我说:“哦,我知道谢你什么了,多谢你来这里。”

    海棠说:“小伊,我走了。”

    我说:“要不就明天回去,我家有睡的地方。”

    海棠说:“不用,现在还早。”

    我说我送你到路边吧。

    等我送走海棠,阿珠说:“你们在刚才去干嘛了?”

    我说:“吻别。”

    阿珠说:“哦,她走了?”

    我说:“是。”

    阿珠说:“这聚会什么时候散啊?”

    我说:“我怎么知道,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早的很。”

    阿珠说:“看来这里不需要我了,我也走了。”

    我说:“别,我还不是一样,不知做什么,但是怎么说都是你办的,你走了就不像话了。”

    阿珠说:“不是有你的吗?”

    我说:“你走了,你以为我会留吗?”

    阿珠说:“那我们走吧。”

    我说:“再等等吧,说不定一会就散了。”

    阿珠说:“怎么可能?你没看见火堆边还有一大堆柴,起码能烧上几个小时。”

    我说:“是啊,我们去江边吧,让他们在这再玩玩。”

    在江边,水在缓缓的流。

    阿珠说:“你还记得米粉吗?”

    我说:“记得。牺牲好多年了。历历在目。”

    阿珠说:“真是个悲剧。”

    我说:“是啊,连我都受牵连了。”

    阿珠说:“你算什么?你看米粉他爸妈,还有野孩子。”

    我说:“你说米粉跳下去救野孩子,她没死怎么就疯了呢?这也太不对住米粉了。”

    阿珠说:“因为野孩子很喜欢米粉啊,知道他死了,精神受刺激,就这样了。”

    我说:“这也正常,我就想不明白,她怎么疯了就缠着我不放了呢?”

    阿珠说:“因为是你把野孩子救上来的,然后是你告诉她米粉被水冲走了的。”

    我说:“还好,现在她不把我当米粉了,反倒成了他的伊哥哥,这一切都是洪水惹得祸,谁知道那条桥就突然塌了呢?”

    阿珠说:“还好你没跳下去,不然你们三个都没命了。”

    我说:“因为我比较怕死!那时也还没看《泰坦尼克》,所以不敢跳,只好找根竹子来,差一点我就被野孩子拉下水去了,好险。”

    阿珠说:“今天是我的生,讲这些干嘛?”

    我说:“你先说的。我是很不想提往事的。我发现凡是以前的事,我都应该内疚似的。”

    。

    阿珠说:“天,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散会?”

    突然就下起了小雨。聚会就此结束,各自散了,留下我和阿珠善后,清理现场,毁尸灭迹。

    我说:“真灵验啊。”

    阿珠说:“那是。”

    我说:“什么呀,我是说你爸,前几天他说要下雨来着。”

    阿珠说:“哦,不过还真是及时雨。”

    我说:“及时是及时,但还不够大,连火堆都浇不灭。”

    说完就天降大雨。一会儿功夫,火堆就被浇灭了。

    我对阿珠说:“看见没,这才叫灵验。”

    阿珠说:“是很灵验,但是你看看我们,全湿透了。这下怎么办。”

    我说:“生个火,把衣服烤干再说。”

    阿珠说:“呵呵,好主意,你慢慢烤,我先回家去了。”

    我说:“我早就和你说过,你若要走,我怎么会留呢?”

    于是我和阿珠就往回走了。

    送阿珠回到她家门口,我说要回去了。

    阿珠说:“在我家住不行啊?”

    我说:“你家又没有现成的房间。我和你睡啊?”

    阿珠说:“可以啊,只要你敢。”

    我说:“要是你爸不在呢,我还真敢。”

    阿珠说:“现在还下雨呢,先进家里再说。”

    我说:“反正都湿透了。进去的话还要被你爸骂,不划算。”

    阿珠说:“那我去给你拿把伞。”

    我说:“阿珠,不用了,你过来。”

    阿珠过来,说:“干嘛?”我看着湿漉漉的阿珠,雨水从阿珠的头发上顺流而下,从阿珠的脸上顺流而下,从阿珠的耳朵上顺流而下。我看了阿珠二十年,直到现在她才让我动

    我说:“我还有一样东西给你。”

    阿珠说:“什么东西?”

    我说:“吻别。”

    然后抱住阿珠的头,强吻了下去。

    在雨中看见你的

    突然那么悲伤那么疯狂

    刹那间往事涌上心头

    时光飞逝掉进了回忆

    在雨中想起你的模样

    感觉那么温暖那么哀伤

    很多次一起走在雨中

    那个景浪漫如梦

    还记得你总是靠着我肩膀

    在雨中我们紧紧相拥

    ...

    我说:“阿珠,我该走了。”

    阿珠说:“伊,别走了,今晚就住我家了。”

    我说:“好。原来你被雨淋湿之后这么好看。”

    阿珠说:“呵,从小到大,你可是从来没说过我好看的。”

    我说:“是吗?不过现在的你真的很动人。以前的那句话我收回。”

    阿珠说:“哪句话?”

    我说:“我说我们以后不会在一起,现在我收回,我想和你在一起。”

    阿珠说:“说我。”

    我说:“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阿珠说:“不行,你先说。”

    我说:“我不敢说。”

    阿珠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爸就在后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