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 第四十六章;埋骨洞(十八)票票 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异界狂歌 书名:遗忘的黑暗
    **开始了,哈哈各位大大开始猛烈的砸票收藏吧。

    ....................

    毛同伟顺着那微弱的红色光芒指向的地方看去,那里是一个房梁的顶部,毛同伟再次把自己打造的书架推到那粗大的房梁底下,毛同伟再次的爬上了书架,他打量着房梁,他什么也没有发下,他开始沮丧起来,他用手锤击了一下房梁,房梁上的尘土弥漫开来,他的头像一侧偏移,躲过了掉下了的尘土。

    “这该死的人类魔法师,这他妈的还为什么要给老子玩着脑筋急转弯。郁闷。他不知道老子是天才吗?”毛同伟嘟囔着。“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哎。这是的。恩。哈哈。老子果真是天才。嘿嘿。”

    毛同伟在仰天长谈的时候,他侧着头,看见房梁的侧面有一个圆形的还用使用的沙盘,那沙盘的中间的指针,指向了房角的暗之处,毛同伟感叹自己的天才无比。

    他吗啉儿的跑道,暗的角落,他瞪着斗大的眸子,看着这暗的角落,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恩。更才砸了一下房梁就发现了一个沙盘,现在到了这个暗的房角莫非也要用砸的?”他嘟囔着,不过他想着心动不如行动,他用力的砸了墙角一下。‘咳咳’房梁上的尘土在他暴击之下纷纷而落,撬的毛同伟不断的咳嗽。

    “妈的。什么也没有。”他用手在自己的嘴前来会的呼扇着,好叫那该死的尘土里自己的远点,他想着;“这个地方不是用砸的,那样怎么办?”

    他来回的度这脚步,他的右臂来回的摇晃着。他看到自己来回摇晃的双臂,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恩。对了。不是有砸的那就用摸的。哈哈。天才,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天才。”他大言不惭的想着。

    “恩。这是什么?”他摸索着,在墙面上摸到了快有点微凸的方块,如果单有眸子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他有力的一案。

    ‘吱扭扭。’

    传来了壁画翻卷的声音,他回头一开那件诡异的油画开始了向上翻卷。“哈哈。天才,天才。也就是我这样的天才。才会发现这么隐秘的藏宝之地吧。”

    他大步流星的跑到油画的下面,他在下面看到一个可以供一个人进入的洞口,他嘟囔道;“这里一定会有魔法咒语,即使没有魔法咒语也一定会有魔法器材,听说魔法师们全是巨富的。哈哈。发了,发了。这次真的发了。恩我想进去看看,就是没有魔法器材也应该有金币玛瑙,宝石项链什么的吧。说定里面还会有美女天使什么的,恩。要是要个魔族辣美媚也好啊。那火爆的材,那勾人的媚眼。”毛同伟的哈喇子不知道为什么用流了出来。

    毛同伟转进了这漆黑的密室,不过这种黑度对于拥有红外干的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这是一个高不过一米五,宽不过半米的狭窄洞,不过毛同伟这种高大的材在这样狭窄的过道里先的异常的高大,按他说的一句话就是。

    “天啊。我终于可有头顶蓝天,叫他大地了。55555”他还流露出动感的表

    很开他就走到了尽头,他看见这是一扇由黑索金制成的大门。“55555.老天。今天我为什么这么好运。这可是有绝种三千年的黑索金啊。天啊。这也太奢侈了吧?一万年前的魔法师们就这样对着魔法师梦寐以求的黑索金就这样的对待,那时候的魔法师是不是全都和独眼巨人一样的智商,发拉。发啦。这回我可是发达发了。哈哈。赞。万能的神啊。”

    毛同伟有自己的战锤吧这扇大门给生生的砸到,然后装到自己的空间袋子里面,这过程是那么的干净利索,其中的假想是不叫人知的,就见他那哈喇子乱飞的表现也应该明白他在想什么。

    不过知道过后的一天他后悔今天所作的一切,那个是他才震惊到今天是多么的无知。哎。真是世事无绝对。

    “哈哈。我也不会像那些在矮人部落里流传的那些传说一样,发现了一处密保就可以横空出世,傲啸沧雄吧。我也不知打可以在密室里特到一件空间戒指里面却关押着一个耀天使,而那个天使还是女天使,更加的关键是那个天使还是个处女天使然后与那些传说主角开始**YY一顿,嘎嘎。”他的唾液的分泌腺未免也太丰富了。哈喇子已经流到地板上了,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地板上已经快相称了小河了。

    毛同伟用手查处自己嘴角的哈喇子,开始了他傲啸天下的第一步的美梦,他想着前面更加漆黑的密室走去,关键是他并没有发现他想要的财宝,也没有见到那些传说中才会见到的秘宝和神乎其神的魔法兵器,更见没有见到可以等待自己营救的天使美媚,他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只炉子,准确的说是一次长着赖皮,尾巴连毛全都脱光了,耳朵达拉这,眸子里有点光亮全部没有的驴子,可这个驴子还努力的要庵里起来。

    “嗨。朋友。”他用古老也沧桑的音调说着。

    “天啊。他是一个会说话的驴子?”

    “嗨。我说朋友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天啊。你为什么会说话?”

    “我会说话这并不是秘密,为什么我不会说话那?”

    “天啊。我的天使为什么会变成一头愚蠢的驴子?”

    “嗷嗷。什么天使,什么愚蠢的驴子,我是世间最最聪敏的驴子。不,不是。我不是驴子。郁闷,准确的说我是一头巨龙。殴。天啊,我还是驴子,对。什么说那。我说一头披着驴皮的巨龙。天啊,这样我还是一头驴子。”这头满长着赖皮的驴子无奈的底下了那个几乎快把毛发脱落的头颅。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的黑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