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汉殇 四十一章 身份败露

    封华前世的家乡在山东,所以假扮青州人也勉勉强强。而且自从当年白马湖一战,封华数年来从未踏足过徐州,再加上这些年封华的相貌比之当年大有不同,是以他的样子无人认得。

    “要说他们是来帮徐州的,可偏偏又不带兵马,徐州西南的孙策也没有调动兵马的迹象。可要说他们不是来帮徐州的,我自己第一个不信。这四人可当真古怪的可以。”文烈好奇的问道。

    荀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多少也分析出一些东西,荀攸说道:“那三人深居简出,显然是不想让人认出来,这样看来,他们的份一定不简单,嗯,应该是刘备,刘表或者孙策的人……等等,孙策……陈家父子……没错!就是这样!”

    文烈急忙问道:“先生,您想到什么了?”

    “文烈你想,主公要是得到徐州,对谁的威胁最大?”

    文烈说道:“自然是扬州孙策了。”

    “不错,可孙策消灭袁术之后,已经是国力匮乏,实在没有多余的兵马和钱粮来救援徐州,而且徐州也不缺兵马和钱粮,缺的是统兵大将,所以,孙策就派了麾下大将前来,好助陈家父子一臂之力。”

    文烈对荀攸所说的有些接收不了,他问道:“可是先生,他们孤前来,只靠那些胆小的徐州兵,他们又能做出什么来呢?”

    “难道你忘了,徐州还有两万丹阳精兵。而且,这次来的恐怕也不是什么普通将领,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个年青人也根本不是什么风清扬,而是江东第一勇将——封-寒-月!”

    啪、啪、啪!窗外有人鼓掌,文烈立刻拔出佩剑,喝道:“什么人!”荀攸却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道:“请封将军进屋一叙!”

    封华信步走进房内,向二人一拱手,微笑道:“公达先生不愧为‘荀氏八龙’,只凭这么点线索就把本人给识破。本将佩服!”接着又向文烈说道:“不知将军是曹公的哪一位子侄,恕封某眼拙?”

    文烈拿着剑,正犹豫着该不该出手,毕竟白天封华举鼎的那一幕他可没忘,虽然眼下封华没带武器,可文烈不会认为自己是封华的对手,之所以犹豫不决,只不过是为了为武将的尊严罢了,一名合格的武将决不能轻易放下手中的武器。

    见封华笑眯眯,文邹邹的询问,浑不似白天在校场时那神勇威猛的样子,文烈胆气一壮,可还是不敢十分无礼,“久闻封将军大名,本将曹休。”

    封华笑道:“原来是被曹公誉为千里驹的曹休将军,久仰久仰。”这下子彼此的份都清楚了。

    荀攸请封华坐下,封华也不推辞,大摇大摆的盘坐在榻上。荀攸淡淡的问道:“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处置我等?”他心里清楚的很,这里虽然是曹军在徐州的秘密据点,里面全是曹军的死士,可封华既然敢现,就说明对方根本没把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眼下自己和曹休已经成了封华的板上了。

    封华微笑道:“曹将军既然是孟德公的亲族,那就一切休提。只是我家主公甚为仰慕先生的才华,虽然明知不太可能,在下还是要问一句:先生肯降否?”

    荀攸笑道:“将军真是风趣,那在下也废话一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封华一副果然如此的表,“好!既然如此,请先生和将军在此稍待,我去去就来。”说完,封华一人一掌,封了他们的哑并且让他们无法动弹,又给他们吃了一颗药丸。荀攸和曹休顿时呆若木鸡,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均对封华的手段畏惧不已。

    过了半晌,封华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大汉。封华为荀攸和曹休介绍道:“好教两位得知,这位是臧霸将军,我一个人无法背两个人,所以就把臧将军给请来了。”说着顺手解了二人的哑。荀攸一得自由,马上问道:“你把外面得人怎么了?”

    封华赞道:“先生果然心思敏捷,荀先生和曹将军到我军做客的事,知道得人越少越好,所以眼下这个铺子里,就只有咱们四个活人。”现在刚过子时,封华这几句话又故意说的恻恻得,不说曹休和荀攸,就连臧霸都觉得衣领里直灌凉风。

    封华背着曹休,臧霸背着荀攸,两人一路小跑回到陈府。太史慈和诸葛瑾等人早在封华回来叫臧霸得时候就醒了,见二人回来,立刻追问详。封华点了二人的晕,让他们昏睡过去。这才原原本本的把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如此说来,咱们的动作要尽快。”诸葛瑾说道。

    封华皱着眉头说道:“不错,曹在徐州不可能只有这一个据点,曹休和荀攸失踪的事,恐怕明一早就会被曹的人发现。”

    太史慈道:“这样的话,就只能全城戒严了。将军,咱们应该立刻通知陈大人,从现在开始,只许进,不许出!”

    “子义所言极是。对了,子瑜,出兵事宜准备的如何了?”

    “最快也要后天。”

    封华盘算了一下,道:“那好,我就让元龙下令,全城戒严三天。”

    第二天一早,百姓们就发现城门处的官兵比往多了许多,而且是只许进不许出。

    封华等人的份已被识破,再遮遮掩掩的也就没有意义了。于是众人开始帮着陈登他们忙活出兵事宜,幸好陈登老早就开始准备,所以这次在众人全力运作之下,终于在黄昏时分做好了准备工作。

    “粮草,兵器,衣甲都已齐备,随时可以出发!”军需官糜竺说道。

    “好!今夜大家好好歇息,明卯时,兵发九里山去也!”

    ==============

    “伯宁,还没有公达先生的消息吗?”颜良在屋里一边不停的走来走去,一边向一名中年文士询问。

    这中年文士乃是满宠,口才了得,在曹麾下负责外交事宜,不过和他相熟的人却知道,满宠的军略也是不同凡响的。

    满宠此刻也没有了平时的泰然自若,他荀攸约好,荀攸的信使会在每的未时将书信送到钜野的官邸。连续一个多月从未间断过,可现在都已经过了申时,信使还未出现,难道……满宠不敢想下去了,荀氏叔侄是曹极为宠的部下,曹休更是曹的族侄,这两个人如果有什么不测,曹的怒火是会焚烧一切的。

    满宠缓缓说道:“颜将军,公达和曹将军恐怕已经被发现了。我想我们不能再等曹仁将军了,要先尽快攻下小沛。”剩下一句满宠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把小沛作为交换荀攸和曹休的筹码。

    颜良沉吟了一下,道:“好,就依伯宁之言!”

    ==============

    这次如果不能打败颜良,徐州就算是完了。封华望着西天的落,心里有些忐忑。

    “将军在担心和颜良的一战?”诸葛瑾走到封华后问道。

    封华回过来,挤出一丝笑容,道:“是子瑜啊。子义和宣高走了吗?”为了增加胜算,封华已经命太史慈和臧霸领兵去九里山埋伏了。

    诸葛瑾道:“太史将军他们大概已经离城十里了。”诸葛瑾对这个年轻的将军感到很好奇,明明只有十九岁,却好像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嗯,子瑜啊,我也不必瞒你,这次出兵,我只有四成的胜算。”

    “将军……”听着封华低沉的话语,诸葛瑾的心也像那落一样,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他想要安慰封华几句,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诸葛瑾自己也需要人安慰。

    “河北颜良,此人可不是随便就能战胜的对手啊!两万对四万,哼!……”虽然加上太史慈等人的伏兵,封华的兵力足有三万,可是真到了作战的时候,只能指望那正面出击的两万丹阳兵。一旦丹阳兵挡不住颜良的大军,太史慈他们的伏兵也就没有意义了。

    诸葛瑾终于找到安慰的话了,“不是还有太史将军的伏兵吗。到时候三位将军一起夹攻,当可大败颜良!”

    封华看着诸葛瑾苦笑道:“难!彭城这里和钜野相距仅百余里,荀攸和颜良之间必然有书信来往,而且即便没有重大军,荀攸也会每天给颜良一封信报平安,可如今荀攸被咱们囚了,颜良收不到他的书信,必然会有所动作,说不定,颜良此刻已经不在钜野了。”

    诸葛瑾恍然大悟,难怪封华急着让太史慈他们出兵,想来是为了尽量把主战场放在九里山一带,这是他们数前就决定的战略前提,因为那些丹阳兵有七成以上都是山民,在那里,他们会爆发出更强的战力。

    封华看着已经没入地平线的夕阳发出的余晖,缓缓说道:“这次,咱们就要和老天赌一把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争辉之乱世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