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 第二章;阴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异界狂歌 书名:遗忘的黑暗
    赖安悄无声息地翻过了黑精灵学府的高墙,潜行在黑暗的角落里,观看着这座有史以来最为邪恶!最为**的学府!查看着没有行人的时候,赖安悄然的潜行到魔法师所在的场所。

    赖安悄悄的叩打着安德莱魔法导师的房门,悄然开门一个什比狗头人一样的黑袍魔法试探出了他的狗头。这是今天晚上赖安最为恶心的时刻!每当自己见到这个狗头法师,自己就会默然的狂吐好长一段时间,那时不可置疑的,可今天自己还要作出深市喜欢的样子。

    “我尊敬的,安德莱.汉斯魔导师先生。我想我的到来会给你带来无比的惊讶!”赖安无比的显着自己的敬畏,他用黑暗精灵的无声于语,这和开口说出的语言一样的详细。可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为人知了;“安德莱.汉斯魔导师先生。我族,族母叫我想你带来了无比的问候和敬意。”

    “近来,进来说话。”安德莱魔导师晃着他那因为在偶然的一次魔法试验中给炸成狗头的脑袋,把自己那头顶上的黑色的毡帽给摘下,还在留着恶心的红色的脓血的狗头,同样用手势回应道。“我想我上次和赖兰斯族母的**的时间应该是一年前的事了,不知道族母大人什么时候又可以宽带我这个不为人知的魔法师?”

    赖安看着着个满嘴里流着发脓排泄物的魔法师,心理是无比的憎恨。就这么一个狗头上长着白斑的人?为什么自己的族母回合他一起上?可以解释的也就是利益了?对,是利益。是利益叫他们走到了一起!

    “我敬畏的魔导师先生,我的来意我想早在一年前我们的族母就像您所说了吧?”赖安强压下了心中的恶心,把那想要呕吐的想法给抛到脑后,虚伪而又飞快的打着自己都不知道应给是不是该比喻的手势。

    “赖兰斯家族的次子,我无比尊敬的赖兰斯家族的勇士。”安德莱.汉斯魔导师用他那恶心的双手,同样打着手势回应道。“你们家族的族母,是否叫你把给给我的酬劳带来了吗?”

    “你会获得补偿的,我的魔导师阁下。”赖安的手势强调道,这赖安的怒气,好不容易把恐惧给压制一下来赖安心理生起无穷的怒火。“你胆敢怀疑黑暗精灵国度第十的赖斯.兰德宏家族,赖兰斯族母对你的承诺?”

    “赖兰斯家族的勇士,我用我无比真诚的心向你道歉。”魔导师的手势打出了他那经常作用的惯例,这是因为他在许多年前一次和蜘蛛女神罗斯神像的交流中,被无的黑暗魔法师给诅咒了,他那本来应给很是英俊的脸孔变成现在叫人看到就要恶心的狗头,在一年前的今天他和赖兰斯族母相遇了,那个在黑暗精灵国度中排名第九的女祭祀,也是在着不为人知的国度中第一的炼药师,最为关键的是她现在是洛斯女神面前最为得宠的**,给了他一丝不想要错过的薄弱希望。

    赖安冷漠的心对这名魔导师没有丝毫的同,不过赖兰斯家族需要这名魔导师。“你将会拿到你的处方,”赖安冷静地承诺道,“在你把王瑞梓家族全部有你那擅长的魔法把他们全部昏睡后。”

    “没问题。”安德莱魔导师打着同意手势;“今晚吗?”

    赖安双臂交叉,考虑着这个问题。族母下令,要在今晚电鸦回归之前的三个时辰前把王瑞梓家族的所有成员全部使用昏迷魔法给昏迷了,可赖安觉得那样是没有一点的挑战,赖安自私的,双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等到电鸦的回归前的三个时辰,在那光芒还没有照在这篇罪恶的大陆的时候。”赖安回答道,双手兴奋地比着手势,愁眉苦脸的表仿佛如同狰狞的笑容一般。

    “在那即将到来的时刻,要让这个命运的齿轮照耀在王瑞梓家族的族母的脸上,叫那些已经走到尽头的家伙,那些无知的,**的女祭祀知道她们家族的下场吗?”安德莱魔导师从赖安的表猜到了他狰狞的目的。

    “当我率领着勇敢的赖兰斯家族的勇士们杀到她们面前的时候,当我把尖锐的战刀插到她那迷人的下体的时候,我要叫她,叫王瑞梓家族,族母知道那是我给了她致命的一击,”赖安那狰狞的脸孔,那手舞足蹈的龌蓑的表现,叫即使是叫众人唾弃的魔导师看到眼里也是一阵的畏寒。赖安狠狠的说道;“剥夺王瑞梓家族的一切希望。”

    “会的,会的。”安德莱魔导师,那本来就叫人恶心的狗脸上,现在出现了更叫人反感的狰狞的僚笑。那是多么的可耻,多么的叫人感冒的表现;“如你愿。我会叫王瑞梓家族的族母和她莫下的祭祀全部在清醒的时候叫你的利剑,刺窜她们的心的最后的防御,我会叫她们绝望的呻吟。”

    不知道为什么!赖安现在看到的狗头魔导师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叫人欣慰。两个龌龊黑暗精灵现在是那么的合拍,两个狰狞表现的黑暗精灵是那么的投机。

    赖安回到了黑暗城堡的北门,他唤还回了自己坐骑。沿着宽阔而又平坦的管道狂奔。寻找着那掩盖迷离的岔路。他从一个巨大洞的边边上穿过,黑暗精灵城远远的甩在它的后面,他发出了僚笑,那掩饰不住的狰狞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脸上。

    在这里没有其它的家族会在注意到他是否曾经去过那黑暗的城市,此地也只有几座简陋的石房,固定在平坦的地面上。赖安**一用力,催促着坐骑沿着妖精湖岸狂奔。

    这是所有黑暗精灵全部向往的黑妖精湖,这是沐浴了无数代黑妖精的湖畔。在着座巨大的地低湖的中央,有座长满苔鲜的小岛,上面畜养着丑陋与懦弱的食兽,那是一中中型大小的洛斯兽。

    几百名的驯化的地精和半兽人在持续进行着钓鱼或是放牧的工作,他们抬头注意到了这名黑暗精灵战士的迅疾步伐。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为奴隶的忌,不敢直视妖精湖畔边奔跑着的赖安那锐利的目光。

    反正赖安也没时间理会他们,这个时候他正全心全意在赶路。当他来到黑妖精山那叫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繁心的隧道和洞的时候,他更加催促坐骑加快步伐朝着着黑妖精山上最为巨大的洞赶路。那里生长着许多巨大的蕈类,也是黑妖精们食用的地下最为鲜美的食物,在那最美丽的洞聚集处,有着很是隐秘的回家的道路。

    在他心底无比的激动的时候,他盲目的一转弯也是要把自己更加隐蔽的行动隐秘到不为人知的底部,他差点踩到成群漫游的四只熊地精。这些高大、多毛的地精生物暂停了片刻,打量着黑暗精灵,然后才故意慢慢地让开。

    赖安知道,这些熊地精认得他是赖兰斯家族的人。他是名由贵族,是高阶女祭司的子词,他的赖兰斯也正是家族的称号。在地低世界,在黑妖精森林的边上在格雷斯山脉,在这黑妖精山上生活的二百万黑暗精灵中,只有十万名左右是贵族,也就是认可的八十二个家族的直系血缘,其它的都只是平民战士。

    熊地精并不是愚蠢的生物。他们可以分辨平民与贵族,虽然卓尔精灵们并不会公开张扬自己的家做,但是赖安耀眼白发蓄留的马尾也和他的黑色魔斗篷上显眼的紫色和红色纹路就已经明白地告诉他们眼前的人是谁。

    这次任务的急迫让赖安无暇他顾、但是他却无法忽略熊地精的怠慢。如果他是黑暗城堡里第一家族,李氏家族,那把是其它的在黑暗城堡李生活的九个家族的成员,他们让路的速度会有多快?他忍不住要想。

    “你很快就会学着要尊敬赖兰斯家族!”黑暗精灵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同时将蜥蜴掉转头,对准他们冲去。熊地精们开始逃命,转进一条满是倒刺和尖锐的菱形碎石的隧道里,而躲避着黑暗精灵所带来的灾难。

    为了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焰,赖安召唤出黑暗精灵与生俱来的能力。他召唤出一团可以阻挡红外线和普通光线的黑暗结界,丢在他们逃窜的路上。他认为这样引起他人的注目相当不智,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当他听见熊地精们盲目的撞击和咒骂声时,他觉得这其实是很值得的。

    在怒气平息下来之后,他又开始赶路,更小心地把路径保持在气的影中。为黑妖精国度中第十家族的,隧道洞的第一家族的成员,赖安可以不受质问地在洞中自由行动。但是,赖兰斯族母严格要求不能有任何和赖兰斯家族有爪葛的人,被发觉出现在这个错落的洞群中。

    赖兰斯族母,赖安的母亲不是一个可以忏逆的人。但是,这也只不过是某种形式的规定。在黑妖精生活的世界里,有一个超越所有其它律法的规定:别被抓到。

重要声明:小说《遗忘的黑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