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汉殇 六十九章 破裂

    孙策怔怔的盯着封华看了好一会儿,才长出一口气,“算了,说到看人,你从小就有独到之处……对了,既然说到刘备,你怎么看关羽这个人呢?”

    看来伯符也察觉到了,封华带着一丝忧虑说道:“前天的况的确很不正常……”封华说的是前天他们遭遇关羽军团的景,想到关羽在历史上为五虎上将之首,他的军团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自己等人冲垮,关羽麾下可是有五百校刀手,那可是仅比陷阵营和虎豹骑稍逊一筹的精兵啊!

    “一定有什么我们没想到的东西……”封华在马上冥思苦想,全然忘记了队伍里还有一个卧龙。其实就算他想起来,也不会主动去问。这些天两人同甘共苦,关系有所改善,但还没达到可以欢快的交流的地步。

    就在封华浪费脑细胞的时候,一名斥候来报:“启禀主公,前面发现大批敌军,看那军服当是刘表的部队……”这个斥候的状态似乎不太好,说话时语音有些发颤。

    刘表?!封华听到这个名字,只觉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又喜又惊,喜的是刚才苦思的问题有了答案,惊的是……

    孙策见斥候这副样子,心中不悦,喝斥道:“慌什么!敌军主将是谁?”

    这斥候的脸色顿时又苍白了几分,颤声道:“是……是吕布!!”

    ===============

    悠扬的琴声在雅致的院落里回着,一名少妇正在院中的凉亭里抚琴,此女丽质天成,相貌极美,旁边一名英俊青年击掌相和,那掌声的节拍总是能与琴音恰到好处的呼应,这一对男女在曲乐上的功力着实不凡。

    一曲罢,掌声响起。院外一个男声赞叹的说道:“曲有误,周郎顾。真是名不虚传!”

    三人人走进院内,为首的一名器宇轩昂的男子对着方才击掌的青年笑道:“公瑾,别来无恙!”

    他来做什么?周瑜心中纳闷,但也不好明说。他使了个眼色让妻子进屋,这才对来人笑道:“二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是怠慢了!”自从孙策北征开始,孙权就着手拉拢各大官员,并且尽量抓牢一切能抓住的权力,政治嗅觉敏锐的人已经察觉到,江东近期会有大事发生,但几乎很少人往‘谋反’方面联想,毕竟孙家兄弟平时都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人们实在无法想象孙家的那几个娃会上演兄弟相残的剧目。

    周瑜的政治水平绝对不低,但是……大概搞艺术的人都有几分理想主义的浪漫气息吧,周瑜聪明归聪明,可凡事都往好处想,也就是说他压根就没想到孙权会造反,直到孙权今天大老远的从建业到柴桑来找他,周瑜心中才提起几分警觉。

    “公瑾,我今前来,多余的废话就不说了……”孙权缓缓收起笑容,直视周瑜道:“我、大哥,你挑一个!”

    挑一个?难道……周瑜猛然间醒悟过来,这些子以来,人事的异常调动,都只为了一个目的——孙权要造反!明白过来的周瑜一下子绷紧了自己的体,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主公的弟弟。

    孙权浑没意识到周瑜现在才知道他要造反,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直接来到柴桑,让周瑜表态。

    见周瑜眼中露出警惕之色,孙权的两个亲卫慢慢的把手放在佩剑的剑柄上,孙权察觉到亲卫的动作,不在乎的笑了笑,摆了摆手,随意说道:“公瑾,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要做聪明事……”见周瑜沉默不语,孙权接着说道:“……只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可以保留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似乎是被孙权的许诺给打动了,周瑜笑了起来,而且渐渐有越笑越厉害的趋势。他笑了好一会儿,才捂着肚子坐下来,苦笑道:“好,好你个孙仲谋啊!……”周瑜喘了口气,接着道:“伯符妄自号称江东小霸王,却没想到,他没有被曹杀死,而是栽在自己亲弟弟的手上!”说到这里,周瑜声色俱厉,眼中好像要喷出火来。

    孙权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就好像周瑜骂得人不是自己一样。他面带笑容,可眼里却没有半丝笑意,“……要成大业,就必定会有人牺牲。公瑾,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聪明的人,你值得为了一个快要死的人来拒绝我吗?”

    周瑜闻言,怒极反笑。“我承认,你很会抓住时机,可惜,你没想到的是,封寒月居然能把伯符从重围之中救出来,让你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虽然明知眼下孙权占据绝对上风,可周瑜还是忍不住刺儿了孙权一下。

    “功亏一篑吗?……”孙权现在的笑意显得有些高深莫测,“……那倒也未必,为了能非常隆重的送我大哥上路,我不但‘邀请’了曹,还请了刘备和刘表……”见周瑜的面容又有扭曲的迹象,孙权得意的笑道:“关羽倒还罢了,吕布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封大哥他就算本领再高,也不可能从吕布手下救人。”

    “封大哥……”孙权一时的疏忽换来的是周瑜似笑非笑的揶揄的脸,若在平时还真是不错的联络感的机会,可现在就只剩下嘲讽之意,周瑜冷笑道:“看来我们心狠手辣的仲谋公子也有害怕的人呀!”

    孙权的面色微红。和孙策一样,他也是从小认识封华,深知封华的本领。但是和他兄长不同的是,孙权自有一观人之术,在他看来,封华最可怕的地方不是他的武功,而是自己从来就无法猜到他在想什么,他想要什么!(那是当然的,毕竟双方差了1500多年,这代沟可大着呢!)

    就说这次叛乱,孙权第一时间就派人前往封华的家去“请”他的家人,哪知他派去的人被封华的弟弟打的东倒西歪,然后孙权第二次派人去“请”的时候,封家已经是人去楼空,虽然留下不少金银,但是重要的地契房契什么的全都带走了。可见他们绝不是仓惶出逃,而是有预谋的。这样一来,孙权对于封华这个人就更感到高深莫测了。

    孙权深吸一口气,恢复常态,冷冷说道:“我今天来,不是听你说教的,而是让你做出选择的!”

    周瑜平静的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周瑜怎么可能跟随一个谋害亲兄的人!”

    “谋害亲兄……”孙权不屑的笑了笑,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周瑜,“一想到这些事,我也的确会感到有点儿惭愧。可是,等我登上家主之位,我就会尽量忘记这些‘不愉快’的往事,我会找人修改这段历史,而后人们就只会记得,我孙权是怎样励精图治,振兴孙家!”

    这番话直把周瑜气得浑颤抖,周瑜咬牙切齿的道:“你……无耻!!”

    哼!不识抬举的东西。孙权无视周瑜的话,冷笑道:“既然你非要找死,我也不拦你,把兵符拿来!”兵符,那是周瑜掌管江东十万水军的信物。

    周瑜冷笑道:“妄你还想谋权篡位,我又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走上……”周瑜心中暗道好险,自己终究还可以凭借水军占一点上风。

    孙权看着周瑜,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中的狂妄自得之意再明显不过。孙权大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没带在上,因为兵符已经落在我的手里……”孙权击了两下手掌,说道:“贾将军,请出来吧!”

    一名青年将军双手捧着一个锦盒,缓缓的从院外走进来。周瑜一看之下,子一晃,险些一头栽倒,锦盒之中乃是一枚熟铜所制的虎形令符,周瑜颤抖着用手指着来人道:“贾华……你……你这个卖主求荣的小人!!”

    孙权得意的道:“为了防备你不肯归顺,我一早就派人联系了贾华将军,让他把兵符‘取出’……”看着周瑜死灰般的脸色,孙权冷然道:“公瑾,我最后再问一次,跟我,还是跟大哥!”

    周瑜看着眼前这群得意洋洋的小人,面现决然之色,“孙仲谋,你永远都无法超越伯符,你永远都只能做一个不成器的小人……”事到如今,周瑜干脆豁出去了,对着孙权破口大骂起来。

    “好、好、好……”周瑜的辱骂触及孙权的内心,他恼羞成怒,喘着粗气道:“这个人让我很生气,把他拖出去喂狗!!”

    贾华首先响应,抢在孙权的两名亲卫之前扑了上来。恰在此时,一道人影从凉亭顶上突地飞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来人手臂一旋,抓住周瑜腰带,同时足尖在亭柱上轻轻一点,子顺势飞起,带着周瑜上了屋顶。此人虽未蒙面,但是速度极快,孙权等人竟然没看清此人的相貌。

    贾华等人刚要去追,孙权喝道:“算了!”这时从院外奔进一名家丁,慌张的说道:“主公,小乔夫人被人劫走了!”

    孙权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知道。贾华却是面现焦急之色,孙权曾经答应过他,要是周瑜坚决不肯归顺,他的妻子小乔就任由贾华处置。眼下竹篮打水一场空,贾华怎能不急。

    “敌人带着周瑜他们,肯定跑不远,主公,我们……”贾华还要再说,但看孙权越来越冷的脸色,心里打了个突,赶紧把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

    封大哥,连你也要和我作对吗?!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争辉之乱世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