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一首诗的忧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经历了一次真正的漂泊,等上了岸,柳冰走出第一步,就没站稳,我扶住了她。

    我说:“以后你一个人要小心,姐姐。”

    柳冰回头看了看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买了火车卧铺票,就和柳冰在大街上逛了逛,吃了顿饭。

    其实武汉是一座很旧的城市,但是这样的气息适合长江口岸的人们,反倒我觉得有一种魅力。

    我说:“买些路上吃的东西吧。”

    柳冰说:“你忘了,我在火车上是不吃东西的。”

    我说:“带点东西吧,吃不吃再说。万一火车在半路上停上两三天,最起码死不了。”

    柳冰说:“小伊,要是我死了,那一定是被你咒死的。”

    我说:“其实我是为你好。走吧,进超市去看看。”

    柳冰真是简单,很有我的风格,两瓶果汁饮料,三个苹果。

    柳冰说:“可以了。”

    我说:“随你,聊胜于无。”

    付钱的时候,柳冰说:“坏了,没钱了。”

    我说:“是么,这就是你要回去的原因?”

    柳冰说:“忘了取。你有钱吗?”

    我说:“没有。”说完我翻出我的钱包,的确是没有钱。

    柳冰说:“没钱你也敢出来?”

    我说:“不是有你吗?”

    柳冰说:“你厉害。看来是不应该买东西的。”

    我说:“没事,我帮你付吧,谁让你是我姐姐呢?”

    柳冰说:“你不是没钱吗?”

    我说:“是没钱,但别忘了我是学金融的,在学校的时候,办的信用卡倒是很多。招商银行,建设银行,还有兴业银行的。”

    柳冰说:“那就刷卡吧。有空我也可以办一张的。”

    我说:“没必要,我送一张给你就行了。”

    出了超市,差不多就回到了车站。

    柳冰说:“这下我真的走了。”

    我说:“我知道。”

    柳冰说:“小伊,你就真的不问一下我吗?”

    我说:“问什么?”

    柳冰说:“无所谓,比如我是做什么的,我为什么来庐山什么的。”

    我说:“用你的话说,不用了。我只要知道,你是柳冰,曾经是我的女朋友,这就行了。”

    柳冰说:“其实我不想你送的,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怕不舍得我?”

    柳冰说:“没错,怕看到你挽留的眼神,那样我真的会舍不得,但是我更怕看到你这种无所谓的表。”

    我说:“柳冰,不要走了,留下吧。”

    柳冰说:“行了,太夸张了。”

    我说:“要不要我送你回青岛啊。”

    柳冰说:“不用,要是你去了,我又会送你回来的。”

    我说:“冰儿,我其实很有所谓,你知道的。”

    柳冰说:“我知道。”

    我说:“最后问你一次,还能再见吗?”

    柳冰说:“看缘分了,你不是对我们的缘分很有信心吗?”

    我说:“缘分是人创造的。”

    柳冰说:“那就看你了。最后亲你一下,我走了。”

    柳冰就这样,飞走了。

    我在火车站又停了一会儿,就是看看柳冰是不是会从候车室回来,结果是没有。

    然后我发了个短信给柳冰:“你上车了吗?不想上就回来,我还在这里。”

    等了很久,柳冰说:“车门关了,下不来了。”

    我说:“哦,那就好好睡一觉吧,回到青岛告诉我一声。”

    柳冰说:“小伊,刚才看到你的短信,突然就哭了。”

    我说:“是吗?那真是遗憾,你为什么就不当我面哭一下呢?哪怕是只落一滴泪也行啊,这是一个遗憾。”

    柳冰说:“之所以提前一天走,是因为再多留一天,我就真的没信心离开了。”

    我说:“我知道。”

    柳冰说:“不说了,我睡觉了,昨晚在船上没睡好。”

    我说:“好,注意不要理会陌生人的搭讪。”

    柳冰说:“睡着了,没空搭理你了。”

    一个人在武汉真是无聊,于是去找我的同学华仔。

    我打电话给华仔,华仔说谁啊?

    我说:“我,小伊。”

    华仔说:“哦,你过的怎么样?”

    我说:“还行,你在哪里?”

    华仔说:“武汉,有时间过来玩啊。”

    我说:“好啊,我现在就在武汉,你快出来找我吧。”

    华仔说:“不是吧?真的假的?”

    我说:“干嘛骗你。特意来找你的。”

    华仔说:“好吧,我马上出来。”

    在武汉,见到我的同班同学华仔。

    华仔说:“你怎么一个人突然就跑来了。”

    我说:“想你了就来了,反正也不远。”

    华仔说:“还是你记得我啊。”

    我说:“那是,全班的同学,我就记得你一个了。什么小财主啊,黒木啊,都不知在哪里。”

    华仔说:“你现在在哪工作啊?”

    我说:“没有啊,还没找到呢,没事做就到处走呗。”

    华仔说:“没事,我知道你是最不适合上班的,以后说不定就想了。”

    我说:“废话这么多,还是带我去玩玩吧。这可是你的地盘。”

    华仔说:“什么我的地盘,我刚来武汉没几天。”

    我说:“这样啊,那还是我带你去玩吧,不过吃饭得你请客,因为我没带钱,顺便帮我买张回我家的火车票。”

    华仔说:“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回家的时候,在火车上看见了那宽阔的长江。然后想起那首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突然就感觉很忧伤。

    我其实很想和柳冰去青岛,柳冰其实也很想留下来。这才是忧伤的关键。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