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 第十二章;保姆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异界狂歌 书名:遗忘的黑暗
    作者;弱弱的说声,给位大哥大姐,可怜可怜我这个没人的苦命人吧!给个票

    一连串的深呼吸让这名年幼血奴的脑中没有了杂念。他驱走了房间中其他事物的影像;他只能看到那雕像,也就是他的目的地。他感觉到自己慢慢变轻,脚跟提了起来;然后他用脚尖站着,一点重量也感觉不到。看到这些赖维尔,脸上露出惊讶的笑容……可没有多久的时间这个低级的血奴就跌了个四脚朝天。

    “愚蠢的半兽人!无知的血奴。”赖维尔怒目道。“再试一次!如果有必要,一千次你也得给我试!”赖维尔又一次的抽出腰间的蛇首鞭。“如果你失败了……”

    烈无极移开视线,咒骂自己。他自己的大意让法术失败了。现在,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也不再害怕被鞭打了。他再度将意志集中在雕像上,让魔法能量在体内慢慢累积。

    赖维尔也知道烈无极最后一定会成功。他天资聪颖,意志坚强,比赖维尔所认识的任何黑暗精灵都要强韧;连黑暗精灵国度的其它女都比不上。这个赖氨匹林的血奴很是顽固,烈无极不会让这魔法把他击败的。他知道自己想要找到报仇的机会的话,那么自己就必须学会虽有黑暗精灵的技能,不管多么的刻苦。

    赖维尔看着他经历一连串的小成功和失败,最后一次的尝试让崔斯特从将近十尺高的地方摔落下来。赖维尔忍不住的高兴,每当她看见着个要在自己浪费五年青的半兽人受到了伤害,她就有着本心的高兴。赖维尔例行公事的检查了一下烈无极的伤害!“嗯,是重摄伤。哈哈。”赖维尔发出内心的笑声。

    可叫她大跌眼镜的事有一次的发生了,这也是叫赖维尔更加憎恨着个半兽人的行事。在烈无极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程序式的逻辑,那就是不关是轻伤,还是重伤,自己都要爬起来,不管如何自己都要爬起来,烈无极还是哼也不哼地就继续回到位置上,重新开始集中精神。

    “他太倔强了。”赖维尔后传来一个评论的声音。她在位子上扭过头,看见赖安站在背后,脸上依旧挂着恶狠狠的表

    “也许吧,”赖维尔回答道,“但是如果不让他试试看是不会知道的。”

    “当他失败的时候给他一鞭,”赖安建议道。

    “那是当。”赖维尔边说边把腰间那柄六头的武器抽了出来。她怜地看着那鞭子,仿佛那是某种宠物,同时还让蛇首在她的腰间和脸上爬来爬去。“给他点灵感。”她和赖安一样狠及了着个愚昧的血奴。

    赖安看到赖维尔的动作不由得嘎嘎大笑起来,本来他赖安在灭绝王瑞梓家族事上立下了大功劳,可就是因为自己的着个弟弟,这个只有六岁的弟弟,可以拥有血奴就把本来属于他的地位给争夺去了,那是没有动用任何手段的争夺,他不甘心,他极度,他把憎恨的心转化道烈无极的上了。

    “哈哈,要不要我来帮你管教管教着个愚昧的半兽人?”赖安兴奋的说道;“烈无极要是用我负责教导的,我想现在他因该回飞行了,哈哈!”赖安高兴的忘乎所以了。

    “你应该注意自己和高阶祭司说话的口气,”赖维尔警告道。所有的蛇首都是她意志的延伸,立刻杀气腾腾地朝向赖安。“你最好也小心一点,赖兰斯族母会注意到你的行动的,不过你的提议还是很不错的,格格。”赖维尔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那我们就工作吧!”赖安兴奋的抽出他腰间的弯刀。他嘲弄她说道;“你对这家伙太心软了。血奴就应该是被训练的动物,我们必须要教导作为血奴的地位。哈哈。”赖安开怀大笑着,转就对着烈无极一刀背子,烈无极那还算健壮的体随着赖安的刀背而飞出。

    赖维尔看着眼前的赖安的一举一动,让她不会太失面子,自己怎么回输给一个下的男精灵那即使是自己的哥哥,那也是下的男精灵。保姆接着看向飞出去的烈无极,他很努力从地上爬起。“废物!你个垃圾。”赖维尔大声的嚎叫着,一个健步窜到烈无极的边,举起手中的蛇首鞭狠狠的抽向烈无极。

    “哈哈。”她的后传来了赖安的大笑声,着更叫赖维尔绝的自己掉了面子,她那挥舞的鞭子更给的猛烈和迅速。

    烈无极还是一声不吭的咬着牙,在地上慢慢的爬起又在一次的被迎面飞来的蛇首鞭给打倒,现在的烈无极两只眼睛里面已经全是怒火,如果不是又着血咒给押制着现在的他就又可能撕烂了眼前的着个娘们。

    赖维尔发泄完了狠狠的把蛇首鞭缠到腰上;“你要继续,继续做你应该做的事。”赖维尔狠狠的说道。

    “我会的,我会做我因该做的事。”烈无极怒视着赖维尔,不过他很快就把目光离开了着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精灵的面前。

    赖维尔喜欢他的决心,却讨厌他的语气。也许赖安说的话才是真理。赖维尔又一次把蛇首鞭从腰间解了下来。一点小小的灵感应该可以持续很久吧。

    赖维尔第二天坐在神堂里,看着烈无极认真地擦拭着那**的女雕像。今天他第一次尝试就浮起了二十尺高。

    当然烈无极这次没有在埃那无的鞭打,因为这次的成功而露出微笑时,赖维尔实在忍不住有些失望。她现在看着他飘浮在空中,拿着刷子的手动作快得几乎看不清楚。她看得更清楚的是兽奴**背上的伤痕,这是他们激发灵感的讨论所留下的痕迹。在红外线的视线之下,

    那些鞭痕清晰可见;因为原先具有绝缘作用的外皮被撕扯掉,露出底下温暖的肌肤来。

    赖维尔明白体罚小孩的好处,特别是针对着样的血奴。只有极少数的男黑暗精灵和半兽人奴隶胆敢对女亮出武器,除非这是另外一名女的命令。“我们到底会失去多少?”赖维尔不假思索地说。“像烈无极这样的小孩本来到底可以成为什么样的人物?”

    当她听见自己竟然把想法说出口时,连忙把这亵渎的思绪赶出脑海。她渴望成为蜘蛛神后,冷血罗斯的祭祀。这样的想法和那地位可不相配。她恼怒地瞪了血奴一眼,把自己的罪恶感怪到他上,她又拿出了她的刑具。

    今天她又必须再度惩罚烈无极,因为他竟然让她兴起了这样亵渎的念头。

    这样的关系又继续了五年,烈无极不停地清理赖兰斯家族的神堂,同时学习黑暗精灵天赋着战斗技巧。同时他还要学习怎么样做好一个血奴的规矩和对自己的主人的中心。

    还又就是在黑暗精灵国度里面他应该怎么样对待一名女精灵在社会中地位。

    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关于,也就是所邪教徒的课程了。邪恶的帝国通常会让以敌人的仇恨来让自团结,而历史上没有比黑暗精灵更擅长这种事的种族了。从烈无极和赖氨匹林融合的那天开始,可怜血奴就学会必须将生命中所有的错误怪罪到其他种族上,其中以灰矮人、寇涛鱼人,亡灵巫妖,邪兽人,血精灵为辅着是因为她们还是可原谅的。

    而生活在恶魔荒原的暗夜精灵就是不可饶恕的邪教徒,这一点是烈无极很难接受的,他的种族在恶魔荒原上生活了无数的年代而和暗夜精灵比邻的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那些好自然的暗夜精灵是月亮女神青霉素最为虔诚的信徒,她们只喜欢在黑暗中曼舞,虽然着里看不到月亮和太阳可她们还是那么的虔诚。

    为了教导烈无极对暗夜精灵的仇恨赖维尔长鞭的毒牙撕扯着烈无极的血,用赖维尔自己的话来说着五年来为了灌输着个下的半兽人血奴的知识我的臂膀全都在挥舞蛇首鞭的时候给拉伤无数次,可想而知那是多么禅酷的事,他就祈求妖精们通通死光灭绝。经过刻意灌输的恨意通常很难用理来判断的。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的黑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