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本新书的构思和其他 关于一本新书的构思 第一章

    我叫路雨,今年17岁,住在一座深山里。

    我有一个师傅和一条叫做黑毛的狗,我们住在深山里一个小茅屋里。

    我师傅是一个高手。

    这是他告诉我的。他还告诉我,我将来也会成为一个高手。

    对他的话,我深信不疑。

    我叫路雨。

    这是我师傅起的名字,听说我本来并没有名字,我是17年前被师傅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在路边拣回来的,所以叫做路雨。

    我不知道师傅姓什么,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只知道他叫做师傅。

    曾经有一次,我问过他,是不是师傅这个名字就是他的名字。师傅摇了摇头,告诉我不是。于是我又问,那师傅你本来的名字叫什么?他说他忘了。

    我觉得很奇怪,一个人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名字呢?

    就好象我,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名字,甚至连我拣来的那条黑色的土狗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它自己的名字,因为我一叫黑毛它就会欢快地飞奔到我的边使劲地摇它的尾巴。

    对于师傅这样的说法我感到很奇怪。不过,奇怪虽然奇怪我却从来不会怀疑师傅的话。因为师傅告诉过我,他的话就是真理。一个人怀疑真理将会受到惩罚。

    我又问他什么叫做真理。

    于是他使劲地用凸出手指的关节在我头上敲了一下,“夺”的一声,我的头上很快就生出一个包。于是,我就知道,真理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

    所以,我从来就不会怀疑真理,也不会怀疑师傅的话。

    因为他会使我头上长出很痛的包。

    但很奇怪的是,虽然我从来不会怀疑师傅的话,师傅却经常会在我头上使劲的敲让我头上长出包来。我又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我做错了事。做错了事就会受到惩罚。

    于是,我又知道,做错事跟真理一样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但跟不去怀疑师傅的话不同,我会经常做错事。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因为我总觉得应该做就去做。但师傅却总会告诉我,这是错的,那是错的。

    于是,我就知道,这就是错的,那就是错的。

    但这时候我头上总会有一个包,两个包。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却又无可奈何。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跟师傅有很大的不同。

    这种不同有许多方面,例如只有他能敲我的头而我不能敲我的头,他下面的小**很大而我小**很小等等。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差别。

    最主要的差别是我的手跟脚能伸得很长很长,头也能在子不动的况下转一圈又一圈。这是师傅做不到的事

    这件事曾经困惑了我很长的时间。

    我尝试着去找到答案,甚至想让师傅也跟我一样。

    于是,在我7岁那年,我趁着师傅在睡午觉的时候试着让师傅也跟我一样把头能转动几圈。

    但很不幸的是,师傅显然很不乐意地跟我一样把头转动几圈当作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他在我把他的头转动了半圈的时候就醒了过来。

    他很生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我平时也是这样做的,而且还觉得很好玩,因为把头转动几圈再由它自己转后来的时候感觉是很美妙的。

    但师傅似乎不喜欢这种乐趣,在我这样做以后,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头上长出一个一个包是一件很不美妙的事

    而且,更不美妙的是,师傅把这件事跟我喜欢把头转动许多圈一样把敲我的头当做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并且乐此不疲。

    对此,我又深感无奈。

    从小,我就跟在师傅边学一些很奇怪的东西,例如用一颗颗小石头去打几十米外的一个小圆圈又或者用一把小刀不断地朝着一个又一个稻草人挥舞,并把它捅得稀巴烂。

    老实说,这些东西我不是太喜欢。因为每天只是玩上一小会儿的话我会很高兴,但每天都要练上十来个小时的话我会觉得很不高兴。因为太无聊了。

    相反,我更喜欢的是用师傅教我的方法用小石子来打小鸟或者来打苍蝇,而那把用来刺稻草人的小刀我更喜欢把它用来雕一些木头。

    比起用小石子来打苍蝇来说,我更喜欢雕木头。因为茅厕里面的苍蝇并不是太多,每次只能过一下瘾就没有了。而且打苍蝇还有一个坏处,就是如果我每天都打的话茅房的墙壁会溅出很多屎来,弄得墙壁象一幅画一样。老实说,墙壁上有这么一幅画就不会显得那么单调,而且还很有诗意。

    但显然,师傅就不会这样想。他总会在我打完苍蝇的时候使劲地敲我的头,这种感觉很不好。而且还要我把墙壁上的画擦掉,这种感觉也很不好。

    所以,对比起打苍蝇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雕木头。

    我最喜欢雕的就是我的那条狗——黑毛。

    雕黑毛有很多的好处,一是黑毛线条简单雕刻方便,二是在黑毛不配合的时候我可以敲它的头。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师傅这么喜欢敲我头了。

    原来,敲别人头的感觉是这么的美妙,这是我敲完黑毛的头以后才有的想法。

    不过,平时我没有什么机会去敲黑毛的头,因为我们太熟悉了。要是没有借口无端就去敲黑毛的头的话我会感到很不好意思。

    但雕刻的时候就不同了,我会让黑毛摆出各种不同的姿势。要是黑毛不配合的时候我就会狠狠地敲它的头,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敲黑毛的头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这种感觉是很美好的。

    于是,我上了雕刻。

    除了雕刻之外,我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乐趣。因为在这座山里永远不会缺少乐趣。而雕刻并借着雕刻这个借口可以敲黑毛的头以外我还可以找到许多比这样要更有乐趣的事

    举个例子来说,在完成了师傅吩咐我去做的那些无聊而枯燥的事以后我就会去游泳。在我们的房子后面有一个大水潭,这个水潭长年都会冒出大量的水来,溢出来的水顺着山流下去就形成了一条很清澈的小溪。这里的水很清甜,而且水潭里面还有很多鱼。

    我不知道这些鱼是从那里来的,反正在我懂事以来发现了这个水潭里的鱼从来就没有少过。于是,无聊的时候抓鱼就成了我其中的乐趣之一。

    但这些并不是最有趣的事

    最有趣的事是山里面的许许多多的猴子。

    这里的猴子都是一群一群的,在白天的时候它们总会无聊的在树上蹿来蹿去。经过多年来的观察我发现,这些无聊的猴子除了吃东西以外最大的乐趣就是抓上的虱子。抓住了以后先是把它们的肚子捏爆,然后把它放在嘴里嚼,仿佛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一样。

    当然,这是我不在场的况之下。

    如果我在场的话,他们的乐趣就不会只是这些了。

    呵呵,告诉你们,我最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去找它们玩。因为这个时候它们通常都会睡下了。而这个时候,我就会悄悄地来到它们的边,突然间就会拧住其中一只睡得最舒服的那只猴子的耳朵或者抓住它的尾巴。

    然后它就会很兴奋地唧唧地尖叫起来,然后这只猴子就会发了狂般地追着我满山跑。

    而且这不是最有趣的,最有趣的是我有时候会特意让它抓住我,然后我就会象敲黑毛一样去敲它的头,一直敲得它哇哇直叫。

    不说不知道,原来这样敲人真的很爽的。

    不过,让我有点郁闷的是,这种乐趣近来我越来越少享受到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白天的时候这里猴子还会在林子里呆着。但一到夜里它们就不知道全部去了那里,常常让我白跑一趟。

    哎,不说这些郁闷的事了,还是说说我师傅吧。

    最近我发现师傅有点怪,因为最近我总发现他在夜里的时候唉声叹气,而且还会常常望着月亮发呆,一看就是一个晚上。

    这样让我觉得很好奇。

    不过,象这样的样子师傅每年都会有那么的几天。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机甲天下之神之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