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或许的小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肖伊 书名:我的优质爱情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柳冰就坐在我的边。

    我说:“你干嘛?”

    柳冰回头看见我,说:“看电视!”

    我说:“怎么没声音?”

    柳冰便按了一下遥控器,然后说:“这不就有了?”

    我说:“你厉害,这样也行。”

    柳冰说:“怕把你吵醒啊。”

    我说:“要是我一直都不醒呢?”

    柳冰说:“那就给你开追悼会!”

    我说:“今天这么闲,怎么不去找你的野孩子玩了?”

    柳冰说:“晚上去呀,别说你忘了。”

    我说:“真去啊?”

    柳冰说:“你觉得呢?”

    我说:“我觉得是假的。”

    柳冰说:“醒了就起来!”

    我说:“我没说要起,只是睁开眼睛来休息一下,然后再接着睡。”

    柳冰说:“你知道几点了吗?十点。”

    我说:“这么早?起来还没午饭吃。”

    柳冰说:“这是我在这的最后一天了。”

    我说:“我知道啊,难道还要为你举办给告别仪式吗?”

    柳冰说:“我不反对。”

    我说:“或许不用,到了野孩子那里,她会给你举办给让你超级惊喜的晚会的。”

    说了几句话,没睡意了,只好起来。起来第一件事是开电脑。

    柳冰说:“干嘛,昨天跟谁聊天还意犹未尽呀?”

    我说:“不是,什么也不做,这是习惯动作,就是要打开它放着,心里才舒服。”

    柳冰说:“这是偏执强迫症!”

    我说:“什么强迫症?”

    柳冰说:“就是当你习惯了一种东西的时候,以后就算那东西不太必要了,还是会觉得那东西对自己很重要。”

    我说:“莫名其妙,听不懂。”

    柳冰说:“你平时上网都干什么?”

    我说:“写小说。”

    柳冰说:“看不出来,那你写过什么?”

    我说:“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都是些给特殊人群看的,适合三更半夜读,看完会血沸腾的东西。”

    柳冰说:“明白了,难怪你电脑上只有那些东西,原来是用来找灵感的呀。”

    我说:“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柳冰说:“你说我想到哪去了?”

    我说:“懒得跟你绕,我可不是写那些色小说。”

    柳冰说:“那你写什么?”

    我说:“**小说!就是那些极度暧昧,感错乱的故事。”

    柳冰说:“切!反正就是不三不四,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也好意思说。”

    我说:“怎么就不好意思啊,我就自己写写,没强迫别人来看。”

    柳冰说:“你叫我看我也不看啊,不过要是你能写本正经的小说,我倒是有兴趣看看。”

    我说:“你还别不信,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真写一部正经的出来,如果哪天你看到书里有个叫柳冰的人,你可不要说我什么啊!”

    柳冰说:“你敢!”

    我笑着说:“你看我敢不敢!”

    柳冰说:“其实也无所谓,若你能正经点写,我还真想看看。”

    我说:“放心,我保证它会是很正经的,纯净版的小说。”

    柳冰说:“你写的东西肯定没人看吧。”

    我说:“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写给你的呀!”

    柳冰说:“真的?干嘛这样。”

    我说:“当然是假的了,我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写小说呢?除非我极度的迷恋某个人,或者我疯了。”

    柳冰说:“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呀!”

    我说:“反正你是不可能了,明天你就走了。”

    柳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这可不是理由!”

    我被她看的好不自在,便说:“算了,我要去刷牙了。”

    吃午饭的时候,我告诉我妈:“晚上我不回来吃晚饭。”

    我妈说:“哦!”

    我说:“明天我带柳冰去上庐山。”

    我妈说:“哦!”

    我说:“你是不是捡钱了,给我一点吧!”

    我妈说:“捡你个头!”

    我说:“你怎么不哦了?”

    我妈说:“我听着呢!”

    我说:“我晚上去野孩子家!”

    我妈说:“你怎么有兴趣了?”

    我说:“好像她今晚过生,我去看看。”

    我妈说:“那你给她送点礼物,然后向她爸妈问个好。”

    我说:“知道了,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去中学了,不幸遇见了校长,被他请去办公室坐了一下。”

    我妈说:“他是你的老师,又不是你的老板。他和你说什么了?”

    我说:“他向你们问好。”

    我妈说:“哦!还有呢?”

    我说:“他说叫我去他学校当老师!”

    我妈听完忍不住笑了,惹得本来很正经吃饭的柳冰也笑了。我妈是觉得这件事好笑,柳冰则是觉得我被我妈笑很好笑。

    我说:“有这么好笑吗?”

    我妈说:“相当好笑,你怎么说?”

    我说:“我就说好啊。只要我妈同意,我一定来。”

    我妈说:“我同意!”

    我说:“我不同意!”

    我妈说:“就算你去,你说你能做什么?”

    我说:“额,教物理呀,我可是拿过奖的。”

    我妈说:“奖呢!”

    我说:“在校长办公室里。”

    我妈说:“你就不会去要回来?”

    我说:“多不好意思,要不你去吧,怎么说你也曾是他的上级。”

    我妈说:“没兴趣。再说了,你会物理吗?”

    我说:“不会!”

    我妈说:“那就是了。你现在还会写文章吗?”

    我说:“额,会,有时还写写!”

    我妈说:“都写什么?”

    我说:“都是什么礼赞啊,颂歌之类的。”

    柳冰突然插话:“你不是说你写色小说吗?”然后她眼睛里充满了坏笑。我真是服了,柳冰说我喜欢玩,她自己却经常在半路捅我一刀,让我半死不活,哭无泪。

    我说:“你耳朵有问题啊,我说我写言小说。”

    我妈说:“言小说?写好了吗?”

    我说:“还没有?正在构思中。”

    柳冰说:“你一定一定要写出来呀。”

    我说:“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小说名字都想好了。”

    柳冰说:“什么呀?”

    我说:“冰棒的故事”

    柳冰说:“去死!”

    我妈看着我们说:“看你们俩真的很开心啊。”

    我说:“是吗?我们真是同学!”

    吃完饭上楼,柳冰对我说:“你妈很有趣。”

    我说:“怎么说人家也是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高级知识分子。”

    柳冰说:“你不是说你妈是研究单位的吗,怎么又是中学校长的上级?”

    我说:“笨啊。我妈的单位解散了,就到学校去了呀,当时那个校长还不是校长,因为我妈是校长。”

    柳冰说:“厉害呀。”

    我说:“厉害是厉害,我就郁闷了,现在才知道,如果自己超越不了上一代,那才是最悲哀的事。所以,人生的意义不在于超越自己,而在于追上别人。”

    柳冰说:“你又是从哪里听到的?”

    我说:“公安局!”

    。

    柳冰说:“原来今天是野孩子的生啊?真是想不到。”

    我说:“你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优质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