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流水与落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回到了家,已经是晚上了,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开大门的钥匙,想起了我的柳冰。要是她没把钥匙丢了多好啊,不过也幸好她扔了。

    打电话给屋里,然后又是我妈给我开门。

    我妈说:“柳冰走了?”

    我说:“嗯。”

    我妈说:“干嘛这么晚才回来呀?我还以为你要送她送到家呢?”

    我说:“我应该送送么?”

    我妈说:“那就是你的事了,我觉得她是希望你送的。”

    我说:“哎,你怎么不早说呢!太晚了。”

    我妈说:“没有什么事是晚不晚的,没搭上这趟车,还有下一趟。”

    我说:“车是有,关键里边得有这个人才行。搭错车,还不如不上。”

    我妈说:“行了,吃饭没?”

    我说:“没吃。”

    我妈说:“那我给你做点吧。”

    我说:“好啊。”

    虽然我自己会弄,但是还是觉得我妈弄得好吃。

    吃完饭,洗完澡,上楼睡觉。

    经过我姐的房间,于是进去了,感觉这间房还真是不错。然后就在这睡着了。

    第二天居然自然醒了。然后在枕头底下找出一封信,打开看,第一次看到了柳冰写的字。

    才发现柳冰写真的是字,不是信。

    流水像清得没带半颗沙

    前被搁在上游风化

    但那天经过那条提坝

    斜阳又返照闪一下

    遇上一朵落花

    相遇就此拥着最归家

    生活别过份地童话化

    故事假使短过这五月落霞

    没有需要惊诧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流水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感渐化做淡然优雅

    自觉心境已有如明镜

    为何为天降的稀客

    泛过一点浪花

    天下并非只是有这朵花

    不用为故事下文牵挂

    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

    学会洒脱好吗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命运敲定了要这么发生

    讲分开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习惯无常才会庆幸

    讲真天涯途上谁是客

    散席时怎么分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但是经历过最温柔共振

    柳冰真行!满满三张信纸中,居然没有一个杂字,她的淡然优雅,她的心如明镜,如果不是柳冰,那还真是很搞笑的。

    或许是出自柳冰之手,总觉得就是柳冰写的。其实,这是一首歌词,名字叫落花流水。

    流水遇上落花,通常认为就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柳冰却说是风的原因,要么是落花被风吹走了,要么是流水被风吹走了。虽然各不留下印,但却是经历过了最温柔的共振。

    看完这首歌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了电脑,给柳冰发了封邮件,就是把《优质》给发给了她,完成了天涯途上最后的运送。

    柳冰说的没错,我还真是不寂寞。吃完午饭,本来呆在家里好好休整的。

    突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龙小妙。

    龙小妙说:“师哥在哪里?”

    我说:“在家,干嘛?”

    龙小妙说:“你说干嘛?找你玩呗,你不是说今天有空的吗?”

    我说:“是啊,有空啊,只不过我真的没力气出城了,等我在城里的时候一定来找你。”

    龙小妙说:“没事,我来你家就行了。”

    我说:“晕,不会吧,没必要,太远了!麻烦!”

    龙小妙说:“没事,我不怕麻烦。”

    我说:“我知道你不怕麻烦,但是我怕啊,要去接你多麻烦。”

    龙小妙说:“你别忘了,我可是去过你家的,我自己来就行了,又不用你接。”

    我说:“这样啊,那随便你,要来你自己来吧。”

    龙小妙说:“是不是你没空啊?”

    我说:“没有,有空的很。”

    龙小妙说:“好啊,那我下午就来了。”

    我说:“你还真来啊!”

    然后又来了一个电话,是柳冰的。

    我说:“你好啊,好久不见。”

    柳冰说:“我到家了。”

    我说:“哦,那就好好休息吧。”

    柳冰说:“在火车上一直在休息。”

    我说:“那你继续过你原来的生活吧,不用为我们的故事下文牵挂了。”

    柳冰说:“你看到那封信了?”

    我说:“对呀,写的字真漂亮,比你还漂亮。”

    柳冰说:“那就这样吧,再见。”

    我说:“好,那篇文章我发到你QQ邮箱去了。你留给了我一篇,我也给了你一篇,很公平。”

    柳冰说:“那我挂了。”说完就挂了。

    我说:“你还真挂啊!”

    再然后,又来了一个电话,一看,居然是阿珠的。

    我说:“阿珠,干嘛?”

    阿珠说:“不干嘛,打个电话给你都不行吗?”

    我说:“不是,我是想不到你会打给我电话的。”

    阿珠说:“听说你的冰走了?”

    我说:“是啊,回去了。”

    阿珠说:“既然她走了,那叫你出来玩玩总行吧。”

    我说:“行,随叫随到。”

    阿珠说:“行了吧你,柳冰在的时候你怎么不随叫随到呢?”

    我说:“你也没叫过啊,我怎么到?”

    阿珠说:“行了行了,我在家也很无聊,所以就想来找你了。有没有空啊?”

    我说:“有,当然有了。”

    阿珠说:“那好啊。下午你来我家吧。”

    我说:“好。”

    挂了电话,总觉得有什么不妥,后来才发现,原来我还没吃午饭,而肚子却饿了。

    等到妈叫我吃午饭,坐在桌前,才发现,原来柳冰已经是在千里之外了。

    吃了午饭,又接到一个电话,真是邪了门了,莫非今天打电话不用钱。一看,是米香的。

    我说:“喂,干嘛?”

    米香说:“小伊今天有没有空啊?”

    我说:“有啊,大把的空,你要来我家么?”

    米香说:“来你家干嘛?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啊?”

    我说:“你记可真好,好啊,怎么请,单独请你一个人吗?”

    米香说:“没这个打算,不过你要这样,也行啊。”

    我说:“你说了算。”

    米香说:“那晚上来城里吧,请我吃饭。”

    我说:“好,没问题。”

    米香说:“可不能放我鸽子哈!”

    我说:“我都没养过鸽子,怎么放?”

    米香说:“那就这么定了,晚上六点到城里来。”

    我说:“好啊!”

    挂了电话,才知道,完了我,今天真是莫名其妙,大概是没吃饱,神志不清,怎么谁都答应啊,我分乏术,莫非今天要放一群白鸽。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