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汉殇 六十章 惊世之才

    “子瑜,你还在怪我吗?”封华减缓马速,和诸葛瑾并骑而行。

    搞定孔明之后,封华给了诸葛亮三天时间安排后事(离开荆州以后的事),一行人轻车简行往寿回返。招揽卧龙的任务,目前看来算是成功了,但是封华的那种威的方式,让他和诸葛兄弟的关系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这样下去可不行,封华觉得有必要和诸葛瑾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诸葛瑾骑在马上,目不斜视,脸上好似挂着一层寒霜。见封华和他说话,也不回头,淡淡的应了句:“不敢!”

    封华心中一宽,对方这样的反应才算是正常。要是诸葛瑾对自己的态度一如既往,那才是真正的决裂了。大家毕竟一起在徐州奋斗过,封华也很看重诸葛瑾这个人,对彼此之间的友还是很珍惜的。

    封华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子瑜,令弟有经天纬地之才,他虽然以管仲和乐毅自比,但是我知道,孔明的才能,绝不止此,足可与另外二人相比!”

    果然,封华的开场白引起了诸葛瑾的兴趣,诸葛瑾问道:“哪二人?”

    “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开汉四百年之张子房!”

    见封华把自己的弟弟和这样两位绝代谋臣相比,诸葛瑾的脸色终于好看了许多。同时心想:难道封将军这么威二弟,真的是另有深意?

    封华见诸葛瑾那张臭脸有解冻的迹象,连忙趁打铁,说道:“子瑜,我听说,你还有一个么弟,叫诸葛钧。”

    “不错!”

    封华接着说道:“当年曹出兵徐州,令叔诸葛玄大人不得已之下,带着你的两个弟弟离开徐州,后来辗转来到荆州,才安顿了下来,我说的没错吧!”

    想起当年的事,诸葛瑾不由的有些惭愧。当年曹在徐州大屠杀,当时诸葛瑾正在江南求学,他的两个弟弟全靠叔叔诸葛玄才能活下来。诸葛瑾三兄弟的生父早逝,长兄如父,而诸葛瑾却没有在危难的时候好好的照顾两个弟弟,一想起此事,他就会感到深深的愧疚。

    封华见诸葛瑾面有愧色,安慰道:“我明白子瑜的感受,好在令弟后来拜在庞德公门下,学有所成,且被荆州士子誉为当世卧龙,令先尊若泉下有知,也当含笑九泉了!”

    诸葛瑾闻言,甚是欣慰。想起当年老父把两个弟弟交给自己的景,如今二弟声名显赫,又有自家主公座下第一大将亲自来请,虽然过程让人不喜,但是总算是顺利走上仕途,后光宗耀祖指可待。

    封华见诸葛瑾的脸色终于好看了,呵呵一笑,眼中精芒一闪,看似随意的问道:“对了,为什么不让你家三弟也到主公麾下出仕?”

    见封华问起自己的么弟,诸葛瑾的神色有些羞赧,沉吟了半晌,才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将军,你有所不知,我家三弟的才能……只是中庸之才,并无过人之处,实在是……不便举荐,以致耽搁了主公的大业呀!”

    封华故作奇怪的问道:“怎么会呢,子瑜的才能如何,这些子以来,徐州上下有目共睹,孔明先生就更不用说了,大哥和二哥尚且如此了得,老三就更不用提了,将来也一定是一位栋梁之才啊!”

    诸葛瑾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将军,不是我过谦,而是……舍弟实在是不堪大用。他的资质只是平常,而且自从叔叔去世之后,舍弟无人管教,所以……”说到这儿,诸葛瑾脸上又现惭愧之色,显然诸葛瑾认为,么弟的平庸是自己的责任。

    封华眉头一皱,问道:“子瑜是一家之主,又要心公务,有这么多的事要做,对令弟疏于管教,也是有可原。但是,孔明先生总不会一点时间都没有吧,为什么他的才华如此之好,而令么弟却只是中庸之才呢?”

    这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听在诸葛瑾耳中,好似晴空里响了个霹雳。诸葛瑾双眼睁得大大的,直的看着封华,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想想也是,荆襄多才子,除了卧龙凤雏,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徐元直,马氏五常……单单没有自己的么弟诸葛钧。这样的结果……似乎已经很能说明一些事了。过了好一会儿,诸葛瑾才用他那酸涩的声音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封华缓缓说道:“因为……他是~惊~世~之~才~!”顿了顿,封华接着问道:“子瑜,在你眼里,孔明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是呀,自己的二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诸葛瑾回想幼年的时光,似乎自己这个二弟自从懂事起就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兄长也不十分亲,兄弟之间礼仪多过亲,但是自己也从来不以为意,只是以为二弟极重礼法而已。现在想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诸葛瑾越想越是难过,那可是自己的亲兄弟啊!

    “一个超世之才,最忌讳的就是出现另一个可以和他相匹敌的超世之才。所以,他就要想方设法,用尽一切手段不让这样的人出现……”不忍再看诸葛瑾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封华安慰他道:“当然了,这和亲无关,要是有人伤害你,或者是令么弟,孔明先生也一定会而出的。”

    这句话似乎起到了效果,诸葛瑾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他看了封华一眼,好像今天才认识这个人一样,自嘲的说道:“我自己的兄弟,却还不如一个外人了解,哼哼……哈哈哈……”笑声中充满了伤感、无奈之意,诸葛瑾回头看了一眼孔明的车架,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诸葛瑾长出一口气,淡淡的问道:“我二弟如此的嫉贤妒能,将军为什么还执意要他出仕于主公呢?”

    封华说道:“还是那句话,因为他是惊世之才。”

    “纵观历史名人,能够稳坐钓鱼台,静等伯乐出现的,古往今来能有几人,若不是对自己有相当的自信,谁能做到这一点!远的不说,就说那凤雏庞士元,他还不是巴巴的赶来请主公收录吗!而孔明先生却能始终静坐于家中,等人上门相求,只这份修养,当今天下,便无人可及……”

    诸葛瑾叹了口气,似乎接受了现实,说道:“所以,将军你才不惜以死相威胁……”

    封华说道:“不错,依孔明先生的子,一旦他朝得势,绝不会容得下地位比他高的人存在,所以,我索现在就和他翻脸!”

    诸葛瑾说道:“如此说来,这些事,将军你早在来荆州之前就计划好了的。只是,我不明白,打退颜良之后,你有的是时间,可你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来招揽二弟?”诸葛瑾已经不再把封华看作一个单单只会打仗的武夫,他知道,封华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有原因。

    封华微笑道:“子瑜果然心思细密,还是那个原因,令弟是惊世之才,可偏偏又不能容人,所以一定要有人和他互相制衡才可以……”

    诸葛瑾低声说道:“这个人……是庞统吧!”

    “不错!其实,我也很想亲自拜会庞士元,可是此人居无定所,我只好作罢。不过好在,就在咱们动前往荆州之前,我收到了公瑾的信,他说他在鄱阳偶遇凤雏,还亲自给庞士元写了一封举荐信。不过,公瑾一番好意,注定要白费了。那庞士元何等高傲之人,以他的子,能做到毛遂自荐就已经是极限了,所以他绝不会把那封举荐信拿出来,因为他不想后有人说他是沾了公瑾的光……”

    诸葛瑾点点头,深以为然。

    “……不过我知道这件事以后,又写了一封信给主公,说明了事的原委,呵呵,相信主公现在已经把庞士元从余杭调回寿了。”

    落的余晖撒在封华上,那自信从容的气度,让诸葛瑾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彷佛此人才是真正的再世张良,惊世之才!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争辉之乱世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