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汉殇 第二十章 万劫不复

    “破!”危急时刻,封华急中生智,气沉丹田,运足内力,以类似‘狮子吼’的神功发出一声暴喝。带有雄厚内力的声波震得在场所有人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许褚受这一声的影响,手中的刀微微偏了一下,这一刀没能杀死孙坚,却把孙坚的右手砍了下来。

    这一幕落在孙坚军众将的眼里,众人顿时猛地发力旁的曹军,意图救援孙坚,“父亲!”孙策双眼通红,好像疯了一般向许褚冲过去。许褚见一击不中,大刀一挥,又是一刀斩向孙坚,不过已然迟了,这一击被及时赶到的封华戟挡住。“当!”接了许褚这一刀,封华心中暗暗叫苦,这个许褚的力气极大,与典韦不相伯仲,其刀法更是仅次于师父黄忠,现在的自己人小力弱,绝不是他的对手。

    许褚心里也是暗暗吃惊,眼前此人不过十三四岁,竟然能接住自己八成力量的一刀,而且对方的兵器上传来一股奇异的力道,自己竟然感觉上忽冷忽,双手微微发麻,许褚心里很清楚,在这古怪力道的攻击下,如果和对方进行长时间打斗,说不定最后自己连兵器也拿不住。不行,一定要尽快杀了孙坚,再来解决这个小鬼。许褚当机立断,舍弃封华,大刀翻转,刀面贴着封华的霸王戟向孙坚横削。这一刀的方位,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若不是因为许褚是己方的敌人,封华几乎忍不住要喝出彩来。“当!”这一刀又被人架住了,却是孙策凭着一股狠劲杀散挡路的曹兵,一路冲杀到孙坚边,及时挡住了这一刀。

    这时孙坚已经被和孙策一起赶到的臧霸和周仓救下马,封华也从刚才的一刀里缓过劲来了,风雷戟法展开,和孙策一起猛攻许褚。许褚的武艺比张绣高出不少,而且和典韦一样是天生神力。不过封华和孙策的武艺也早已今非昔比,两人一守一攻,封华运起十成的内力,堪堪挡住许褚的神力;孙策则不要命的抢攻,要为父亲报断手之仇。

    “两个小辈休得猖狂,夏侯敦在此!”夏侯敦亦是三国中少有的猛将,他的加入使得封华和孙策压力暴增。交手不过二十回合,孙策就被夏侯敦一枪刺中左肩,鲜血顺着夏侯敦的长枪喷洒了出来。

    见到孙策中枪,封华心中不是滋味。自己可以说“从小”就认识孙策,后来又和师父黄忠,师兄黄叙一起加入孙坚军,师兄黄叙的年纪虽然比自己大,可毕竟是个小孩,自己这个做师弟的反而要经常照顾他;而孙策,为孙坚的长子,又比自己大了五岁,平时给予自己兄长一样的照顾,从来不摆少主的架子,自己也早就把孙策当作哥哥来看待。此时见孙策中枪流血,己方的势岌岌可危。封华心里涌上千般绪,面对强敌的惊恐,彷徨无计的慌乱,束手待毙的无奈……

    师父,师兄,还有伯符,大家就要一起死在这里了,好不容易轰轰烈烈的穿越一次,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想到这儿,封华顿时觉得万念俱灰,只是,他没发现,由于自己的思绪进入了‘空’的境界,体内的真气也符合了道家清净无为的要旨,开始自行运转,并不断的冲击第七层太极心法所要突破的经脉和玄关。

    封华自己不知道这种况,和封华对战的许褚自然也不清楚,只是许褚觉得眼前这个少年的气势弱了下来,攻势也渐渐缓了下来。终于支持不住了吗?对于封华年纪这么轻就有这样的实力,许褚心中很佩服,不过可惜,谁让他是敌人呢。觉得封华也差不多快不行了,许褚决定送封华“上路”,手中的大刀迅捷无伦的劈了下来。

    要结束了吗?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刀,封华突然觉得一切都变慢了许多,心想:书上经常说什么主角在临死前会想起自己一生的事,看来都是骗人的,老子就只觉得全有些发而已。

    虽然明知道这一刀自己挡不住,可武者的本能使封华习惯戟横挡,刀戟相交,这一刀凝聚的许褚九成的力气,许褚的神力通过二人的兵器传到封华的体各处,和封华体内充盈的真气一起作用,内外夹攻之下,竟然使封华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打通了玄关,封华的太极心法终于在绝境中达到了第七层境界。

    七年蛰伏,今朝怒发。感受着体内充盈不绝的真气,封华忍不住纵声长啸,啸声如龙吟大泽,凤鸣九天,同时手腕翻转,大戟飞舞,使出了风雷戟法第四式——石破天惊。

    许褚首当其冲,只觉得封华的力气比先前大了许多,同时对方的长戟上暴起数道红芒,长戟展开如惊涛骇浪,飞沙走石,许褚的大刀顿时被封华的霸王戟压制住了。夏侯敦见势不妙,舍了孙策,枪和许褚一起围攻封华,孙策见妹夫突然发威,也振奋精神,来助封华,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

    此时封华正处在境界突破之时,内力突然大进,本想和许褚打个痛快,可眼下己方还是占据劣势,手下士兵被曹军杀的已经不足三千人。现在必须先斩敌军一员大将,借以提升己军士气。“嘿!”封华吐气开声,手中霸王戟一抖,舞出一片戟影,风势隆隆,随之以万道利剑般的无数戟影会合成一条毒龙一般的长戟,以精妙的招式同时挡住许褚的大刀和夏侯敦的长枪,封华趁势右手握戟,左手发力一掌拍在夏侯敦的马头上,那马受了封华七成内力的一击,连叫也没叫就立刻毙命,坐在马上的夏侯敦一个趔趄往前跄了出去,封华的霸王戟如行云流水,戟头的月牙刃顺势斩在夏侯敦的脖子上,夏侯敦的首级顿时飞出老远。

    夏侯敦是曹营大将,在曹军中的地位仅在曹仁之下。见夏侯敦毙命,曹氏兄弟,还有于李典等人都惊的呆了,曹军更是士气大降,夏侯渊顿时暴走,悲呼道:“兄长!”大刀一抡,不要命的退黄忠,就要冲过来斩杀封华。此时许褚已经被封华和孙策两人得险象环生,在封华一戟紧似一戟的攻击下,许褚上已经伤痕累累,不过这些伤口倒有七成是孙策的杰作。只要再杀了许褚,这场仗就算是胜了。封华加强攻势,霸王戟舞成一团红芒,和许褚的大刀相交,每一击都发出惊天巨响。

    “撤兵!”这次负责歼灭孙坚军的总大将曹仁见事已不可为,马上发出撤退的命令。曹仁心里清楚,其实以现在的形势来说,孙坚军还是蒸板上的,绝对可以吃下。但问题是这块太硬了,硬到足以把曹军的门牙搁下来,而且如果连军中第一猛将许褚也死在这里,那样对己方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

    见曹仁发出命令,曹营诸将纷纷策马往回跑,夏侯渊则被乐进和李典死命的拦住,夏侯敦的首级则被曹洪于乱军中抢走。

    黄忠等人见状也不去追赶,毕竟主公孙坚现在负重伤,急需治疗。

    由于失血过多,孙坚的脸色十分苍白,虽然疼痛万分,可孙坚还是硬着没昏过去,一直在注意敌我双方的形势。见曹兵已撤退,孙坚用虚弱的声音下令:“广陵不能去了,现在咱们马上撤退到曲阿....”顿了顿,喘了口气,又说道:“军士交由伯符和汉升指挥。”说完,便疼的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黄忠清点了一下人数,又聚拢了一些残兵,发现来时的三万人只剩了四千多人,而且臧霸的副将孙观战死。当下更不迟疑,引领队伍向曲阿而去。走了约五里路,见到前面有一队人马,此时孙坚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典韦不等孙策发话,一拍马就冲了出去,却马上又回来了,向孙策说道:“是吴太守的人马。”走近了仔细一看,领军之人果然是吴景。不过吴景的神色却是慌慌张张的,见了孙策马上问道:“怎么不见姐夫?”

    孙策见到舅舅,脸上终于露出了悲色,说道:“父亲被曹军打成重伤....”见吴景的面色沮丧,问道:“舅舅,莫非曹军也去了广陵?”

    “唉!你们走后,来了一队人马,说是你父子遇袭,他们奉命向我求援。哪里知道,这些人是曹兵假扮的,他们进入城内,趁机占据城门。就这样,广陵城现在已经落入曹之手。”

    果然,周瑜喃喃的道,曹连广陵也算计了进去。

    “舅舅,我们现在要去曲阿,你和我们一起吧?”吴景现在无家可归,也只能同意了。刚要继续行军,却见远处跑过来一人一骑。

    “是义公。”黄忠眼尖,道出来人的份。此时韩当已经渐行渐进,众人也看清了韩当的样子:铠甲上全是血迹,整张脸被污血和尘土染成了暗红色。见韩当如此狼狈,众人心中都起了不好的感觉。

    “主公,大公子,大事不好,长沙已经被吕布攻破!”韩当悲声说道。

    听到这个噩耗,孙坚终于喷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

    看着眼前夏侯敦的首级,曹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想起当年在家乡起兵,夏侯敦是第一个响应自己的;伐董的时候,眼看诸侯都不思进取,自己愤怒之下便独自领兵追击董卓,不想中计兵败,是曹洪和夏侯敦拼死救了自己;而后,又随自己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

    见夏侯渊已经哭昏过去,曹挥手命亲兵把夏侯渊抬到他的帐篷,沉声向众人询问夏侯敦死于何人之手。

    “寒月?”曹又问了一遍。

    许褚答道:“是的,孙坚的儿子的确是这么叫他的。”曹仁恨恨的说道:“没错,就是当年在汜水关,和孙坚的儿子一起杀死张绣的那个小子。”

    原来是他,曹的眼睛眯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争辉之乱世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