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章 桑田旧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默云 书名:僵尸特工
    (凌晨传的那章算是昨天的,今天要补那天久下的,所以还有三更,现在是第一更!兄弟们,砸些票子鼓励下吧!^_^)

    白若兰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先将吊坠放在我这里,如果哪天你找到你妻子了,到时我再还给你,你看怎么样?”她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她当然知道夜七找她妻子是不可能找得到了,因为如果那个梦是真的,那么自己就是他妻子的这辈子。可是那个梦如果是假的,也就不可能有这个吊坠了,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真正的妻子已经逝去。

    “我既与你无缘无故,为何要将我妻子的东西交与别人,恕我不能答应!”夜七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想着怎么让她恢复记忆,或许她根本就是有意要瞒着自己。可是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她有意瞒着自己呢?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只有其他可能了,要吗是真的失忆,要吗是被别的高手抢去了躯体,可是,谁有这能力抢走师妹的躯体呢?又会是什么事让她失去了记忆。如果两者都不是,那就是剩最后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她是师妹的转世。可是这样的可能更小啊!以师妹的实力,不说长生不死,就是师父他老人家给她的法宝,也能让她安然度过天劫啊!况且,如果师妹重新转世的话,那这个吊坠就应该不会在她上才是。

    夜七越想越觉得事似乎超出了他理解的范围,问眼前酷似师妹的少女,她又不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先生,还请还我吊坠,不能凭你一面之词就认定这个吊坠是你师妹的东西,这个世界上人都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何况是个吊坠。再说之前那番景,也难保不是你用什么神通虚拟出来唬人的。”白若兰脸色渐渐凝起一层霜。从夜七之前的表现可以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修真界的人,而且也只有是修真界的人才能够保持着样貌年青。因为她的妻子已经死去多年,而他看起来却是如此年青。

    看到白若兰的神色,夜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怎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想动手抢?呵呵……,还真有意思!”

    “夜先生,我很感激你将我从那鬼窟中救出,如果你想要这个吊坠,也无不可,但请直言便是。可是你却如此巧取豪夺,实在是令人不耻。”如果不是自己命是他救回来的,或许她早已动手了吧!

    “我巧取豪夺?哈哈……”夜七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显得有些悲凉,有些孤寂,惊起那些宿在林间的飞鸟走兽,直至两眼笑出了泪水。“沧海历经归来已非旧时雨,事非人非猛醒时常有余泪!”夜七突然间有感而发,声音显得有些萧索之意。

    白若兰看着这个时而深,时而癫狂的邪美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很想告诉他,他的妻子已经不在人世,可是转念一想,还是忍了下来,毕竟有些事,不知道要比知道要来得好的多。深吸了口气,白若兰道:“好吧!如果我说出来这个吊坠是如何所得,夜先生是否可将吊坠还与在下?”虽然她不是个见宝眼开之人,但是这天下正是魔道猖狂之时,她又素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当然实力能提升一点算一点,这个吊坠对她的帮助如此大,她也不想就如此放弃。

    “那要看你说的是否属实!”感慨中的夜七转头看向白若兰,眼眸深邃而忧郁,看得不免令人心酸。

    “其实说真的,得到这个吊坠,我自己也有些莫明其妙。”白若兰沉吟了会,似乎是在组织言语,“记得两年前的一天夜里,我梦见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里,嗯,有点像是古代文士学子们穿的长袍,又似乎有些现代化,虽然说着有些不伦不类,但总体看去却不会让人产生别扭的感觉……”

    “请说重点好吗?”夜七打断了她这毫无营养的回忆。

    白若兰瞄了他一眼,不冷不道:“请别打断我的思路!……我问他是谁,他只是笑而不语,说是受人所托,送个东西给我,而那东西就是这个吊坠。”说着指了指拿在夜七手里的吊坠,“我问他是谁?为何要送我这个东西?他只是笑而不语,说是时机一到,便知分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机,当时也没在意。……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个梦,只是看到枕头上那个墨色吊坠时,我才惊了一声冷汗,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有人可以进入别人的梦乡。如果那人想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只是我不明白,他是受何人所托,送我这个吊坠?又为何要送我这个吊坠。”白若兰当然不会把自己是她妻子转世的事说出来。

    看到夜七沉吟不语,白若兰以为是夜七不相信她的话,于是冷然道:“不管夜先生信与不信,我已经将事告之于夜先生,还请夜先生尊守言前约定。”

    夜七也是听得有些莫明其妙,这个世上虽然神人能人无数,但是想要毫无所觉的进入一个修真者的梦乡,那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受他人所托?难道那个‘他人’是指自己的师妹?可是师妹为何要将自己的东西送与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可是他俩的证婚之物啊!

    夜七越想越是糊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她所言非虚,那她就真的不是自己师妹了,可自己的师妹现又在何方?看了眼面色不愉的白若兰,夜七将吊坠递给了她,道:“虽然你说得是有些离谱,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偶然,也不是不无可能。这个吊坠就先放在你上,等我弄明白了这些事,我想我会向你要回这个吊坠的。”

    看到夜七答应,白若兰轻轻点了点头,“我也想弄明白这些事,可是,这实在是有点离奇……”

    “不管如何,我相信,事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夜七来了次深呼吸,正色道:“好了,这事就先告一段落,另外有件事,还得请教一下兰仙子!”

    “另外的事?兰仙子?”白若兰有些愕然的看着夜七,不明其意。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