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叛徒之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泛之贝 书名:兽元诀
    柔娘子肤洁血荣的脸上突然变得苍白起来,一脸认真的仰望着背对的智冲说道“小子,你和我一起走吧,离开这里,不管到哪里,我柔娘子都跟这你。”

    智冲眼角也严肃了起来,说道“我还有些事要办,办完事在说吧。”

    柔娘子平静的说道“你难道不想和我一起走?”

    智冲笑道“你想哪里去了。我不是不愿意和你一起走,是我现在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办。”

    柔娘子把那双不老实的手从自己上拿开。冰冷的眼角变得火起来。说道“其实我骗了你。我是炼狱国的人。”

    智冲一脸平静的说道“我知道。”

    柔娘子没去问为什么知道,而继续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智冲笑了笑。继续把双手放在那对柔软细腻的玉峰上说道“其实刚才我和聂鑫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你来者不善,很奇怪,除了炼狱国的人,没人知道我们要去仙踪山庄报信。而且看样子你已经等我们很久了。不过。嘿嘿。你的**真够软的。”

    柔娘子用质秉纯的双手打了一下智冲。坏笑道“我这朵鲜花,算是插定你这牛粪了。我告诉你。弄影城花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智冲疑惑的问道“难道他有什么绝世武功?”

    柔娘子摇了摇头,磨蹭在智冲脖子处。使智冲上一阵酥麻。

    “花少原本是炼狱国王子。不是修真者,就因为他丹田特殊,天生修真无望,才被炼狱国国王一气之下贬到了弄影城。但他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他的智商可以说在整个炼狱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他曾经用脑子杀了一个下幽高手。而且让他败名裂。”

    智冲一想,原来对手是这样的人,心里不免的有些乱。如果真是个莽夫,还有办法拼一拼,可智商。。。。

    想到这里,一走神,那把幻翎刀转了个大弯,差点没把他给甩了下去。幸亏抓紧了红缨穗子。要不然刚到达上灵境界就从仙器上掉落,那不是让人贻笑大方了吗。

    太阳升了起来,这世界上的早晨,散发着朦胧的气息。那长虹霸占天空数百年不见消退。却以一种神秘的色彩存在着。

    空气清晰,美人在怀,如捧易碎名贵宝物。轻柔轻放,却不敢肆虐蹂躏。

    柔娘子皓齿遗香道“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智冲说道“去仙踪山中。你既然跟随了我,就要与炼狱国为敌。划清界限。”

    柔娘子咯咯的笑了出来,如被风吹过的花枝。说道“你不怕我坏了你的好事。把你们的秘密都抖露出去?”

    智冲一想,说的也是,不过话以出口,不能更改了,便说道“呵呵。那样的话,我会看不起你。”

    柔娘子心想,此人体流动着自己的屏气,又占据了自己的心,即便千刀万剐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可看智冲一眼,却似有不相信之意,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到了仙踪山庄附近,只见山庄那边火光四起,浓烟滚滚,似乎已经攻破。

    柔娘子笑道“你看你们火云国,真是有些不堪一击。还是和我一起隐居起来,别管那么多闲事了。”

    智冲脸上突现疑惑,仙踪山庄怎么说攻破就攻破了,这里面定有隐,这个时候。火光处飞出一群人,朝智冲这边飞来。

    智冲张望去,远远的就看到那个秃头,和聂鑫,青风师父他们。顿时大喜过望,师父他们原来没事。

    少许,他们飞到智冲跟前,不知何故,师父怒气冲冲,众人用恼怒的眼神看着他们,如见死敌。

    只见师父厉声骂道“孽障!你个暴徒,竟然与炼狱国勾结。害得仙踪山庄被攻陷!别以为你是神子,你就可以嚣张跋扈了!”

    智冲疑惑的看着众位说道“这是从何说起啊。我一直与聂鑫一起,不信你可以问他,后来我们他就先走一步,我就一直和这位姑娘一起。”

    聂鑫骂道“你这恶人,亏我对你那么好,你竟骗我,少解释,我们亲眼看到你手持幻翎刀帅先攻城的。虽然你蒙着面。但那把幻翎刀还假的了。”

    聂鑫看了看脚下的宝刀,心里更是疑惑,刚要解释,就听后面人群中有人说道“我认得那妖女,前些子就是他杀了匠宏,还打伤了我们烈虎帮很多弟兄。”

    聂鑫不敢相信,世界上难道还有另外一把幻翎刀?刚回神过来,众人便蜂拥而至。

    智冲一边驾驭仙器急速逃窜,一边躲避前面施展的攻击,上不时的被强光刮伤。鲜血染红了背脊,他胳膊上的血流入柔娘子的上,那白皙的玉手,满是粘稠的血液。

    她用手摸了一下智冲的膛,眼泪刷刷的落了下来,突然,她在智冲的上摸到了一快用不包囊的飞针。心想,这小子可真傻,事到如今了,还不反抗。自己屏气不多。但足够运用暗器。对准那只满是胡子的大汉,一飞针过去,正中他的膛。不免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大汉只感觉上一痒,还未有一弹指,却化成一张皮囊。

    青风大怒,吼道“好恶毒的小子!今天我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众人更是愤怒。

    青风抬起双手,一掌隔空打在他的上,智冲只感觉眼前一黑,控制不了仙器。摇摇坠。眼看就要从万丈高空掉落。

    智冲心里这时已经跌落谷底,师父待自己如亲子,却被落下个如此不道义的罪名,自己虽然顽劣,但不至于叛变敌国。竟然无缘无故背上个叛徒之名。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如果死亡,那就代表永生永世背负罪名。一掌余痛还未消失,令一掌又隔空袭来。智冲往前一倾,被血液呛着咳嗽了几声。头部慢慢的开始眩晕了起来。

    。。。

    。。。

    。。。

    柔娘子抚摸着智冲那深刻的轮廓,微笑着暗忖道“原来,我们还是要死在一起。”

    脑筋之中无缘无故的闪现出许多真实而又熟悉的画面。小时候父亲常常带自己进出赌场。。。那色子的来回旋转,婉儿感的**。冰灵鸟的绝望气质的眼神。。。。。。。

重要声明:小说《兽元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