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长东 书名:那一场烟雨
    清晨,洛水边,一家酒店。

    酒店在柳荫下,房子坐落在河边,门前一面青布酒旗斜挑,楚曼君眯着眼,正在酒店喝酒,看着城内来来往往的人们,听着那抑扬顿挫的叫卖声,仿佛在欣赏佳人妙舞,玉女清歌。看来,和平的环境真好。

    路上的人多了起来,迎面走进来一个青衣仆人,楚曼君抬头,道:“海柔,你今天怎么打扮成的这样?”

    海柔脸上已人红晕,她笑道:“我从城外来,我怕被人当作细给斩了,所以打扮成这样!”

    楚曼君一笑,道:“若是那人把你当那细斩了,说明那人没长眼!把这么漂亮的一小姑娘给斩了,不是直脑子吗?”

    海柔一听,脸一红,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我的玩笑!我是来接你的!”两人默默对视,心沉重,海柔低声道:“形势对你越来越为利啊!胡寄尘此次谈和,是冲你而来的啊!他想借扎尔密之手除了你啊!”

    楚曼君一叹,道:“冲我来,我有什么办法!他和我并非一个阵营的人,只是暂时为了一个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来了!我当进见他这样心,就知道有异。”

    海柔淡淡一笑,道:“幸好你还有我!要不然,你真是死无葬生之地了!”

    楚曼君笑道:“你,你救得了我!”

    海柔道:“是的,对于你现在的处境,我早就看出来了!我曾经和你说过吧,我说要把你带回草原的!你当时只是笑了笑而已。”

    楚曼君一愣,显然有此吃惊,他道:“呀!还真有这事!你当时就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海柔脸红耳赤,低声说:“就凭女人直觉,当一个女人上一个男人,她的直觉会灵敏无比,她会看透一切事物,看穿任一事物来龙去脉。”

    当夜,要退兵的消息传遍了双方大营的连营,各军都开始了狂欢,到处响起嘈杂的猜拳行令声,还有那令人熟悉的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歌声一起,将士们便是泪盈眶。这首歌儿唱得是壮士同心的坚贞友——不要说没有衣裳,我与你同穿一件布袍;国家要兴兵打仗,便磨砺我的矛戈,与你同仇上战场!每当战阵沉寂,每当晚结束,每当炊烟升起,军营里都会响起这慷慨雄壮的歌声,往往是你对着我唱我对着你唱,这一营对着那一营唱那一营对着这一营唱,歌声便将整个军营燃烧起来。将士们之间的些小嫌隙,便在这浴血同心的雄壮歌声中冰消瓦解了。如今,这首歌儿骤然由唱来,竟是激越婉转坚贞悲怆,生发出一股浓烈的与之同生共死的怀,将士们如何不怦然心动?一时间,中将士们便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唱起来,有几个士兵竟在歌声中失声痛哭了。

    歌声沉寂了,士兵的啜泣之声却是收煞不住清晰可闻。楚曼君缓缓的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莹莹的泪光:“各位将士,我们的血没有白流!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我们民族,我们国家面临外族侵略时,这是我们做为一个子民必须承担的责任,我们是为了正义而战,为家国而战!为了和平而战,为了千千万万的百姓而战,”

    楚曼君又道:“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我们这一代男人,就赋予了这样的神圣使命,我们这一代男人,就当为国家而战,为家国而亡!哪怕我们被抛弃一千次,被背叛一万次,为了这个家国的荣誉感,我们也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重要声明:小说《那一场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