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 第十一章;保姆(-)救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异界狂歌 书名:遗忘的黑暗
    作为拥有血奴的卓尔精灵,是高贵的代名词,他们是可以和高贵的女精灵一样的高贵存在。就拿赖兰斯家族来说吧!在没有血奴的赖安和赖尔诺就是任何高贵的女精灵的玩物,而拥有血奴的赖氨匹林就不会有着中待遇,他和他的姐姐们一样属于高贵,不可侵犯的。

    这同时也是来源于自己的血奴,每个签订了血奴条约的血奴,哪怕是自己家族的族母的皮鞭落在自己共生命运的主人上的时候,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抽出自己腰间的钢刀刺向族母的咽喉。

    这就是学努条约的约束力,作为赖兰斯家族第一个拥有血奴的天才魔剑士赖氨匹林,他和他的血奴将要受到家族的极其严格的训练,赖兰斯族母为了叫自己的儿子成为地低世界里,黑暗精灵里面的第一个成为大魔剑士,她不惜血本的锻炼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子的血奴,那个原先叫做烈无极的兽奴。

    赖维尔花了五年漫长的时间,醒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耗在赖氨匹林和他的血奴上。在黑暗精灵的社会中,这段时间不只是养育孩子人,同时也要灌输给血奴所有的行规范。

    赖氨匹林这个天才学习的速度是叫人胆寒的,可那个低的半兽人却叫人咋舌列还,这个知会比蒙语言的半兽人必须在他十岁的时候,要学会所有的高贵的黑暗精灵语言,如同所有的智慧生物一样;但是,卓尔精灵的血奴还必须接受维系这个混饨社会的各种戒律的煎熬。

    在烈无极这种低的半兽人学习高贵的精灵语言的技巧上,赖维尔必须花费无数的时间不停提醒他远比黑暗精灵智慧底下的头脑。由于赖氨匹林童年着段学习时间要全部花在神堂中,所以除了一同礼拜的时间之外,赖维尔见不到其它的男,更谈不上和男精灵缠绵。即使当所有人都集合起来进行邪异的仪式时,赖维尔也只能站在赖氨匹林的边,教导着那个不听话的血奴。

    当烈无极可以听懂她用高贵的精灵语言命令的时候,赖维尔的工作份量就减轻了。不过,她依旧必须花费许多的时间教导和她年轻的弟弟同生的下的半兽人,目前他们正在针对手语中所牵涉到的精细面部表、手部动作和体语言做深入的研究。

    不过!她最常做的还是指使血奴去清扫那永远扫不完的圆顶神堂。它大概只有李氏家族雄伟神堂的五分之一大小,不过,这就足以挤进赖兰斯家族所有的高级人员,还空出一千多个位置来。

    赖维尔想,现在保姆的这个职位还不算太差,不过她总是希望能够挪出更多的时间进行研究和交往。如果赖兰斯族母将教育血奴的任务指派给赖雅,赖维尔现在早就已经成了高阶祭司。而赖维尔现在依旧必须在烈无极的上花费另外五年的时间,赖雅甚至有可能比她还要早晋升高阶祭司!

    赖维尔把这个可能赶出脑海。她可没这个资格担心这样的问题。只要再短短几年的时间,她就可以解脱保姆的这个任务。在赖氨匹林十岁的时候,赖氨匹林就会正式的成为黑精灵学府的学生,那时候就是自己做着个保姆的结束时间,在这个该死的五年里自己浪费的时间。赖兰斯族母会给她应该得到的补偿。

    “上墙。”赖维尔指示道。“清扫那座雕像。”她指着一座距离地面大约二十尺的女雕像。年幼的烈无极看着它,感到十分疑惑。他没有办法站在安全的立足点上擦干净那雕像。烈无极知道抗命的巨大代价,即使是迟疑也会受到惩罚。因此他立刻伸出手,开始寻找第一个立足点。

    “不是这样!”赖维尔微愠地说。

    “要怎么做?”烈无极用他那生硬的精灵语大胆地询问,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姐姐在暗示些什么。

    “想像你飘浮到那座石像旁,”赖维尔解释道。烈无极的小脸因为困惑而皱成一团。“你现在是血奴,是融合了高贵的精灵血脉的血奴,你在也不是那愚昧无知的半兽人了。”赖维尔怒吼着,她对着个愚昧的半兽人是极其的憎恨,要不是着个愚昧的半兽人,她现在应给在不知道那个健壮的男精灵的创上缠绵那。

    “啪。”一声响列的鞭声抽打在烈无极的上,着不算多的时间里烈无极不知道埃了赖维尔多少的苦头,坦是他没有反抗的勇气,在他的心里有一点的邪恶的年头,那恐怖的血咒就会把他这么的死去活来。

    “你是愚昧的垃圾,听着你现在在也不是那个低的半兽人了,你现在是血奴,高贵的血奴!”赖维尔对他大吼,不过烈无极一直在心着个血奴和半兽人有高低之分吗?“至少你现在获得只有黑暗精灵才有的天赋的资格。在你的颈袋中有一枚家徽,那是个拥有强大魔力的物品。”赖维尔依旧不太确定烈无极是否准备好接受下次的抽打。

    不过浮空术毕竟是黑暗精灵天赋魔力中较为高深的能力,比用妖火照亮物体或是召唤黑暗结界要困难多了。烈无极只有着一点罗斯女神在赖氨匹林上抽取的一点点的黑暗精灵血液,他不干肯定自己现在就有了黑暗精灵的天赋,他现在也不过是那本来绿色的肤色现在转别的有的黑绿而已,这要是被半兽人美女看见肯定说尖叫,她们肯定回以为看见了怪物。

    不过赖兰斯家族的家徽可以增强黑暗精灵的天赋能力,这能力是只有在黑暗精灵成熟之后才会浮现的。虽然大部分的黑暗精灵可以召唤魔力一天漂浮起来一两次,但赖兰斯家族的贵族借着家徽的帮助,却可以不停重复这样做。

    在一般的况下,赖维尔绝对不会让低于十岁的黑暗精灵尝试这样的举动,但是这高贵的血奴毕竟不是黑暗精灵,他只是低的半兽人赖维尔着用想着,在过去的一年中展现出了许多让人咋舌的潜力;而且赖维尔也看不出来单纯的尝试会有什么伤害。“你只需要站在雕像前面,”赖维尔解释道,“想像自己漂浮起来即可。”

    烈无极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赖维尔,当然回敬他的不是莱维尔的微笑,而是一声响亮的鞭声。烈无极转过头来看着那女的雕像,他的眼中流露出不应该是六岁大小的还有刻有的神采,烈无极知道自己现在只有等着机会,等着可以为自己的父母和族人报仇的机会,虽然那是渺茫的,但是现在的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只有可活百十来岁的半兽人了,现在的自己有的是时间,等待着机会的到来,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习黑暗精灵的本领,看家的本领。

    烈无极让自己正好站在那张轮廓深刻的面孔之前。他一只手握住颈袋,试着让自己取得和家徽共鸣的默契。他之前就觉得这个徽章似乎拥有某种力量,但那只不过是小孩子的直觉。现在烈无极已经有确实的证据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魔法的波动。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的黑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