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花开的声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在迎客松脚下,真是人声鼎沸,我说:“离开黄山之前,有没有兴趣照张相留个念?”

    柳冰说:“不用。”

    我说:“好,那我们就下山了。”

    下山的是另一条路,风景比较好。偶尔有风吹散迷雾,还是有比较优美的风景出现的,可以说是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

    下山途中,遇到了传说中的锁链,路上的铁链中拴着许多金色的锁头,有的已经生锈了,当然也有闪闪发亮的。

    我说:“等一下,我要做件事。”

    柳冰:“买锁头?”

    我说:“不是,是扔钥匙。现在我的钥匙太多了,真正有用的却没有几个,所以我决定把没用的都扔了。”我掏出一串钥匙,把其中的几个解了下来。

    我说:“这是学校宿舍的钥匙,这是自行车的钥匙。”说完就把它们扔进万丈深渊了。

    柳冰说:“我帮你扔吧!”说完把我的另一个钥匙扔下去了。

    我说:“额,那是我家大门的钥匙。”

    柳冰说:“你家大门的钥匙你解下来做什么?”

    我说:“我是想保留这把,其它扔掉的。”

    柳冰说:“没事,反正都已经扔了。”

    我说:“也是,现在我连回家的钥匙都给丢了,以后就不怕什么了。”

    柳冰说:“看你说的这么英雄,那你把钱包给我算了。”

    我说:“无所谓呀,你要就拿去,反正也没多少的钱。”

    柳冰就拿我的钱包,我说:“你还真要啊?”

    柳冰说:“别这么小气,看看都不行啊?”

    我说:“倒不是小气,我是怕你把我的钱包也给扔下去了,那我就死了。”

    柳冰说:“有那么夸张吗?”

    我说:“怎么没有,要是看见钱包掉下去,我也会条件反的跳下去的。”

    柳冰说:“那要是我也掉下去了呢?”

    我说:“那最好了,我就不跳了,你下去之后帮我把钱包找回来就行了。”

    下到半山腰,柳冰说不走了,坐一下。

    我说:“你不是要我背你下去吧。”

    柳冰说:“可以啊。”

    我笑了,柳冰说:“你笑什么?”

    我说:“此此景,我很想亲你一下,以后就没机会了。”

    柳冰说:“小伊,你过来。”

    我就过去了。

    柳冰就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柳冰说:“可以吗?”

    我说:“不可以,我是说,我想亲你,不是你亲我。”

    柳冰说:“好。”

    说完闭上了眼,这时突然柳冰的手机响了。

    柳冰就又睁开了眼,拿出电话,说是导游打的。

    我说:“你接吧!”

    柳冰接完电话,就站了起来,说该走了,导游的大部队要差不多要下山了。

    我说:“其实我们应该把电话给扔掉的。”

    柳冰笑了,说:“小伊,我们走吧。”

    柳冰拉着我的手,下了山。

    由于有缆车的缘故,走路下山的人实在是很少,这是一条很安静的路,柳冰看了看我,说:“伊,我唱歌给你听吧。”

    我说:“好。”

    柳冰说:“你要听什么歌?”

    我说:“青藏高原!”

    柳冰说:“去死,唱不了!”

    我说:“那你随便了,挑你喜欢的唱。”

    柳冰轻轻的唱周慧的那首《约定》

    远处的钟声回在雨里

    我们在屋檐底下牵手听

    幻想教堂里头那场婚礼

    是为祝福我俩而举行

    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

    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

    累到无力总会想吻你

    才能忘了路艰辛

    ...

    我说:“我已经累到无力了。”

    柳冰却没有什么表示。才知道,原来歌词都是假的。

    不过我对于柳冰的那句话:在云上的子,听花开的声音。这花开的声音,我似乎听到了。

    柳冰又唱了两首英文歌,一首是《shoulditmatter》,还有一首不知道什么叫名字。

    等柳冰唱完,她又看了看我。

    我说:“姐姐,我太你了。”

    到了山下,导游的大部队还没有下来,就在山脚上等,然后又来了几个游客来问路,只可惜这次我不能伸开援助之手了,因为他们讲的话我听不懂,他们是韩国的游客。柳冰听了,跟他们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阵子,他们一个劲的点头感谢她,顺便也感谢了我,然后就走了。

    柳冰转过来看了看我,微笑了一下,接着又恢复了安静。那种优雅淡然的神,很让我受不了。

    柳冰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我说:“没有,不过你可以说说。”

    柳冰说:“其实,我的韩语是很好的,我们那是青岛啊,离韩国很近的,那里有很多韩国人的。”

    我说:“我至今也没见过几个外国人,但是我的英语也很好,这怎么解释?”

    柳冰说:“你英语很好吗?”

    我说:“当然,英语四级。”

    柳冰说:“切!我都六级水平!”

    我说:“我其实也是,水平是六级的,但是只是拿到四级的证!”

    柳冰说:“他们下来了。”

    和导游会合之后,导游说有时间的游客可以去喝茶,没时间的进城里。由于我们还要赶火车,于是我们没有去喝茶,实际上喝茶也就是去购物。不适合我们这种玩的。于是我们五点钟回到了屯溪市。去买票的时候,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黄山居然没有到九江的火车,真是郁闷。只有到景德镇的。难不成又要往回走,这也太失败了。

    我问柳冰怎么办,柳冰说:“你决定,听你的。”

    我说:“我们回家吧。坐汽车回九江。”

    其实,我是很想再留一天的,因为很想去宏村,西递。在婺源错过了李坑之后,我实在不想再次错过走近如梦徽州的机会。但是,这两天的折腾确实已经很累了,路艰辛啊。所以,再见了,我的宏村,我的西递,我的那一弯池水,那几朵圆荷,以及那一轮明月。在咫尺,却是擦而过。或许只有遗失的美好,才不会失望。

    坐上回九江的班车,告别了黄山。

    柳冰拿出手机,说:“继续看你的《天下无双》。”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