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邀您共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默云 书名:僵尸特工
    刘彬倒是没想到夜七还真敢送这看去不起眼的东西,而且还没包装,别人送生礼物,至少也会包一包,他倒好,生怕别人不知道。不过他倒是觉得夜七送这东西一定有他的想法,能拿出如此羊脂白玉的人,会是小气的人吗?

    在以前,一般生礼物都等生会结束了,主角自己一个人开着看,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大家都学着当着客人的面开除包装,以示尊重。可能是学了老外的那一吧!

    结果引来了一阵不大不小的嘘声。当然,别人不知道那酒的好处,余菲菲却是知道的,看到夜七没表示什么,她也只有在心里鄙视一下那些不识货的家伙。

    不过在场中倒是有两人眼中透出一股难言的意味,就是白若兰与小狐狸,她们都明显的感觉到那瓶酒中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赤血酒的酿造有些独特,酿造时要放在阵法中,让其吸足了月光精华。而且这些酒都是千年陈酿,真那样喝,夜七也怕他们受不了,他们可不是僵尸,虽然不会死人,但是睡上三天三夜却是绰绰有余的。“咳,嗯,你们可要记住了,这酒可不能直接喝,平时一杯红酒,滴入一两滴这种酒足矣,掺多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哦!呵……”

    夜七的这些话也只有刘彬两位当事人与另外几位有心人听得进去,其他人潜意识里就看不起那东西,一瓶不是用来收藏,而是用来喝的酒,价值能有多少?结果连带着看夜七都变了味,当然就不会注意去听那夸张的说法。

    余菲菲送的是一对耳环,里面含有一个小小的防御阵,可以抵一下平常五阶左右的高手全力一击。她也不敢送过于夸张的东西,免得有心惦记着。

    到最后是刘彬这男主角的压轴礼,吊坠一出现,就引起了在场无数女同胞们的眼光,包括白若兰与小狐狸在内,之前余菲菲送耳环时,她们就已经注意了,只是余菲菲份不一样,所以她们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可刘彬就不一样了,她们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行家了。正所谓行家眼里揉不进沙子,一看那货色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不过她们也只是惊讶一下而已,毕竟那吊坠在她们眼里也不是什么极品。只是一个普通人拿出一样不普通的东西来,都是值得怀疑与注意的。

    看着辜雪蛾眼里那甜蜜的笑意,刘彬觉得交夜七这朋友真是值了。只是他没想到,送出这个礼物后,他却被一群女人给淹没了。不为别的,只为那引人注目的吊坠,大家都想知道,这精美的东西是从哪里买来的。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女人,这也无可厚非。

    被围的刘彬苦笑的扯了个谎,领着辜雪蛾在音乐中跳起今晚的第一支舞。

    一曲结束,好几对男女再次双双步入舞池,而让夜七没有想到的是,白若兰居然主动邀请自己跳舞。看到夜七那奇怪的眼神,白若兰嗤笑道:“怎么?难道与我跳支舞也要考虑那么久吗?”

    一旁的余菲菲与吴欣月都盯着夜七看,一个面无表,一个一脸谑笑,想来是想看看夜七这在她们面前说是从不跳舞的家伙,今晚会不会因这个清纯靓静丽的少女而破例。

    不过夜七最终还是与白若兰步入了舞池。轻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两人在舞池中漫步,“我说现在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了吧!”夜七在白若兰的耳畔轻声道。

    “我只想知道,你今晚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还有那瓶到底是什么酒?”白若兰倒是不客气,直奔主题。

    “难道在你眼中,僵尸就真的不能与普通人为伍?”夜七轻笑道:“如果真是如此,看来对你要重新认识一番了。”

    “别顾左右而言他,明说了吧!”白若兰不吃夜七那一,不过她也算是给足了夜七面子了,如果是平时,她可是看到魔物,一般况下不是她灭了魔物就是魔物灭了她。不过看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可想而知那些魔物都死在她手里了。也不知是不是她的运气特别好,以她这种个的人,到现在居然还活得好好的。

    “白小姐,那在你看来,我来此应该是为了什么呢?你认为这里有哪些东西或人值得我亲自来此的呢?啊哈,又或许是我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你白小姐要今晚要来此,所以我特地过来给你训一顿?”

    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在外人看来却是两人亲密无间的互搂着跳舞的模样,好像有点讽刺。

    “我只是不希望你对他们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弄得我们彼此不愉快,刘彬是我表哥!”感觉到夜七语气中有些怒气,白若兰适时做出了让步。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他生气关她什么事,自己怎么不知不觉得的就会去照顾他的绪呢?

    很快,一曲终了,夜七在她耳旁嗤笑道:“别总是拿有色的眼光看我们这些生物,别总是以为魔物永远都是魔物,如果你哪天也变成了僵尸,那么你是不是因为自己变成僵尸,所以要去自杀呢?如果是的话,那么,你已经入魔了,还是回去多修练几年再出来吧!”

    被夜七说得发愣的白若兰连夜七离开了都不知道,甚至别人邀请她跳下一舞曲,她也还是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整个天地都只剩她一人似的。难道自己真的入魔了?白若兰再一次被夜七牵动绪,不知不觉间受到他的想法所影响。不过夜七也是为她好,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道修中人因为‘辟邪守正’这句话,而执着一生,结果在天劫中灰飞烟灭,甚至修练时走火入魔。所谓的一切烦恼的根源皆来自于执着就是如此!

    看到夜七回来,余菲菲正想趁夜七这次破例肯跳舞的机会邀他舞一曲,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出来,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只小狐狸。

    “怎么?僵尸先生不肯赏脸与小女子共舞一曲?”小狐狸妖媚的神再次出现,与上次穿运动服时给夜七的感觉孑然相反。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