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 第二十三章;劫后余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异界狂歌 书名:遗忘的黑暗
    烈无极冒着狂烈的魔法漩涡,扑向了蝎尾牛角兽。

    “三连斩。”烈无极发出刺耳的怒吼,使出了半兽人天赋技能撕裂和英雄的打击,烈无极狰狞的脸上表现出痛苦,愤怒混合的表。三连斩狠狠的砍到蝎尾牛角兽的背脊上,在天赋技能的作用下,就如钢铁一般的皮肤也是被狠狠的撕裂,鲜血不止的流出,蝎尾牛角兽被烈无极的斜砍激怒了,彻底的激怒了,蝎尾牛角兽发出‘暴怒的吼叫’。撕裂空气的怒吼犹如磁场一样向外滚去,把烈无极击出三丈开外,烈无极就觉得自己内脏翻滚,大口的鲜血狂吐。

    仰头狂啸的蝎尾牛角兽,高高扬起的前爪,狠狠的拍打在地上,他不会很叫但是看那迅速龟裂的地面也知道这是‘地裂术’宽宽的裂痕向烈无极飞快的逝去。

    烈无极昂起头,眸子里流出了鲜血。‘血之狂怒’在是血化后的一天赋技能,这个技能是在受到致命的重击后,已愤怒为起点,已燃烧生命潜力为正途,瞬间的恢复自己的力量。‘强化挫志怒吼’狂怒的天赋技能和蝎尾牛角兽的‘暴怒的吼叫’是一样的天赋技能他们取决于使用者的怒气和燃烧生命潜质的力度。

    ‘强化挫志怒吼’是愤怒到极点的吼叫声,他可以在自己体的四周形成一个富有攻击行的磁场,可以伤及敌人,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音波功。

    烈无极腾而起,撕裂空气的怒吼并没有消失。毛同伟愤怒的一个重击,狠狠的击打在蝎尾牛角兽的前腿上,清脆的响声穿出老远,粗大的前肢在毛同伟卑鄙的偷袭下应声骨折,蝎尾牛角兽仰头牛虻到,他愤怒怒的在嘴里喷出一道绚丽的光芒‘暴风激烈炮’一道绚丽的光柱向毛同伟狠狠的砸去。

    毛同伟双手捂住战锤发出一声怒吼;“狂璇斩。”手中的战锤犹如巨斧一样的斩出,一道道嘘影在战锤的后面形成了悬浮的漩涡,猛烈的激打上蝎尾牛角兽的‘暴风激烈炮’上面,战锤形成的漩涡就像是吞嗤力量的星空黑洞,把袭击过来的力量全部吞嗤。

    蝎尾牛角兽三腿着地,头上两米的双角,发出闪电般的光芒,锐利的犬牙,流着哈喇子的大嘴,鲜红的舌头上还嘀嗒着叫人恶心的粘液。在两支牛角上闪电互相碰击后,黑暗的地底世界的上空形成了一股能量风暴,黑暗的岩石下面形成了白色的闪电云层,这就是蝎尾牛角兽的看家本领‘星空风暴’如果在个技能在星空万里的地表世界的话,那么我将恭喜的说声我们的主角还应给没有出场吧?不过在是在地底世界,本来有毁灭一切力量的‘星空风暴’在这里他的能量爆炸将受到地底世界没有星空的约束,他在也没有先祖发‘星空风暴’的绚丽和毁灭,这就是他的悲哀。

    烈无极子半空,狂怒的双眼在一次的燃烧起来,他知道如果不阻止蝎尾牛角兽这终极的技能的话,那么它和毛同伟将永埋地下,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蝎尾牛角兽在发‘星空风暴’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的星空之力给予的星空防御盾,这就是他的悲哀,谁叫着里没有星空有的只是头顶的岩石。

    烈无极应声怒吼。‘强化血化’这是血化后自己的力量流失到低谷时候本的天赋技能,这是燃烧血液和生命的技能。烈无极本来就鲜红的眸子现在形成了黑红色,生命的燃烧叫火红色的护体罡气形成了烈焰色,手中的战刀发出寒的光芒,一道道剑芒向着蝎尾牛角兽砍去,狂暴的漩涡有效的减弱了战刀发出的剑芒。

    烈无极仰天长吼;“狂暴撕裂斩。”发出寒芒的战刀在一次的燃烧起来,烈无极的鲜血顺着战刀的刀把流进了战刀的内部,本来平静的刀面发出了红色的变化,深深的刀槽上犹如生长出了可以吸血的脉络,猛烈的吸取着烈无极在体外的鲜血,叫风暴刮伤的伤口上流出的鲜血顺着紧握这战刀的双手流进了战刀的内部,撕裂的风暴狠狠的砍到了蝎尾牛角兽的脖颈上,犹如钢铁的表皮被硬生生的撕裂,狂暴的鲜血没有流出来,蝎尾牛角兽的鲜血飞快的向着战刀内部流去,这一切并没有叫血化中的烈无极注意到。

    剧痛的蝎尾牛角兽发出了一声怒吼,粗大的蝎子尾巴狠狠的抽上烈无极的体,烈无极被抽出几丈开外,卡在蝎尾牛角兽颈骨上的战刀没有被烈无极给拔出,三个三人搂抱粗细的苍天巨树应声而断,上加伤的烈无极昏死过去。

    毛同伟在烈无极被抽飞的那一刻手中的战锤狠狠的砸上卡在颈骨上的战剑,应声而断的颈骨被生生的切割下来,已到头顶的风暴随之散去,蝎尾牛角兽郁闷瞪大眸子,发出一声临死的吼叫,那是不甘,那是绝望,那是会后的呼唤。

    毛同伟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捂住战锤的双手并没有松弛,那蹦起的青筋更加的醒目。烈无极的战刀没有离开蝎尾牛角兽体多远,犹如喷泉似的血柱喷出老远,在龟裂的地上流驰,当那鲜血和战刀接轨的时候他们在也没有原先四散流驰的旋律,他们有的就是飞快的向战刀流驰,被吸收入内,战刀疯狂的吞嗤这这一切知道,发出冲天的血光,它才不吸收着奔流的鲜血。

    这一切并没有引起战后余生的毛同伟的注意,他努力的爬起醒来,向远处的烈无极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的黑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