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兽元诀图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泛之贝 书名:兽元诀
    智冲被一个巨浪掀到了一块岩石上,他左手拿着水晶,右手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抱着岩石。屏气剩余不多了,只见那三头兽后腿一蹬,朝智冲扑去。

    智冲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就在这个时候,巨蛇突然出现在空中,一口咬住了三头兽的前。

    智冲睁开眼睛,竟看到,两只上等灵兽为了争夺自己这个美味食物而产生的生死搏斗。

    两者同为上等灵兽,虽然他们不能修炼**形,但天生便有着强大的力量。天蟒灵兽好杀,每见一种动物便毫无顾虑的上前厮斗。不管对方有多强悍,但他与三头兽也算是顶级灵兽,所以从未碰见过强敌。

    只见天蟒灵兽上到处爪痕连连,一缕鲜血缓缓的往下流淌。这下可激怒了它。从口中淌出的口水混合着毒液滴在地上,吱吱几声,地上顿时冒出一阵阵腐蚀的青烟。

    三头兽那前两块深深的牙齿印不断泛着黑色不停的冒着一丝丝哈气。

    智冲象泡温泉般,享受着岩浆的温度。心想,不管哪一方获胜,对自己都有好处,最好两边都死。这样自己也就逃脱一劫难了。

    三头兽三个脑袋龇牙咧嘴,前爪子不停的摩挲着地面,随时都要发动第二轮攻击。

    正在这时,只听一阵箫声响起,一个绿衣女子从空中飘过,站在蛇头上。

    智冲仔细一看,这女子衣服素洁,她无暇白皙的脸上如同黑夜一般沉寂。那双眸子通透的绿,长发披间旁。眼神之中有三分冰灵仙子的感觉。

    智冲突然想到自己还是露的体,不由得脸上一红,体往下一钻,露出半个脑袋,希望这位美女能看不到自己。

    箫声悠悠,那巨蛇好像突然恢复了体力,猛然冲向三头兽,按道理,它根本不会攻击静物。只是听了怪怪的箫声,发了疯一样拼命与三头兽撕咬。蛇体缠住了使它不停哀吼连连。

    女子变换了音乐的节奏,那巨蛇便用毒牙咬在了三头兽的一只眼睛上,接着,第二只。第三只。。。。。。

    那蓝色的血液从空中滴入智冲的脑袋上,瞬间消失了。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清晰,好像从来没有过的明朗,与在岩浆之中的感触一样。大脑瞬间高速运转,记忆片段不停从眼前滑过。

    神子下界前的记忆恢复了过来,好像沉睡了多年,猛然苏醒。

    原来自己在神界,还有一段恋

    女子轻衣在蛇头上飘舞,牢牢的站在上面子微微倾斜。犹如与蛇一体。智冲昂起脖子,透过蛇盘旋的缝隙,能够轻微的看到女子白皙嫩的浑圆大腿和大腿内侧微露的底裤。

    只见三头兽竟毫无反击之力,任巨蛇狠狠的捆住自己,那瞎了的六只眼睛,紧紧的闭上,流出一丝丝蓝血。

    不一会,这三头兽便毒气攻心,扑通一声,从空中落入了岩浆内。

    。。。。。。

    女子飞到岸上,把箫放在腰间,对着河里的智冲笑道“出来吧,别只露半个脑袋啦,我看到你了。”

    说话声音滴温柔,和刚才站在蛇头完全像两个人。

    智冲应了一声,刚想游过去,但又一想自己露着体,羞愧的低下了头,说道“姑娘,在下有所不便,还是不上去了。”

    女子蹲在地上,从上拿出一个小瓶,轻轻在巨蛇的伤口上滴上几滴。发出嘶嘶的声音。那伤痕弹指间竟恢复了原样。女子笑道“哟,大男人敢在岩浆里洗澡。却不敢上岸,啧啧。”说着骑在巨蛇的上。箫声一响。巨蛇飞入空中,到了智冲的头顶女子一把揪起了他,两人骑在巨蛇上来回盘旋在空中。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在这里?”智冲**骑在蛇的上,喃喃的说道。

    女子回头看了一眼那双深深的酒窝便印在了脸上,咯咯的笑道“呵呵,你是男人吧?”

    智冲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躺在蛇上的小**用劲点了点头,心想,这问题真是特别。

    女子把箫放在嘴边。一边吹箫,一边浅浅的微笑。

    这女子到底是谁?怎么在这里?而且从她的外表和法来看,并不是普通的人物。不知是敌是友。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箫声戛然而止。女子笑道“我是依依呀,嘿嘿。”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依依半扭着头说道“我来找我的卡露,”说着拍了拍坐在上的巨蛇。

    智冲顿时放松了警戒,说道“这山洞你经常来?”

    “第一次,你这人真是无聊哦,我说过了,我来找我的卡露蛇呢。”

    智冲把依依引导到了兽元诀墙画跟前停了下来,他仔细看了一遍,竟轻而易举的记住了里面所以的屏气走向。难道就是那滴血和岩浆起了作用!

    依依说道“这画的是什么啊?你看这边画的不就是刚才那个三头怪物吗?”

    按照上面所说,原来三头兽是在岩浆中守护一种叫记忆灵石的东西,雷咒龙把自己的坐骑灵兽派在这里,又把水晶埋在地下,就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即便是火属高手,下入岩浆也休想把水晶拿走。

    上面叙述水晶有极大的危害,自己便是受害者。

    智冲心想,雷咒龙真是自负了,心想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想让人发现就别告诉大家岩浆里水晶嘛。哎,真是对你那三头兽太过于自信了。

    智冲继续往下看。想知道危害到底是什么。却在关键的地方,出现一处从峭壁到地下的巨大裂缝。这裂缝便是混天当雷光球所至。

    依依噘着小嘴看着智冲的**发呆,笑道“我听我大姐说男人的命根象香蕉。看来他好像错了吧。我看是小虫才是!”

    智冲咽了口唾液,这句话深深打击了他的自信,头一低下,扭过去,说道“去去去,小孩子家懂什么。”

    依依哼了一声,也扭过了头。

    自己屏气现在非常微弱,按照上面的方法,分别到手臂上一千个不同部位。

重要声明:小说《兽元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