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破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长东 书名:那一场烟雨
    这支奇兵直插西南,行出约五里路后,秦牧与楚曼君牵马在密林边缘观察渡河之处,这是洛水涧流,秋风阵阵吹至,楚曼君屏气凝神,观察敌

    这段河道特别浅,岸边都是一片片密林,是渡河的最佳位置,也是敌人伏击的最好位置,抬眼望去,下游几里处有一胡营,营中有微弱的灯光,隔远看起来,一片朦胧。

    秦牧右手抚立楚曼君左肩,楚曼君则眉头深索的望着对岸,秦牧一看,笑道:“不用瞧了,对面肯定没有伏兵,却有十几个暗桩和三个游动哨。”

    楚曼君十分欣赏地点点头,秦牧又问道:“老兄,我就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营扎在下面,他们把营扎在这里,岂不更好?”

    楚曼君道:“这里水浅,马可及腹,若是我军偷袭,瞬间可以冲进去,到了那时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敌我难分,胡人的骑兵就难以发挥优势了!而他们把营扎在几里外,是因为他们想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他们是在用骑兵攻击我们。”

    秦牧恍然大悟,他笑道:“不错,我们现在处于上风,风早已把我们的呼吸和气息送入了胡营,我们已被发觉了!”

    秦牧立即传令道:“大军迅速过河,不要迟疑!”话说之间,他早已冲锋在前,楚曼君立即上马,二万人马从林内冲出,从浅水区过洛水,向胡人大营西北翼接近。

    果然如他们所料,胡人已经惊觉,只听胡人大营一阵阵锣响,燃起千百火光,大批人马已在整装备甲,秦牧骑兵马快,已冲到了胡营,秦、楚二将发一声喊,五千铁骑如山洪暴发猛冲过去,后面的一万步兵也冲了进去,胡人措手不及,仓促迎战时,

    “嗵!”敌营内震天动地一声号炮响,木栅里突然站起密麻麻的弓箭手,端的是乱箭齐发,箭如雨下。一排毕蹲下,又一排站起续发,如是轮流发箭,犹如连弩,毫无间歇。军士纷纷中箭倒地,秦牧骑兵更是首当其冲。胡人做了充分准备,箭矢充足,二十轮箭雨之后,我方军士死伤惨重。

    秦牧大吼一声,长枪飞舞,晃起阵阵光波,当真是箭不透,水波不进,秦牧拨开阵阵箭雨,率先已突破木栅,长枪飞舞,当先挑起向胡兵,胡兵一见秦牧,更是惊世骇俗,早就听说过秦牧图拉山口的威名,当下惊得纷纷后退,楚曼君见状,取出弓箭,左手探入箭囊,熟练地取出四箭,翻几名胡兵弓箭手后,也挥刀杀入营中。战鼓咚咚,声震长空。士兵们见此景,都发出雷霆般的呐喊,踏着同伴的躯体,又潮水般冲入敌营。五千铁骑在胡营内纵横驰骋,恣意砍杀,足有半个时辰之久了。

    楚曼君拍马上前对秦牧道:“秦牧,我们意图业已实现,不要恋战了,可以收兵了。”

    秦牧正杀得起,不经意道:“我们已经得手,胡贼无力抵抗,何不扩大战果。”他又向纵深第二道栅栏冲杀过去。

    霎时,胡人第二道营栅内乱箭齐发,骑兵目标大,立刻有十数骑中箭倒地。秦牧几番冲突不进只得传下将令全军回撤。

    鸣金声起,军士叫喊着退走,然而后面喊杀声四起,一支胡人骑兵竟追击过来,而另一支轻骑兵绕河包抄过来,火光照亮了洛水两岸,楚曼君、秦牧两人心惊,但他们熟悉这里的山川地理,当下交相掩护,且战且退。

    蓦然,前面火光大盛,也不知有多少人马阻住去路,同时,密林里蹄声四起向秦牧两人包抄过来,秦牧心甚佳,哈哈一笑,手中长枪飞舞飞舞,向林内胡兵冲去。

    秦牧一上战场,如龙归大海,浑狠劲大发,只见他当地一声,格住一名胡兵大刀,反手轻松一枪,就结果了一名胡兵将领,一时间,又是一枪,刺倒一名将领,一时间,胡兵见秦牧连毙两名将领,不由阵脚大乱,兵无战心,纷纷四散而逃。

    楚曼君一刀挥去,最接近的一名胡兵挥刀格挡,当的一声,硬是给楚曼君以重手法震落马下,各一刀,击落两名胡兵。

    南岸,如意、胡寄尘在高坡之上观战,见敌之西北翼火光点点,知秦牧两人已得手,如意长叹一口气,放下了悬着心,甚感欣慰:“好,他们得手了!我军先拔头筹!”胡寄尘也觉得兴奋:“好啊,这可是大长了我军士气,这是给小扎尔密的当头一棒!”

    二人正自得意,自己大营东北角突然发生混乱,火光四起,喊杀声震耳聋。胡寄尘猛然大悟:“不好!想不到小扎尔密也如法炮制。胡寄尘大惊下,急点了二千军马前去增援。

    脱脱乌维与木黎的五千铁骑已突入大营,转眼间杀伤军士无数。大营内乱作一团,人仰马翻,侥幸未受伤的或受伤的挤作一团,争相逃命。东北翼乃胡海儿设防营地,他虽年仅三旬,但却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立即组织起有效抵抗,用拒马等很快设成一道防线,使敌之骑兵难以插入纵深。又调集强弓硬弩弓箭手,箭发如飞蝗骤雨,遏止了胡骑军的攻势。这时,胡寄尘调集的队伍即将包抄过来,脱脱乌维一见形势逆转,不敢恋战,在脱脱不欢的接应下,旋风般退出战场,返回北岸大营。

    这一夜,双方分别偷袭了对方,胡骑军死伤千余,自已损失约八百,可说是基本扯平。这一仗使双方都认识到,对手绝非平庸之辈,谁想战胜谁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因而,双方都在期待着在前后夹击合围中取胜。

    当红跃上青空,满天霾尽扫,阳光亮丽,寒意稍减,双方都忙于战后的善后处理,埋葬尸体,救治伤员,修补营栅。

    楚曼君站在辕门口,望着小扎尔密军营帐出神,任凭冷风侵袭,久久伫立不动。秦牧来到后,笑道:“喂,我说你该进早餐了,还瞎想什么!”

    楚曼君不语,仍在沉思。丁剑也来催促:“大将军,饭菜已温过几次,无论战事如何,早饭总是要吃的。楚曼君如若未闻,过了片刻,忽然向秦牧提问:“小扎尔密既然也想到劫营,会不会也派兵抄我军的后路呢?”

    你所虑极是!那么,我们即该有所防备才是。”秦牧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他想了一想,道:“这样,我们立即派出一支两万人的骑兵,在我军背后隐蔽设伏,敌人如若从背部偷袭,就打他个措手不及。这是布署万无一失的,设伏的两万人马就由罗指挥吧。”

    “是个好主意。”楚曼君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但他还有深远的考虑,“我拟派谢海石率五千骑军,暗中赶赴魏庚的京师战场,协助他尽快消灭巴骇贼军,也好早实现前后合击。”

重要声明:小说《那一场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