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团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长东 书名:那一场烟雨
    太子府内气氛变得异常凝重,空气都散发着紧张。太子如意坐卧不安,欧阳小离,秦牧,胡寄尘,楚曼君四人都低着头,各自想着心思。各人心复杂,有人坐山观虎斗,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有人深明在此大局下,不去是不行的,一旦有变,牵一发则动全。有人想开口制止,却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一时间,满堂皆静,每个人心中都有无数话说还休。一直沉默的秦牧开口道:“此事关乎重大,诸位还是慎重一下,最好还是同全军将士商议一下,看看军中的反应吧!”

    欧阳王道:“一不赔款,二不割地,公主为妻,楚曼君为质可以说是最好的办法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秦牧冷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并非要结束的这场战争,我是要诸位先拖一阵,再制订详细的计划,目前形势已朝我们这边倒了,只要挨过这几天,假以时,我们就赢了!”这一刻的他的目光如炬,扫视场内诸人,那是一种凛然天下的气度。

    胡寄尘瞧了瞧楚曼君,瞅见楚曼君那坚毅的神色,知他心意已决,心中冷笑,点头道:“靖安王此言言之有理,我同意靖安王的意见!只要我们众志城城,挨过这些时,就可以反败为胜!”

    欧阳王一皱眉头,不知胡寄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再发言,只是瞅了一眼胡寄尘,他见胡寄尘隐有得色,正中下怀的模样,又看了看楚曼君,立时醒悟,当时就改口道:“我现在也同意靖安王的意见,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就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太子就坡下驴,见众人这么一说,立时道:“既然众位都认为这样,那就这样办吧!”他一转头看向楚曼君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他应该要说散会才对,他道:“曼君,你认为如何?”

    楚曼君一直沉默不语,心中有一股被胡寄尘**于股掌上的感觉,他沉声道:“我为大将军,到了这种时候,也是该为国家做点什么了!我已决定了,就算小扎尔密的营盘就算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为了下这的万世基业,你也要去闯!”

    秦牧一怔,久久地看着楚曼君,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突然站起一步走上前,一拳砸在他的肩窝上:“老兄,好样的!你做得对!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太子闻听,深深地陷入悲观失望中了!

    听得退兵的消息,朝野一片欢腾。各县百姓们争相涌向洛水北岸的大军道路,竹篮中装着现蒸的麦饭团或豆饭团,陶壶中或盛着消暑解渴的凉豆汤,或盛着碧绿的藿菜羹,笑脸盈盈争先恐后的塞到士兵们手里,总是要眼看着黝黑精壮的后生们揣上两个饭团,喝上几口汤羹,方才美孜孜作罢。

    老孟子说的那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古朴场面,竟是在洛水古道淋漓尽致的挥洒出来。短短的几十多里路,秦牧楚曼君的大军竟然走了三,才到洛阳大营。

    几天后,胡人皆退,小扎尔密已退至五原城,只等铃儿公主与楚曼君前来,就要撤往王庭。但是战争受到的破坏,能挽回吗?无数将士的命,可以挽回吗?

    战争遗留下的东西,除了崩颓的城墙,被填平的护城河,还剩下些什么?城中大半房舍被兵火烧成灰烬,还依稀可见斑血迹。

    城门口、大街上挤满了回家的男女老少,还不断有人从官道上涌进来,加入归家的行列,一时间,人满为患,人喊马嘶驴鸣,车轮磨地声,此起彼伏,充塞着昨繁华今已颓废的大街。

    停战了!和平了!该回家了!无论在哪儿,都没有故土好,楚曼君看着这些归家的人,有些欢喜有些忧,喜的是自己终于作了一件无悔的事,能让这些人告别战争,重回故地,是他愿意做的。但忧的,他们都回家了,自己却要远离故土。

    城头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用回头,他已晓得是秦牧来了,他已从脚步声中察觉对方内心的无奈伤感和失落。

    楚曼君心中一酸,他深吸了一口气,笑道:“秦兄,记得到时候多送我几坛好酒,也不枉你我兄弟一场,就算作是告别吧!”

    秦牧登上城楼,一脸无奈与伤感,他道:“楚兄,你我并肩作战这些年,从雪域、图拉山口到今的洛阳会战,哪一次咱们不是同生死共患难!但没想到明我们又要分别了!我明天可能不会来送你了!”

    楚曼君道:“生有何欢,死有何俱!分别是为了我们明的重逢!我有些奇怪,你明天要到哪里去!”

    秦牧道:“我明天要王率军北上,这祖宗传下的北方大好河山总不能丢掉不管吧!我要一城一城地从胡人手中夺过来,光复我朝百年基业!”

    楚曼君闻听此言,感动道:“你这样才算是我的兄弟,才是个大丈夫!谢了!”

    楚曼君又道:“你帮我做两件事,好吗?”

    秦牧大手一伸,点头道:“说!”

    楚曼君沉声道:“第一件事,是你要代我好好照顾慕雨晴!你同意吗?”

    秦牧一低头,他想了想,道:“行!但你要说实话,我抢了慕雨晴,你恨我吗?”

    楚曼君摇摇头,道:“经过了这么多事,我明白了很多,我除了孩提时代,眼前所见的尽是无可奈何之事,背负着家国命运与天下的成败。我的心中已没有与恨,与愁,我要告诉你的是,若是我还恨你的话,我就不会把她托负给你。记住,你我永远是兄弟!”

    秦牧眼眶湿润,拍拍楚曼君肩头,感动地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那第二件事呢?”

    楚曼君道:“第二件事是,我希望你能千里出奇兵,把铃儿公主从胡人手中夺过来!”

    秦牧一听,摇头道:“不行!我若抢了铃儿公主,你还有命在!我不能干这样的事!”

    楚曼君道:“隆佑帝虽不是个好皇帝,但我们作为臣子,没给他带来欢乐,只是给他添了无穷无尽的烦心事,在他死后,还要把他最的女儿送给别人做求和的条件,你于心何忍,我于心何忍,无论怎样,我们都要尽一回臣子的忠心,给他的一点安慰吧!不要管我,尽管干就是,到时候我会叫丁胜,侯治民等人助你一臂之力的!”

    秦牧难过地点点,转走了,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呆在这里。

    欧阳鹤三人默立北窗,默默遥看暮色中空中百花齐放的烟花盛景,灿烂的烟火把古老的城市衬托地宏伟壮观,无数鞭炮燃烧得砰然作响,随着烟火的腾空而起,军民高呼呐喊声起伏不定。

    楚曼君在太子府,她们三人多想此时楚曼君能和他们在一起啊!

    灯光更暗了,三人的脸在这种灯光下看来,是那么苍白无力。慕青青叹了口气,举杯淡淡道:“咱们干一杯吧!”欧阳鹤听罢,也举杯,她本不会喝酒,但在她认为,喝酒可以心中一切哀与愁,只听欧阳鹤哭道:“来,喝酒!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她们三人在想着同一个人,有着同样的感,她们很他,无论什么样的罪她们都忍着,怨不得别人,上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们忽然觉得酸酸地,闷闷的,慢慢地举起酒杯。

    世事一场烟雨,谁也无法预料。太子府中,人头攒动,俱是楚府家将,众人脸上都有不平之色,诸人都默默地喝酒,谁也没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今夜是离别之夜。

    太子如意高居首座,脸上满是忧伤之色,便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先咳嗽一声,目视丁剑,丁剑会意,悄悄地走了出去,口中却唠叨道:“什么人啊!做好事也是我,最后背黑锅也是我,也不知是对是错?”

    丁剑口里唠叨不停地来了欧阳鹤三人的住处,径直走了进去,笑道:“哟,三位喝闷酒了!”海柔心不好,往后子还长,能不能保住楚曼君命是她最担心的,听了丁剑所言,怒道:“去!一边玩去,从哪我来,到哪儿去!”

    丁剑丝毫不在意,他挠了挠头,道:“哦,是这样的,太子如意有事要和三位相商,想请三位去一趟吧!”

    慕青青不解道:“他还有什么事!人明天就要走了,不去!”

    这下,丁剑可为难了,他想了一想,胡乱说道:“这事,我还真不好说不口,真的不好意思,真的,真的!”

    听丁剑这么一说,三姐妹是一阵狐疑,欧阳鹤道:“那咱们就了去一趟,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欧阳鹤这么一说,海柔与慕青青也就同意了!

    一见三人出大厅,丁剑满心欢喜,瞧眼四周,咳嗽一声,闪电点了三人的道,海柔心惊道:“丁剑,你想干什么?”

    欧阳鹤也吓住了,不过,这次可没哭,她道:“丁剑,你干什么,快放了我!”

    慕青青此时也是直脑子,她道:“丁剑,你好大胆子,快放了我,不然,我可喊人了!”

    丁剑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一扣手,就又点了三人的哑,笑道:“多亏青青姑娘提醒,要不,我可真完成不了任务,太子说了,今夜是你们三人与楚将军的洞房花烛夜,你们就不要挣扎了!说完,他一拍手,门口立时多了二十几个年轻的侍女,丁剑嘿嘿一笑,尽朝三人眨眼,他对那些侍女道:“你们把这三人精心梳妆打扮一下,然后脱光了送到将军的新房去!

    三人一听,不由面红耳赤,窘得天昏地暗,月无光,恨不得冲上前去杀了丁剑,但道受制,就是要挣扎一下都很难,同时心里却有一丝甜意,等了这么久…

重要声明:小说《那一场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