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雷咒之穴】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泛之贝 书名:兽元诀
    (如果想看雷咒龙的故事就在书评里发下哦。我就把外传补上去)

    墙上班驳的印记,散发着阵阵光耀,与河中倒影互相呼应,智冲只感觉心扉一片明朗,如进仙境,仿佛眼前的并不是地下河水,更象天际银河。

    智冲惊叹的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仙女姐姐所说雷咒龙留下的字迹?”

    河旺生道“雷咒龙确实住过这做山头,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也从来没有告诉我他留下这些字体啊。”

    虎威唏嘘了一声,看着墙壁上的字迹,笑道“上面所说都是雷咒龙的私人事,我们好象不便去看吧。”

    河旺生摸了摸鱼头说道“虎兄。没想到你长相粗鲁,这为人之道比我这个当弟的明白的多。哎,小弟惭愧啊!”

    智冲不去理会他们的谈话,仔细一个字一个字的观看。仙女姐姐的嘱托可不能忽视,他嘘了一声,河旺生对主人只有尊重,只好底下头坐在石头上,而虎威却对着河水清理自己脸上的毛绒。

    ~~~~~~~~~~~~~~~~~~~

    墙上所画并不是什么家事,而是他与冰灵仙子之间纯正的感,和与火灵仙女火的恋。记录了他们从相识到一段三角恋

    智冲不做声的一口气看完,却在后面墙上发现一些奇怪的图文。

    图文极其复杂,两面大墙竟随着河水延往前延长,图像画的是一个巨大的人横躺着几条支线在上面纵横交错。细小的文字记录着屏气走向。更像是一副奇怪的武功密集。要学会这些走向,恐怕三十年也记不全。因为这幅巨大的人体画像最少有1000个屏气走向。游走过程。太过于复杂。

    智冲好奇的问道河旺生“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功法?怎么这般奇怪。就是火焰宫的奔雷掌也不过三个走象,这却少说有上千个!”

    河旺生紧皱眉头,啧啧一声,说道“这怪功,我是从来也没见过?虎兄呢?”

    虎威摇了摇头,嘴轻轻的往上吹了一口气,那虎头上的杂毛一飘。

    智冲仔细看了看,正在这时,那巨蛇突然从河里窜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那毒芯子象一条软绵绵的绷带,不断上下打转。

    智冲大喊糟糕。三人连忙提着宝刀往后奔跑。自己的屏气现在非常微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巨蛇用嘴伸向智冲他们,他们猛然一跳跃,那旁边的岩石便轰隆一声巨响,被蛇头撞的粉碎。飞石飞溅在水中叮咚作响。

    三人往后跑去。虽然速度缓慢,但比起巨蛇却有过之而不及。三人在这宽敞的河道中迷了路。竟走到一处悬崖大裂缝前。

    智冲往下一看,那下面竟是翻腾滚滚的岩浆。但奇怪的是火焰呈蓝色。

    智冲一看无数个红色亮光圆珠好像挂在那漆黑一片的山壁之上。仔细听过,却是野兽呜呜哼哼的龇牙声。

    突然从山壁上一只火褐色的六尾红目兽朝智冲扑去。智冲猛然一脚,把它踹入了蓝色岩浆里,竟连个骨头渣子都没冒出来。

    巨蛇慢慢靠近,那群体六尾红目兽被那只从来没见过的陆地动物天蟒灵兽吸引了过去。但连连败阵,只好又窜上了峭壁上。

    巨蛇缓慢的靠近智冲他们,上面是红目兽,前面是悬崖,后面是巨蛇。他们五路可走。

    虎威挠了挠头,叹息道:“哎,亏我张的那么英俊,到了这种关头却只能等死了。”

    智冲手持宝刀,头上的汗水泊泊的流淌到脖子上,他用手擦了一下,提起宝刀。说道“大家听好了,我体内还有一丝屏气,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宝刀跳过悬崖的彼岸。也只能生死由命了!”

    虎威有手把虎头上的中分头整理了一下,笑道“他的熊。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三人互相传递了一下眼神,智冲道“能与三位死在一起也是我的荣幸!如果今侥幸不死,愿和二位结为兄弟,不知道二位意下如何!”

    “主人!”河旺生两眼湿润。点了点头。

    巨蛇看他们没有动静,一直呆在原地不动,智冲把仅有的屏气注入了宝刀里,瞬间宝刀变大。三人往上一坐。智冲大喊一声“抓紧了!”

    宝刀猛然一个弧度朝裂缝的另一边跃去。

    巨蛇蛇头一伸,碰触到宝刀的刀柄。

    宝刀一个三百六十度度旋转,三人顿时头晕目眩。宝刀迅速往下坠落。

    悬崖的彼岸。

    是重生,还是毁灭。

    那滚滚蓝色火焰翻腾怒吼。在肆虐的宣扬死的真谛。

    生于死,远如天涯,近如咫尺。

    河旺生与虎威被智冲猛然一推上那仅有的屏气通过刀柄的旋转,使两人顺利到达了彼岸。

    两人看着那滚滚烈焰,泪流满面。河旺生趴在悬崖边怒喊道“主人。主人!”泪水倾泻而出,不断怒吼嘶喊着。虽然他与智冲没认识多久,但感却是根深蒂固。主人一死,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刚要纵一跃陪主人一同死去。却被虎威拦住了。

    虎威哽咽的说道“兄弟是为了救我们而死,你如果死了,就太辜负兄弟对我们的恩了!”

    河旺生滚爬在悬崖边,那双鱼眼哭的泛红,道“虎哥!我们灵鱼精,认了主人便死心塌地为他效劳!主人死了,我们便没了生存下来的意义。你别拦着我!还是让我完成夙愿,与主人同死吧!”

    虎威抱着河旺生道“如果你主人没死,你不是白白牺牲了命吗?我们不如在这里等上几天,如果兄弟上不来,那我也不再拦你,行吗?”

    虎威这招缓兵之计虽然明知道起不了多大作用,但也只能一试了!

    那滚滚烈焰,象一头怒吼的野兽不断发出轰隆的咆哮声,任他有多么坚硬的体,掉进去恐怕连骨头都剩下统统被他融掉。

    智冲只感觉周异常炎,体内那颗元丹发出阵阵光泽。在蓝色火焰池中,认他这么努力,也只能随波逐流。

    那种说不出的痛苦游走与他的全,岩浆流入通过他的鼻孔不断注入他的体内。

    体一阵滚烫。

    那被吞噬的岩浆,流动到丹田之中,统统被体内的元丹吸入,从新流动在血液之中。

    智冲疼痛的全已经麻木,只感觉头异常炎沉重,象所有的岩浆都流入了脑中。

    为什么自己还不死去。

    赶快死去吧,

    他闭上了眼睛。

    更新晚了点,见谅,朋友结婚。

    不过不会太监,不求签约,只求您的欣赏。

重要声明:小说《兽元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