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到达上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泛之贝 书名:兽元诀
    灵冥大陆兽类分为,坐兽,灵兽,神兽。坐兽为食草类动物,格和顺,主人鞭打,蹂躏,它们往往不以为忤。死心塌地。来回往之,极为方便。坐兽以三栖种类为珍贵,上可飞入九霄,下可深匿于海底。在陆地之上,更是如飞驰电掣。灵兽多为凶残的攻击兽类。具有天生法术。极难驯服。神兽自行可修炼,具有较高的智力。练到人形,便可以兽体修真。代表兽目:火灵鸟,冰灵鸟,雷咒龙。。。。。

    灵冥大陆修真者以体丹田存储屏气,神体丹田最为突出,后是兽体。以人体修炼达到非常高的造诣,要需要千年不遇的天生奇才,火神便是例子。他以人体突破自修行障碍,最后竟脱离,练就金不灭的神体。

    “我只感觉你的体,和那些臭男人真是没法相比。”柔娘子舌头上的水泡瞬间回复了。**的用白皙的双手,抚摸着这智冲黝黑健壮的材。

    “呵呵,是不是没见过我这么黑的男人。”智冲粗糙的双手熟练的在柔娘子上探索,游走。宛如一直饥渴难耐的蛇在寻找水源。

    柔娘子心里犯下嘀咕,这上好元丹,怎么忍心弃之。一倒。倒在智冲的怀里,双眼紧紧闭上,那双感的红唇在月光的衬托下,无比妖艳。

    智冲看着那双烈唇,如花蕊待放,心头一痒,把头伸到她的脸上,四唇相对。

    柔娘子挣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了媚笑,暗忖道“小子,老娘用吸元术,就不信吸不走你的元丹?”猛然丹田收紧,一股屏气从智冲的口中慢慢吸入她的体内。智冲只感觉全静脉中的血液飞快循环,那股流从体慢慢倾泻将要而出。他那元神丹不断从丹田之中上升,体内异常冰凉,这种感觉让智冲非常舒适,以为这女子在自己体内施展了什么欢快之法。不疲的配合着她。

    智冲只感觉五脏六腑通透清凉。好像整个体冰水浇过一般。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智冲暗忖道“没想到和这位美人接吻,还有这般奇效。”嘴角不时的挂起了**的微笑。

    少许,这清凉之气,直冲涌泉,一股巨大的流与冰流在体内不断抗衡了起来。

    体内元丹,不自主的往上提升。好像要游动到喉咙口了。智冲只感觉一股量好像噎的说不出话来。难受之极,连忙那嘴移开。可是嘴巴好像被吸住了一样,认他怎么使力,也毫无用处。只是深深贴在那感妖娆的嘴唇上。

    智冲赶紧呼吸不上来,猛然一吸气,一股青烟从柔娘子的头上冒出。智冲只感觉那股卡在喉咙眼的流一下从新降到丹田。全凉爽之意迅速消失。只是上又多了一层内气游走于全

    柔娘子大喊糟糕,自己的屏气竟被智冲猛然的一提气,全部吸入了他的体内。

    柔娘子一生吸人元丹屏气无数,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好色的小子把自己的屏气反吸了过去。

    自己一生存储的屏气,一瞬间,竟赴之一空。骷髅法器顿时控制不住,摇摇坠。智冲环顾左右,那飘在空中的法器如断线的风筝。慌忙的扶着一只骷髅头说道“这,这怎么回事。”

    滩在那里说不出话来的柔娘子,两行眼泪瞬间滑落。两眼恨意的看着智冲。心想,没了功力,即便是与他同归于尽,也是一命换了一命。何况他是神子。也不亏此生了。

    蹲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微风吹过,飘散的黑发随风飘动,如花琼中一朵孤傲自闭兰花。突然暗淡艳,却香味不减。

    智冲大喊淋漓。那骷髅法器晃动的更厉害了,眼看就要不听使唤的往下坠落。

    智冲喊道“姑娘,快点想些办法啊。这法器怎么突然成这样了。”

    “没办法了。已经成定局,我们注定死在一起,呵。”

    此话一出,智冲突然感觉事严重,他晃晃悠悠的走到柔娘子的跟前,轻声说道“你的法器坏了?我上有把宝刀。我不能驾驭,你看看能不能把他变大,我们同坐上。”

    柔娘子看都不看一眼,那摇晃的骷髅只要输入的屏气耗尽,随时都要落到地上。

    “不能。”柔娘子想都没想的回答道。

    智冲想了想,蹲着扶着一颗骷髅头,隆隆几声。迅速下落。他咬牙说道“既然这样,两个人死,还不如一个人死。你驾驭宝刀,输入屏气逃走吧。”

    此话一出,柔娘子高速下降的体好像凝固了起来。一时间说不出来,两行眼泪被高速下降的风速刮散开去。咬了咬樱唇,说道“你把仙器放在手中,使体内屏气倒流,吸入仙器精髓,打通与仙器的沟通点,然后猛然把屏气经过元丹注入仙器里。。”

    智冲闭上眼睛,按照柔娘子所说。宝刀竟变大。十个八个也能坐上。智冲的体是件上好的容器,瞬间把刚吸入的屏气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智冲兴高采烈。一阵激动,心想,亲个嘴自己就到达了上灵境界,能控制仙器了!看来以后要多和美女亲嘴才是。

    智冲一跃,宝刀顺间把他接住,飞到下坠的柔娘子跟前,一把抱起。柔娘子失声啊的一声,被智冲紧紧的抱住。流,袒露出的玉峰,**在他的手掌之中。

    此刻柔娘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既兴奋,又伤心,这个男人,一时不知是还是恨。那句让自己感动的话儿,徘徊在耳边。靠在他怀中,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是她很久没有过的。

    她把头轻轻的歪在智冲那对宽旷的膛上。智冲刚刚学会驱用法器。有些不熟练。时高时低,飞的弯弯扭扭。他心里异常兴奋。仰天长啸一声“嘚,,,呀。”

    柔娘子突然也跟着张开玉臂呼喊起来。

    自己**的男人无数。

    却被一句临死话语感动。

    这就是命运吗。柔娘子眼泪纵横。

    智冲不时的看一下这位妩媚万分的女子。到底自己为什么说那句话,自己也不清楚,反正不是出于。也许真是死一个也是死,死两个也是死的想法吧。

重要声明:小说《兽元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