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汉殇 六十六章 放虎归山

    “那是……”颜良的东北大营出现混乱,表明有敌军冲营。曹仔细一望,那是一小股骑兵,约有百来人。领头的是几天前突围的那个典韦。

    见对方只有这么点儿援兵,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就连稳重的许褚也是面有笑容。然而曹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张合的东南大营也出现混乱,大营的后方被庞德率领四百骑兵冲破。典韦和庞德遥相呼应,曹军的东面一线顿时产生躁动。

    “是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孙策等人顿时狂喜,众将兴奋的大喊,援军到来的消息立刻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整个战场,孙策军一个个顿时士气大振。每一名士兵都爆发出无比的斗志,顶在最前面和孙策军交手的曹仁和夏侯渊顿觉压力大增。

    见孙策越战越勇,曹的眉毛慢慢竖了起来,沉着脸说道:“仲康,你下山去助颜良一臂之力。”

    许褚刚要答应,就见眼前一道光华闪过,接着就感到周气流略有异常,许褚心知不妙,顾不得自安危,一把将曹扑到在地,紧接着在地上滚出三丈多远,才借着这股势头撑起体,许褚定睛一看,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钉着一柄长剑,长剑得旁边站着一位穿曹军军服的青年。

    这一下死里逃生,许褚倒还罢了,曹却被骇得腿肚子直哆嗦。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被许褚这么一个壮汉一扑,曹大概是扭了腿,站的有些不太稳。这时候二人的亲兵也都赶到了,他们用体把曹和许褚团团围在中间。

    曹终究是一代英雄,他稳住心神,向那青年说道:“足下何人,曹某与足下素昧平生,不知有何仇怨?”

    素昧平生?!青年似笑非笑的道:“末将封华,曾与曹公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曹公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在下罢了!”

    封华,封寒月!

    许褚浑一个激灵,口中低低喝了一声,抢上一步把曹护在后,周围的众亲兵纷纷抽出兵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封华如今在北方的名头实在是响亮,这些人或许不知道江东第一勇将是谁,但却一定知道杀死河北第一勇将文丑的人是谁。

    曹丝毫不乱,哈哈笑道:“原来是封将军,不知驾临此地,有何贵干?”他也不说什么招降的话,封华既然单人独剑出现在自己的大营重地,摆明了没把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既然如此,还是和对方直来直去的好。

    封华拔出地上长剑,微笑道:“这次出兵兖州,是我们输了,不过,曹公想要把我家主公留在这里,却也没那么容易!”不等曹那边的人说话,封华话音刚落,双腿一弹,随剑走,去势疾如流星,那些亲兵只觉眼前一花,纷纷中剑倒地。许褚大骇之下,急忙挥刀迎敌,宽阔的刀刃和细窄的剑刃相碰,却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显然双方的劲力都是极为厚重,许褚心中骇然,浑不知对方那柄又轻又薄的长剑怎么会发出如此巨大的力道。

    长刀沉重,在一神力的许褚手中只和封华手里的长剑拼了个平手,曹虽然武艺不高,却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头号护卫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曹慌乱之中夺路而逃,往营门奔去,在他想来,只要出了大营,在平地之上展开人海攻势,区区一人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曹的想法没错,可封华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封华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捉住曹,然后再用曹命保住孙策和他手下大军,并让他们安全离开此地,就算不能捉住曹,也要把曹的大营搅个天翻地覆,好让曹营大将为了曹的安危而分心,无法全力堵截孙策。

    见曹想逃,封华冷笑一声,长剑疾挥将许褚开五尺,反一个纵跃拦在曹前,曹立刻顿住体,不敢动弹。

    二人互相注视着对方,封华眼神平淡,心道可惜,要不是考虑到各方面因素,现在可是杀死这个枭雄的绝好机会!曹则强自抑制住四肢的抖动,心想:他会不会杀了我?连仲康都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怎么办呀?!

    就在二人互动心思的时候,许褚和后续赶来的亲卫围成一个圈,把封华和曹围在中央,许褚一贯冷漠的脸上显出焦急之色,一股猛烈之极的气势牢牢的锁在封华上,只要封华稍有异动,许褚手中大刀一定不顾一切的劈出去。

    曹大营的况惊动了山下正在交战的各部兵马,曹军各大将的攻势立刻缓了下来,孙策精神大振,负责带领步兵的他都已经快撑不住了,现在突然天降良机,孙策瞅准机会,高声喊道:“曹贼已死,兄弟们冲啊!”孙策口中虽说‘曹已死’,事实上这只是用来骗自己人的,孙策的士兵可能不知道,曹的士兵可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护卫是和颜良齐名的许褚,所以他们根本不信自家主公会在大营里被人杀死。不过曹大营所在的土山距离梁郡的战场其实不太远,众人虽然不清楚山上的况,可是曹出了问题是一定的。因为他们隐约看到穿着一金甲的主公正被一群卫兵围着。

    孙策和马超等人正要趁机再突击百丈,却听远处曹军大营里传来鸣金之声。闻声,曹营大将眼中均显出不甘之色,然而军令不可违,夏侯渊曹仁狠狠瞪了孙策一眼,下令退兵,曹军缓缓退让开来,孙策等人不敢迟疑,立刻带领部队行至安全地带。

    土山之上,封华和曹还在“对峙”,只是氛围已不复刚才那么紧张。

    “我已经下令鸣金收兵,不知封将军还有什么要求,大可提出来。”曹这个时候惊魂已定,而且已经确定封华不会杀了自己,说话也有了底气,恢复了淡然自若的姿态。

    封华把长剑收入鞘中,嬉皮笑脸道:“还真有一件事要麻烦曹公,末将即刻就要启程去追我家主公,可是刚才我来的匆忙,战马和兵器都没来得及带,目下只好厚起这张面皮向曹公您暂借了,呵呵!”

    这时候郭嘉和程昱也都从营帐里出来,站在曹后,几人闻言顿时莞尔,就只有许褚崩着张脸,也是,许褚毕竟是曹的护卫统领,可竟然被封华在眼皮子底下把自己保护的人劫了,这对许褚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试问他又如何笑得出来!

    似乎要抒发刚才被劫持的郁闷,曹着实大笑了一通,过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笑声,说道:“我在河北多闻将军的勇名,今一见,才知将军智勇双全。不过……”说到这里,曹似乎有些惋惜,“……以将军的才智应当能看得出来,这次我凭什么敢以十六万大军围歼孙策……”

    凭什么?还不是因为内出卖,想到这里,封华的心也不有些沉重。

    曹接着说道:“……就算我今天放过孙策,恐怕他也进不了寿城的大门,既然如此,封将军你何不……”

    不待曹把招揽的话说出来,封华打断他,摇摇头说道:“曹公的美意,封寒月心领了。然而天数不可知,谁也不敢说明天的事会怎么样。封某是个认死理的人,不到最后关头,我都不会放弃!”

    事已至此,曹也不再废话,命人取来一杆镔铁长枪,说道:“久闻将军是用戟的高手,可惜我军中无人擅长,不过当年将军与孙伯符合斗张绣,至今令人难忘,就请收下这支长枪!”

    选择霸王之路的曹固然有着残暴,多疑等缺点,但其人格魅力也让人无法忽视。封华接过长枪,心中不能不有所感触。

    “牵我的绝影来!”闻言,郭嘉和程昱吃了一惊,许褚更是冲口而出:“主公不可!”

    “尔等不必多言。”曹一摆手,止住许褚的话,待亲兵牵过一匹骏马,曹亲手接过缰绳,把它递到封华手上,才向封华说道:“将军若在江东不如意,可到北方来,曹某必定扫榻以待!”

    到了这个地步,感谢的话也就不必讲了。封华向曹施了一礼,朗声说道:“今赠枪、赠马之恩,封寒月他必有所报,就此别过!”说完,封华又向许褚点了点头,以示歉意,这才翻上马,绝尘而去。

    许褚再也忍耐不住,问道:“主公为何放虎归山?”

    曹叹了口气,说道:“是呀!此人可真像是一头猛虎啊!”顿了顿,话锋一转,说道:“那孙权既然能向我们出卖消息,自然也能向刘备刘表出卖消息,关羽的豫州军马,此刻应该已经出动了!”

    “那又如何?”许褚不耻上问。

    曹笑道:“关羽此人,亦为当世良将。他以逸待劳,孙策等人新败之兵,恐怕难逃一死。放封寒月离去,让他和关羽斗个你死我活吧!”

    许褚见曹这么说,只好低低的答应了一声,郭嘉见许褚面上还有不忿之色,笑道:“主公之意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料那关羽再厉害,一个马超也足够对付他。以刚才的形看来,封寒月的本领恐怕只有吕布才能应付的了,主公放封寒月回去,自然是为了让他和吕布两虎相斗。”

    “哈哈,奉孝知我!”曹笑道:“经过今之事,江东必起风云,孙策孙权兄弟相争必有一伤,若孙权胜,则封寒月不能见容于孙权;若孙策胜,也必然是元气大伤,而平定了内乱,他们还要应付刘备和刘表的进攻,到时候我们再从容出兵,当可一举拿下徐州之地。所以,我此番赠马,就算是结识此人做个人后也好相见。”

    “主公英明!”许褚这才露出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争辉之乱世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